婚期日漸逼近,說很忙嗎也不盡然。這個星期一還有時間去上烹飪班, 學了一兩道簡便西餐。最近還讀完一本書, 現正開始看新一本。不過在家的時間確是少了, 因為經常約人吃飯派帖, 意想不到的是有些親友想在婚禮之前交人情或禮物或金器給我, 所以也花了預料之外的時間跟這些人約會。

跟大部份婚禮vendor 也見面, 大概討論了當日他們要負責的細節。之前分開找這些vendor沒有察覺, 到現在要在短期內逐一跟他們見面, 才醒覺他們全在港島, 所以上星期有六天我都橫越維多利亞港到我城的另一方辦事。

朋友問我是否非常緊張, 我通常都是聳聳肩說句「還好, 也沒什麼好緊張嘞」, 不過最終被自己身體出賣。近來面上長了好幾粒壓力瘡, 痛的﹑紅的。之前碰到認識的人頭一句說話都是「搞掂哂未?」幾天前問題變了「你塊面做咩?」或「咦你無去做facial咩?」,甚至有朋友直接說「你唔係諗住咁既樣去結婚呀嗎!」。幸好經過兩天自我心理調節, 加上YY那句「爛面都有三分釘」的安慰, 暗瘡情況已大大改善。

到了婚禮籌備工作的尾聲, 心情也比較豁然開朗。因為每項事務基本上大局已定, 再沒有什麼好煩了。加上婚禮的日程表也不太緊密, 婚禮的規模也不大, 所以安排尚算容易。

「就快捱完了! 看我現在幾爽!」兩位新婚的朋友不約而同用同一句說話鼓勵我。

上星期在嘉咸街街市買了幾個白桃,多汁甜美, 這晚有3位客人, 便在家附近買了幾個打算奉客。

回到家把白桃一個一個放進雪櫃。 欸? 不是有六個嗎, 為什麼只有五個? 進入廚房時的心情是滿心歡喜, 出來的時候變成成滿腹牢騷。白桃$12一個, $12 不是一個大數目, 氣是氣自己愚蠢不小心, 連生果檔的大嬸也能騙倒自己。

腦海開始出現剛才買水果的情境, 不斷想為什麼我看不出破綻? 是不是為了騙我才用紅色膠袋? 心情不好,惱羞成怒, 執捨家裡時砰砰彭彭。

15分鐘後客人便到, 看見丹尼還在看某公司的業績報告, 我怒氣沖沖地問「為什麼還未準備好請帖 (準備派帖). 為什麼沒有做這做那。為什麼我一個人要執屋買野訂食物?」男人們要學野嘞 — 女人發脾氣時的說話通常都與發脾氣的原因毫無關係。你看, 引號內的說話連個桃字都沒提過。

丹尼嗅出不妥, 問我何事不愉快。

我 (委屈地):「我好唔開心啊, 我被人呃左一個12蚊既桃。」

丹尼(冷靜地): 「事發經過係點?」 原文照錄, 可能他以為自己在主持警訊。

我(喇口喇面): 「我俾左六十蚊個老闆, 叫佢揀幾個靚d既俾我」

三秒後

丹尼不慍不火不徐不疾地告訴我 : 「六十蚊係買到5個咋喎。」

這句說話猶如一對紅筷子夾了被鬼上身的人一下, 我心裡的烏雲盡散, 一秒間馬上重視笑容:「咦, 係喎, 原來係得5個」

Well, 他一向知道我算術極差。

丹尼仍然不慍不火不徐不疾地說: 「你今晚同我去背番乘數表。」

不是說吃的砵仔糕 , 是說給女人放在胸脯上的那種, 即NuBra 是也。

我在Private Shop 買了以下這一款, $8×0 大洋。如盒面所見, 這盒是original。我是個大鄉里, 差不多是中女的年紀才第一次接觸 NuBra, 到底什麼是original, 什麼又是贗品呢? 網上的介紹是這棣說的:”  The authentic NuBra are made in USA and only use medical grade and skin friendly adhesive.” 我的無聊求知欲還未得到滿足, 再搜索下去, 估計original NuBra 的意思是 產品是由一家美國公司Bragel 製,造。Bragel 初期以矽膠胸部升級產品起家, 後來發明了gel bra, 替代了當時的注水胸圍(water bra), 到2002年發明了今天的NuBra, 即在醫學用矽膠上加了一層防敏感膠水, 並在多國取得專利。

故此所有不是由Bragel 生產的nubra 便不是original 了。但作為一個消費者, 如果產品本身已達到其預期功能,  即兩片矽膠能牢牢的貼在胸上,脫下時不會傷害皮膚的話, original 不original 其實又好像不太重要吧?

但, 如果你仍然想買original 的nubra的話, 可考慮到尖沙咀百利商場二樓(扶手電梯上一層) ,那裡有一店鋪賣$590, 包裝盒是一樣的。我沒有玥這店購買是因為當時怕是冒牌貨, 又趕著買來第二天試身用。後來再到該店看過, 包裝又看不出有什麼異樣, 而且剛剛搜尋資料時發覺美國也只是賣$60 美金, 所以賣HKD 590也不至於太離譜。大家不妨考慮一下。(店舖地址是二樓17號鋪)

幫媽媽選媽媽衫原來是蠻吃力的。主要的原因是我不敢放手讓她自己處理, 怕她不知會搭配出什麼模樣來, 所以身上每樣東西從披肩到裙到鞋子都得親自陪她買。而且我覺得好看的她也必認同, 她挑的款式我又覺得老土, 所以也拉踞了一些時間, 不可說不累。我也有陪丹尼的媽媽看, 不過看完後她還要叫她的朋友去看才能下決定, 所以陪她看了一次之後便由她了。

如果有準新娘子想替媽媽找中價位的套裝,或許可考慮以下店舖:

Lilly fashion 麗萊時裝 ($1xxx – $4xxx 一套) 
有較大碼的媽咪衫。香港有幾間分店, 如太子聯合廣場地下(向彌敦道), 銅鑼灣翡翠明珠戲院地下(百德新街)

Episode ($1xxx – $4xxx 一套)
這家較適合身型較fit的媽咪, 而且也有適合隆重場合的配件。我在這裡買了披肩給媽咪。

馬莎 ($1xxx – $2xxx 一套)
有不同尺碼供選擇, 不過不是經常有適合宴會的衣服, 通常冬季會比較多, 大概因為西方人的宴會場合多在冬天吧?

中藝 ($2xxx 以上一套)
身型好的媽咪可考慮在這裡選購及膝旗袍, 不失高貴又不會過於隆重。

以上價錢為正價, 遇上季未會有折扣。準新娘們可算準時間入貨。

搬了家大概兩星期時朋友問我開始煮東西沒有, 我說雖然工具都有了, 不過仍有很多東西要買, 所以廚房還未開張。

朋友的反應是「駛有幾多野買jack? 」

我想說 – 真的有好多野要買架!

現在每星期做飯一次,醬汁香料像永遠買不完。我當然不懂做什麼失傳古法的複雜菜式, 但也不喜以罐頭粟米羹和煎午餐肉這些學生時代的離島渡假屋菜式為晚餐。除了酒米油鹽等最基本的東西外,食譜上經常出現各式各樣的醬料, 我已用過蝦醬, 韓式辣醬, 辣椒粉, 豆鼓醬等。才三頓飯而已。

這些東西也不一定能於超市買到, 像孜然粉就不是普通超市有賣。有時想買好一點的, 便得走點路。上星期天便為了一道豆鼓雞跑到觀塘的大孖醬油買豆鼓醬。我們這些不是經常下廚的人雖然不是廚藝精湛, 但有機會也想做些能讓自己有滿足感的菜, 希望享受當中的過程,好玩才能堅持煮下去啊。

星期天反正到了觀塘, 去過大孖買了幾款醬料後便到瑞和街街市買星期一晚的菜。我在觀塘長大, 以前經過這個街市總覺喧鬧嘈雜, 這次倒覺得熱鬧有生氣。我家附近的街市裡檔口不多,寧靜是寧靜,卻又冷清得像死城, 是以走到瑞和街這個人氣沸騰充滿叫賣聲的街市感受特別興奮。而且食材選擇多很多, 看起來也較新鮮, 終於明白喜歡跨區買菜的人們了。

拿著幾袋餸到父母家吃飯, 甫進門便喊:「媽, 我想我已變了個師奶嘞!」

豆鼓雞, 下次要多加一點豆豉醬

p.s 大孖醬油對於非觀塘居民其實不太好找 (不近地鐵站), 會跟我見面的朋友們若想買他們的醬料可以告訴我, 我經過時可幫忙代買

其實我訂購的頭紗在六月底已收到, 不過一直放在櫃子裡沒有處理。 

之前說過我做了點資料搜集, 最後我還是選了Dream Veils , 向她們訂購了72” 長的兩層頭紗。布料可選firm silk 或soft silk, 我選了firm的, 因怕soft太軟太貼面, 像把絲襪笠在頭上。72” 的長度是指兩層加起來, 所以下單時要指明前面(blusher)要多長, 後面要多長。我的是前面30”, 後面42”。梳子用11cm長的, 長一點頭紗帶在頭上時便能散開一點, 不會變成一「著」。 

我在5/20下單, Dream Veils 在6/21日寄出, 我在7,8天後收到。若價錢是£ 220 + £15 郵費。若然你想她加快幫你造好我想是可以的, 不過可能要加點錢。 我沒有paypal 戶口,請朋友用她的paypal帳戶幫忙付款,也十分方便。付款後Dream Veils也很交帶, 會詢問我什麼時候結婚, 寄出頭紗時會電郵郵包的追蹤號, 頭紗也是小心奕奕地包好。 

Dream Veils 的包裝, 頭紗有雪梨紙保護

收貨後第一次把頭紗拿著覺得它也不是怎麼柔軟(相對nylon tulle而言), 不過用水浸過, 加點柔順劑後, 待乾了後質感便不一樣了。不過若準新娘子不是在酒店出門(不能請酒店幫忙熨), 家裡又沒有那種豎立式的蒸汽熨斗, 我建議在婚前幾天才浸頭紗。因為太早浸, 浸完以後你還是要收在盒子裡, 以免掛起來會給勾難。所以可能到時候又要再浸一次了。 

頭紗掛起來的樣子

龍貓為我們示範頭紗的透明度

我慶幸自己沒有訂更貴的Ann Guise, 因為Dream Veil 的質量已達到我的要求, 再好的便是浪費了。

前晚失眠, 昨天累得要命,一下班便趕回家,洗手後便癱倒在沙發上。

丹尼從書房走出來,跟我說「幸好你遲了15分鐘才回來」。

我閉著眼問「為什麼?」,以為他是說15分鐘前雨很大之類的。

他一片真心地說:「因為15分鐘前我還在沙發上睡覺,你那時候回來便沒有地方休息了。」*

噢, 怪不得沙發是暖的!

那時是下午5點30分, 天還未黑。 不知香港有多少(準)夫妻在這個時間已經回家, 其中一人還已在沙發打過盹了?

 *洗澡前我們都不會到臥房睡覺

今日終於在新屋開飯了。丹尼沒有看過我做菜, 一直都認為我一煮飯便天國近了。

我告訴丹尼星期天如不外出便在家煮飯了。他一副死期到的表情就「下,咁快?」。

星期天打算到街市買菜, 丹尼知道後又說「下,會不會弄得一身髒, 不如樓下超市買現成的好了。」

當然我是沒有被他打擊到! 一句「收線嘞拜拜」便去街市了。

我在廚房開始舞刀弄碟, 做好了約一半工夫丹尼探頭進來,見我在弄他喜愛的韓式辣豆腐湯, 看到湯弄得也像樣就馬上放下心頭大石說「等沖好涼先吃飯」,像是家裡有個女人真好。我叫他吃完才洗也不聽。

洗完澡的丹尼大概知道他不會中毒而死, 所以愈趨為他第一餐住家飯興奮, 除了不時探頭看廚房情況, 還細細聲告訴我「我偷吃一塊豬肉,幾好味呀!」

幾道菜都輕鬆易煮, 出來味道還不錯。只是略嫌白飯放多了水。丹尼邊喝豆腐湯邊叫辣邊流汗 ,早叫他不要洗澡了!

韓式辣豆腐海鮮湯,蒸蝦醬豬腩肉,白灼唐生菜

今日報章報導某特首侯選人已為班底著手,這星期我也為自己的廚房籌組班底, 當中有幾個漂亮的鑄鐵鍋。

以前廚房是媽媽的地盤,所以我也一直不太留意廚具。首次認識鑄鐵煲是看到blogger Sherry 在綱誌介紹Le Creuset, 留下了印象。後來在黃師奶家中玩煮飯仔時接觸Le Creuset的真身, 感覺很墜手而且很美觀。最近搬了家, 正式掌舵一個廚房, 就花了點時間做點資料搜集為選購廚具作準備, 因此認識了鑄鐵煲另一品牌Staub。兩個品牌似乎以Le Creuset知名道較高, 顏色和款式也有較多選擇。Le Creuset在香港有專門店, 於Sogo 有頗大的專櫃, 反觀Staub在Sogo 只躲在貨架的一個角落和一個小小的流動專櫃(即有promoter 那種)。

最後兩者中選了Staub, 最主要是因為它內籠的琺瑯是黑色,而LC 是白色的。鑄鐵煲最大的功能是燉煮(即是炆)食物, 一不小心可能會煮焦, 黑色有掩飾作用, 最適合我這種懶人。而且最近Le Creuset 的貨品顏色不是我杯茶。(不過LC有幾款粉色系列很漂亮!)

兩個品牌的廚具都不平宜(聽說LC稍貴一點),之前一直猶豫買好不買好。直到某天我與丹尼原本計劃到銅鑼灣宜家買東西, 到了灣仔時他臨陣退縮,決定跟朋友去踢球,我便把目的地轉到Sogo,就這樣便買了一個26cm 的圓鍋 (圖裡右上角)。我想我是潛意識要報丹尼遺下我一人在港島之仇。圓鍋分10/20/24/26/28/30cm直徑幾個尺寸,買26cm是因為可勉強作二人份量的湯鍋或四至五人份的炆鍋, 日後試過 覺得好用才追加其他尺寸。始終他們不是幾百元的廚具,買了用不著便很浪費。

幾天後收到Sogo 的電話跟我確認收貨時間, 我以為是Sogo搞錯, 告訴送貨員我已親自取貨。送貨員跟我再確認一次貨單號碼, 發覺他們送的是另一個單號, 這才想起幾位朋友買了份禮物給我。一打開原來是兩個不同尺寸的Staub鍋, 顏色跟我家裡的不謀而合, 都是紅色系。捨不得買的竟然有人送我, 真是一份合心意的禮物, 要再一次謝謝諸位朋友。

左邊的兩塊類似砧板的東西其實是煲墊, 我自己買了一塊, 另一塊也是朋友他們送的。墊子藏了磁石,如想原煲食物上桌,可以先把煲墊吸到鍋底再一起上桌。墊子原價$4XX, 在Sogo惠顧Staub 的鍋子便可以「優惠價」(!!)$199換購。看Promoter 示範時攝起煲墊時確實是驚為天人, 事後卻覺得都是鵰蟲小技,有點後悔用$200買 一塊煲墊 (喃嘸阿彌陀佛丹尼千萬不要看到這篇文,哈哈) 。不過經過鴨仔「安慰」,說用這個比報紙墊煲要酷多了。為了酷…我原諒自己這一次!

Staub 與Le Creuset 都會作大割價或開倉, 有興趣入手的朋友要多留意百貨公司(Sogo,永安,Apita, 一田等),專門店和工展會的優惠。對LC 有興趣的朋友也可留意這裡

差點忘了, 我在宜家見到一個平價版的鑄鐵鍋, 約$5-6百元中型尺寸, 好像只有深到黑色的深藍色。可能是個value for money 之選。

與世隔絕了幾個星期, 終於重現網絡世界。

兩個星期前搬了家, 因為供應商向屋苑申請安裝需時,新居要等個多星期才有上網服務。更估不到的是連手機也接收得很差, 故此回家後如無必要就不上網, 不通電。

新居入伙所需的東西好像一輩子都買不完。每天總發現一些該買但發沒有買的東西, 如廚房的煲鑊已齊,但碗碟未到,想洗衣服又差了個晾衣架。丹尼告訴的一次他去A洗手間洗手, 發覺沒有洗手液便走到B洗手間繼續, 洗完後後又發覺只有A洗手間有抹手布所以又回到A洗手間抹手, 洗一次手要走三趟, 完全違反了他以最少勞動力換取最大回報的宗旨。這種搬新家的不方便大概所有人都會遇到吧。

不知有多少人會跟我一樣, 搬進新家不久便有計劃地評估家務的工作量和所需時間, 看看自己一個是否處理得來。這方面我對丹尼是沒指望的了,叫他幫忙一兩次還願意的, 要他定期做是不可能了。加上他願意花錢請人幫忙, 使我失去了要求他分擔家務的著力點。我已想像到叫他打掃時他會回答「哎呀, 都話請人做啦」,還要加多句「我唔想你咁辛苦啊」掩飾自己的懶惰。年輕時我篤信「個屋企你都有份所以你應該分擔家務」,但如今我又長化了一點, 覺得何必分得太清楚, 我也有一些非不能而不為也的事情, 如找網絡供應商, 一看那些月費計劃詳情那些腦袋便閉塞, 若我再詳細看是一定能應付, 只是我真的不願意花這樣心思, 丹尼便自己處理了。

家務這一環是注定孤身走我路, 不對丹尼作無謂幻想, 這「認命」的態度有時可免去很多不必要爭執。至於請人幫忙我還在考慮。聽過朋友說他的一對夫婦朋友新請了菲傭, 做丈夫的說「用餐後可拍拍屁股就走完全不用善後的感覺很爽, 最最最重要的是老婆心情靚哂, 幾千元是超值的」聽後確實有點動心,但我怕養懶自己, 又不習慣家裡多個外人, 所以不會考慮全職傭工。不過正在想請鐘點一至兩星期作一次重點清潔特別針對廚房洗手間, 平日我負責維持鐘點清潔家居後的狀態, 如吸塵,防止污漬形成等等。等我弄清楚相關保險的資料便可實行了。

在家中負責家務的各位, 不論男女, 你又是怎樣去安排這些工作呢?

星期一沒有想上班, 過了一個長週末。但長週末是過得有血有淚的,因為病了。

上週五有點鼻涕但沒有理會,自己本身有鼻敏感, 認為讓鼻涕流一會便好了。誰知道週六一直沒有停,週日更嚴重, 整夜氣管都覺得很不舒服, 像有蟲子在裡邊爬, 很癢,使我整晚在咳嗽,一夜未眠。最終在星期一早上請假在家休息。

因為不想把用過的口罩留在家中, 在下午走去丟棄垃圾, 才發現位於梯間的垃圾房的景觀還蠻不錯, 背山面海.是個有價有市的景觀呢。小小驚喜算是生病時的一點安慰。

不過很快便要離開這裡了。

另, 現在看醫生很貴! 窮人真的病不起啊。

一直覺得女人跟她的美容師的關係很奇怪, 這樣近, 又那麼遠。 我上美容院的年資不長, 大概只有一年, 也一直忠於一家。還記得第一次在房內換好衣服時還躊躇應該躺在床上等待美容師還是應坐在梳妝台前。欸,到底是第一次啊。

 說跟美容師的關係既近且遠, 是因為兩個多小時我們困在一個密室裡,她們撫摸著我們的肌膚,跟我們天南地北地說話,在幽暗的房裡有如相識多年的密友。有一次說到中學的時光,才發現兩個美容師和我在同一區的中學, 接著她們一邊在我身上四手聯彈, 一邊分享中學時的趣事, 好像我們曾經一起分享過那些時光般。有時候美容師又會告訴她的家事感情事,也會問關於我的, 不太涉私隱的我也不大介意告之。所以美容師都知道我住哪一區, 以前在哪裡上中學, 什麼時候結婚,剛過去的週末去了哪裡玩等, 知道的與一般朋友無異, 甚至會比朋友知道得更多, 試問又有哪個朋友可以固定跟自己每星期見面呢?

當所有步驟都完成, 更換好衣服步出房間後,那種閏密感便一掃而空。我跟美容師會在接待處再相遇, 她們會遞上單據和羅漢果茶之類的,這個時候大家會變得客氣起來, 就是顧客與店員的正常態度, 讓我想盡快離開。房內與房外, 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我一邊打字一邊想男士應該不能理解這種關係, 但又突然想到, 這不是跟去一樓一差不多嗎? (okok,  我知唔係個個男人都去過一樓一嘞)

幾個星期沒有更新過網誌,以為我很忙嗎? 其實沒有。只是提不起勁去寫。婚事籌備也擱置了幾個星期, 沒有大進展, 連平日最從容不迫的丹尼也忍不住要我編一個to-do list,並提醒我離婚禮不到三個月了。他不說, 我還真的沒有意識只剩下三個月的單身日子呢。 

不知其他準新娘有沒有這樣的感覺 後悔當初選擇去辦婚禮,而不旅行結婚或裸婚。婚期漸近, 便開始感到一股無形的壓力。說不出具體的壓力源自哪裡, 只是有種忑忐忑不安的感覺, 就像快要參加一個重要考試, 不管你準備有多週詳, 你還會坐立不安, 希望考試能盡快過去。 而且事事力求大體不失禮,細節盡善盡美的心態也很累人。一個人靜下來的時候會想花了大筆錢, 用了大量時間,從鞋到髮飾, 從茶杯到佈景板, 其實為了什麼?  到了這個時候才想這些的事情很無謂, 頭而洗濕沒退路了,而且我確實沒有事情值得我不快樂的, 沒有經濟壓力, 雙方父母沒有太多意見 (雖然有時都很讓我抓狂), 親友都熱心地願意幫忙, 我還有什麼好怨呢?  耽誤了幾星期, 是時候收拾心情重整旗鼓了。

那些新媽媽都說寶寶出生的一刻所有生產的痛楚都忘得一乾二淨, 女人辦婚禮大概也是如此吧, 當天早上穿上裙褂一刻, 就是忘掉籌備工作的煩惱之時。請祝福我。

朋友在Facebook分享這個片段, 是日本人以血型分組來測試幼稚園生的性格特徵, 蠻有趣的! 我不相信性格可以用星座生肖血型而一概而論, 不過看看這班幼稚園生的反應也幾好笑~

GC 出題叫我們一班交換日記之友談談理想生活, 給大家一個發白日夢的機會。

一道看似小一作文的題目卻把我考起, 因為我沒有想像過理想的生活。沒有想過, 是因為頗滿足現況, 雙親健在, 有一班知心友, 有一個好伴侶, 工作沒有吞噬我的生活, 同事間友愛, 沒有經濟壓力, 不是大富大貴,但心裡還是感到自己的生命是被祝福的。

真的要描繪一下自己想要的生活, 簡單幾句就是想將來的生活不比現在差 — 有相當的自由, 可做自己想做的事, 自發地求進步, 可以探索自己喜愛的事, 有時間和朋友聯絡聚會。

說理想生活, 香港人首先一定會想到住! 因為太多香港人為了住這一環而仆心仆命忍氣吞聲付出一生。說沒有想過住的地方大一點是騙你的, 有選擇的誰想以蝸居為目標?  但香港的樓價實在將大部分港人擁有夢想居住環境的夢粉碎。唯望將來的家可以讓每個家庭成員都擁有一定的私人空間, 一人看電視不用全屋人也逼著看, 要看書的總找到一個角落窩著看。最好有個大窗看到樹或海。

理想的生活節奏不要兵荒馬亂,也不需要分分秒秒為賺錢而活。有閒情逸致去為夫妻關係保鮮, 定期與父母見面, 不時跟女性好友見面互相傾訴鼓勵, 有能力出國旅行, 有時間讀我想讀的書。每個角色就算不做到最好,至少也合格 – 老婆, 女兒, 朋友,自我, 甚至將來有機會當的母親。當中有一些我認為現在的我做我不夠好, 希望將來能有進步。

其實自己對理想的生活造概念仍很模糊, 故此只有急就章以上一篇。寫得不好, 日後再有想法一定會再寫一篇。

GC的理想生活

YY的理想生活

我: 「唉,如果俾我中左一億就慘嘞!」
丹尼:「點解呢?」
我: 「因為我餘生就要保守住呢個祕密, 會好大壓力。」*

*如果中左六合彩頭獎除了丹尼外我不會告訴其他人, 因為我怕人人都會幫我分析我應該怎樣花這筆獎金, 例如覺得我應該要住豪宅, 出入要坐頭等,因為我有一億身家云云。好煩!

丹尼:「中左你會唔會辭職一齊去環遊世界?」
我: 「但我要番工喎?」
丹尼:「仲番工?」
我:「係呀, 唔番工有咩好做? By the way, 你可唔可以幫我check 下我公司市值幾多? 他日公司想炒我既時候我可以馬上打個電話敵意收購公司?」
我:「仲有到時係咪要搵番間ibank 做融資呢?」(其實我開始唔知自己講緊咩, 只係o係度扮pro)
我:「定係M&A o個d野你幫我搞掂?」
丹尼: 「我幫你查左, 一億絕對收購唔到你公司, 連做大股東都唔得。」

無關痛癢資料 (所有資料未經核實!)
1.一個拿最低工資的打工仔, 以每月上班24日, 每日工作九小時計, 該打工仔需要打工一千三百七十七年方可賺到一億
2.聽說中六合彩頭獎的機會率為1400萬份之一
3.買一張必中頭獎的六合彩獎劵成本為一億三千九百萬元正, 若果不是一注獨得就死得很慘

前篇

就這樣我根據丹尼的要求繼續在網上搜尋。香港不是沒有賣頭紗的店, 但不是質量普通就是貴得咋舌。後來看到對頭紗非常有心的blogger 林澄的分享,非常有用。我往後的資料搜集基本上是根據她的資料擴展開去的。 

以下是我仔細看過的外國頭紗店的網址 , 價錢是跟據總共72″ 的 plain silk veil + ” blusher 來報的。

Ann Guise (從林澄的分享看到的)

發了電郵24小時內得到回覆, 價錢很貴但態度良好, 願意提供絲料樣張板。Ann 似乎亦會做marketing, 我在電郵問她寄香港的郵資,她回覆電郵時會問我如何認識她的網上店。如果你在google 搜尋silk veil, 她的名字會經常出現。

價錢: £395 (FYI-Chapel length  100″ 要£525!)

製作時間: 約8 weeks,可加£35 做快單

Dream Veils (從林澄的分享看到的)

同樣是24小時回覆電郵, 態度亦良好,願意提供絲料樣張板。似乎做silk veil 也有豐富經驗。

價錢: £ 220

製作時間:  約3 星期

Kelly Spence Tiaras, Crown & Coronets

因價錢已列明於網頁, 故此未有電郵聯絡, 製造頭紗似乎不夠上面兩家專門。另新娘頭飾亦十分出色。

價錢: £243

製作時間: 不詳

Your Dream Dress

專售名牌新娘服飾的月下貨, 頭紗有Homa, Toni Federici 和Vera Wang 等牌子, 不過賣出一件就無一件。我猜其中一些貨品是來自婚紗店的樣板, 有可能在店舖裡給人試過。

價錢: 有牌子的由US$200 至US$950 不等

製作時間: 由於是現貨,估計落單後幾日就可寄出

以上價錢未包運費, 一般收費約HKD 150-200。

價錢就攤哂出來, 我相信Ann Guise 的質量是當中最好的,但其他的也可接受。考慮到配戴時間的長短, 能近距離看頭紗又分辨到Ann Guise 與 Dream Veils /Kelly Spence 的質量不同的人應該不多, 所以以60%價錢買the 2nd best 似乎最為合理。所以現在最大機會是向Dream Veils 購買。

謝謝YY 在臨下班前給我的寶貴意見!

開始籌備婚禮時沒想到頭紗會花我多少時間, 還想好要買一條好一點的頭紗,花費千多元也在所不惜。後來工夫一步一步做,才得悉朋友甲的頭婚要5千多元, 朋友乙的頭紗是8千元, 在White Bridal 試過的更要一萬四千元! 這才驚覺可能自己也要在頭紗上花點時間。 

頭紗最吊詭之處是它可以襯托新娘, 甚至成為新娘身上的焦點, 有所謂畫龍點睛之功效。但它的出鏡時間奇短, 通常只在宣誓前的一小段路帶上, 快的可能15分鐘, 慢一點也不會多於半小時。所以在決定此東西的預算時實在有點困難。另外紗的長短也是關鍵, 長的浪漫和classic, 可以做到一大塊在空中飄揚的效果;短 (我視不拖地的為短)的則較活潑和stylish, 走動比較方便。  

 我坐在沙發上搜尋網上的資料,純粹貪玩的問問丹尼意見。給他看了數幅照片後他竟然堅定地說出1)要有得掀頭紗*和2)頭紗比婚紗的裙擺長看起來很怪。丹尼對婚禮的準備工作一向都沒麼見, 對大部分問題的答案都是「你喜歡就好」, 35%是寵我, 65%是怕煩。以前計劃旅行找房子時總覺得他愛理不理, 不出幾天便忍不住大發雷霆。相處日久知道他的性格, 早已習慣自己決定事情的細節, 他也不會事後才多多意見諸多批評(這一點很重要啊!!!), 所以婚禮大部份項目都是我獨自找,獨自談, 想好最後決定循例跟他說一聲便去馬。好像婚紗旗袍都是我跟自己朋友去試去買, 我從沒有想過邀請他參與, 他也說想保持神秘感。佈置也是我自己去談, 我好像只告訴了丹尼我們會用哪一家公司,但忘了告訴他主題顏色是什麼。攝影師也是在他一張參考相片也未看過下我自己決定的, 彼時他在不知是北京或上海, 完全看不到我給他的連結, 就跟我說「你喜歡就下訂金」吧。這樣的工作分配其實蠻適合我們性格, 他事事沒所謂, 便由很清楚自己喜歡什麼的我作決定, 頗有效率的。

故此丹尼罕有地對頭紗表達了他的意願, 作為準妻子的我也不好意思拒絕, 就順應一下他的意思吧。 

不想一次寫太長, 下次再告訴你我會在哪裡訂製。

*香港常見的頭紗都有兩層, 其中一層用來蓋著新娘子的面, 叫blusher. 外國有些新娘子會用只有一層的頭紗, 只放在腦後, 不會蓋著面孔

每年夏天將至,我都喜歡上美容院一次做腳步美容, 去掉整個冬季積下來的腳板死皮才換上涼鞋。每年只做一次, 接著下來的夏日便自己整理以節省金錢。過了夏天, 便把腳趾秋收冬藏, 除定期修剪腳甲外什麼都不理。在美容這事上,我是非常「走精面」的。

但世上比我還是懶的女人不是沒有的。每到夏天我喜歡留意穿著涼鞋的女士的腳趾甲, 看人家塗什麼顏色的甲油, 水晶甲是否做得漂亮等(其實大部份都不漂亮,似鳳爪)。間中發現一些女人什麼也不做, 連腳甲也沒有修剪, 出現一條2mm的白邊(有時甚至是黑邊), 腳板皮膚乾燥, 死皮叢生。有的則甲油剝落了一半,似一間爛屋的牆漆。記得幾年前在討論區有位男士說在街上看到女人們這些不修邊幅的10隻腳趾覺得很倒胃, 指出女人該修整好腳甲才穿涼鞋。結果給成班女人群起攻之, 駡他「著咩關你咩事」, 「咁留意女人腳趾的男人一定係變態」。唉, 你可以當這位男士多事, 不過他說的實在是字字真言。

一日男女還不是絕對平等, 人類對女性的外表要求還是較高的。最不愛打扮的女人,但至少對儀容也有基本要求,盡量隱惡揚善吧? 如背脊生大孖瘡就不穿露背背心, 未修好腳甲不踢涼鞋等。但一到夏天便發覺很多女性都是十分「隨性」, 事事以方便舒適為先, 完全置美感於不顧。

掛著粉雕玉啄的妝容卻配上一對耕田腳,  真是塊面幾靚都補不了分數。不愛上美容院的, 只要定期修剪腳甲, 自行買一些腳步護理便可。洗澡後塗點潤膚露滋潤一下,也有幫助。

週末丹尼去了踢球打樸克, 我便自己安排節目,跟幾位友人柴娃娃到山旮旯(山卡拉)看新樓盤。身邊不少朋友視睇樓為假日消遣,但我不好此道, 覺得每次上上落落一座一座的看很累人。這次因為地區較遠可當郊遊,而且樓盤是別墅(house) , 便去開開眼界。

本來朋友想約相熟經紀在樓盤門口見面, 不過經紀就就來我們的午膳地方會合我們, 似乎是怕我們被駐在樓盤的經紀搶走。去到樓盤已見人頭湧湧, 幾百間「屋仔」雄霸一方, 在場職員溝通不足, 而且幾乎所有人都是駕車,我們找了很久才能把車泊好。

在經紀帶領下我們先後到了「豪華」會所, 不同面積的屋仔參觀。所到之處都是人頭湧湧, 站在兩排屋仔中間的行人道上,好像置身在迪士尼的美國小鎮大街 – 很多人一起扮自己在外國的感覺。參觀的幾間屋都是連裝修出售,不說間隔實用與否, 但裝修用料實在不及格。 木板,地磚一眼便看出是非常下價的材料。當睇樓客指出間隔有什麼不妥之處時, 經紀們都說:「可以改的」。二樓可由客房改成廚房, 三樓主人房也可以拆下牆壁,打通書房。地下一層沒有洗手間大可增設一個。我完全不懂裝修, 但聽經紀的口氣是什麼也可以改, 但二千萬大洋買回來的簇新屋仔還要左改右改大肆改動才能弄出一個較正常實用的間隔, 我們香港人真夠可憐。

看完實物後經紀帶我們到售樓處。整個屋苑很大, 發展商就偏偏選了一個沒有冷氣的地方。這裡聚集了幾百人,悶熱得使人很不舒服, 幾十位經紀們都汗流浹背,我的朋友坐了一會已覺暈眩, 到洗手間嘔吐了,真是睇樓睇到嘔。聲聲入耳的是經紀們的遊說,「咁抵好難搵架啦」,「呢個係筍盤o黎架」,「發展商個優惠隨時都會停」,「只賣剩多少多少間」…看到的是在夫妻們耳語商量或人們在按計算機…至少二千萬的物業, 就在如街市般有買趁手唔買走寶的氣氛下決定。人們總說買樓要快和狠,今天總算見識過。

羞家!認真羞家!直教占飛再次拿出中國禁書《來生不做中國人》一看而快之。

全球慶賀英國威廉王子大婚高舉的酒杯還未放下,中國便再一次淋漓盡致地發揮偉大的「山寨精神」。據說單單在蘇州虎丘,便有至少七百家婚紗工場沒日沒夜地趕製A貨凱蒂婚紗,不出幾天淘寶已開始預售;更離譜是,有八十後同胞索性複製「地踎版」皇室婚禮,招搖程度尤勝「我爸是李剛」,簡直就如高呼「我老媽是英女皇」!

Made in China的國產潮語就是「山寨」,源於一眾翻版商品,而此潮語最近因為一單平民婚禮而再次被熱抄,甚至引起國際關注。當國際報章都在大事報道這英國三十年來最大樁喜事而各國歡騰時,內地報章總會多人一個「角度」,不會抹煞任何彰顯強國「科研實力」的機會。淘寶在彰顯克隆技術,婚紗工場「拉長」甚至接受採訪,說三十年前仿製戴安娜的婚紗費了好幾個星期,但這次花十多個小時就複製好,還準備大量出口歐美,一幅「與時並進」的強勢姿態。問你服未?

南京江寧23歲新郎王學謙稱受威廉大婚啟發,花上5萬人仔老翻「皇家馬車迎親婚禮」,找來近五十鄉親父老陪他癲浩浩蕩蕩來模仿皇室巡遊,在大街招搖過市。兩位新人穿上王子公主裝坐在馬車接受親友祝福,夾道歡迎的當然並非紅鬚綠眼,而是國貨御林軍;鳴炮換來爆竹聲;駿馬也不是皇室的阿拉伯純種馬,而是農村用來搬貨的混種馬;連御林軍腳上穿的也非真皮長靴,是疑似賣漁勝腳踩的黑膠水靴,令事件更添上一抹「膠」味。似乎,「招搖」並非「權二代」、「富三代」的特權,而且見怪不怪,甚至到了醜人多百怪的地步。

文章擷取自5月6日信報副刊占飛專欄

Picture from Google images

一百個觀眾看royal wedding, 可能會察覺到一百個不同的細節來。婚禮攝影師Simon the photo 在 facebook page 這樣寫道:

有無人可以答到我:

點解平時d新娘未行到入教堂,d頭髮已經跌晒落o黎,又要搵個花球頂住個頭紗都唔掂,但點解皇室婚禮,頭先落車又大風,又冇化妝師係旁邊,但個髮型重可以咁靚?

其實我不太懂Simon說花球頂住個頭紗這一點, 不過看了網友對狀態的回應及建議頗有得著, 當中有些回應是來自新娘化妝師, 我把她們的答案概括如下:

1. 皇冠把Kate的頭髮箍實, 使頭髮不易散亂

2. Kate 的劉海夠長, 不是散散碎碎, 也是令髮型容易保持的一個原因

3. Kate 沒有轉髮型, 故此可用大量髮型產品把頭髮定型, 不用怕會因頭髮太硬而影響下一個造型

4. 頭紗輕且軟,沒有壓扁髮型

各位準新娘可參考一下。

幾個小時後便會出現350年來第一位平民嫁進英國皇室的皇妃。不少朋友都對婚禮引頸以待, 連日來電視台也播出有關王子和準王子妃的特輯, 。我沒有特別追看, 也不特別渴望看到婚禮的現場直播。反正往後幾日所有媒體都會鋪天蓋地的刊登片段和照片, 戴妃30年前的婚禮片段至今亦經常在報章雜誌看到, 如果不是英皇室的死硬fans, 又何必急於一時去看直播。 

我比較悲觀, 認為童話婚禮不一定帶來童話式的婚姻, 戴妃在大婚當日的青澀和婚禮的夢幻感很多人都歷歷在目, 她的結局讓不少人感到可惜。妻子本身已不易當, 做一個王子妃難度應會更高吧? 皇室裡吃人的禮教, 人民的眼光和期望, 以後舉手投足都受高度注目, 初享皇室待遇應該很過癮, 再往後才會記起皇門深似海。 

祝願這位王子妃婚姻美滿, 什麼時候也得到丈夫的支持。 

題外話一句, 希望王子妃真的會穿上3米長的婚紗和戴上皇冠。不是純粹因為美, 而是世上真正配得起這兩樣東西的新娘實在太少, 她有這樣的資格又錯過機會的話實在可惜。

兩邊的母親開始詢問有關婚禮時她們當天的衣著, 她們各自也私下到金都視察過,為免她們步步進逼, 這個復活節假期便約她們兩位大人出來挑選戰衣,過程比我預計的辛苦。

之前看了Wyman在蘋果刊登的文章《最靚的一天》,以下句子仍然歷歷在目。雖然我不是穿Vera Wang 出嫁,但能力許可下也不希望媽咪成為過氣舞女,故此早已叫她們做一件晚裝好了。 

於是,現在難題又剩下: How to dress your Mom and奶奶?也真的是時候正視一下了,你真係唔好以為我未見過個新娘着晒靚靚 Vera Wang但居然忍得住個阿媽着件像過氣舞女般的金都商場。

當然我沒有如Wyman建議到Valentino替兩位母親置裝, 有人提議過到Classic Tina, 不過有朋友曾在那裡做過奶奶外母裙兩套, 每套萬多元。收貨時發覺其中一條拉鍊歪了,要求改正, 態度早己聞名香港婚界的老闆Tina 回了一句「萬多元一條裙係咁架啦!」, 朋友的評語是兩位母親事後都對此店十分不滿。

最後我挑了佐敦寶靈街的華藝行給她們。如果做一套旗袍款加西式裙擺, 價錢約3千多至5千, 視乎布料而定。在我和妹子的推薦下看中了一款布料, 可是auntie看不中, 又不斷在我和丹尼的耳邊說金都的更好。唉, 雖然auntie叫我媽喜歡便落單,不用理她, 不過上門襯家(即男家) 要租金都, 我們下門襯家又怎能花5千元做晚裝? 最後我媽也要扮「過氣舞女」。我自己心裡不是味兒, 我媽倒沒有所謂。

Auntie之前與隔離屋師奶行金都時已看中了一件, (所以在華藝店看什麼都不順眼)到達金都後她引領我們看她喜歡的款式, 一看我即暗叫「唔係呀fa」,隔離屋師奶眼光獨到, 挑了一件奶奶個阿媽都岩(即太婆款)給Auntie。我暗示過款式有點老氣, 直至店員也說她也穿後生一點的款式她才完全放棄。

在金都做生意果然不是浪得虛名。我們幫襯的店鋪老闆娘口甜舌滑,滑不溜手。她為兩位母親介紹款式時這樣形容兩位母親的身型,「外母就似足囡囡咁fit」,「奶奶就生得個仔大隻又高大」, 大家大概可猜到兩位媽媽的身型,老闆娘避重就輕的技巧就令我佩服得五體投地。老闆娘說auntie的頸項太短, 不宜穿企領款式, 最後推薦了U領絲絨晚裝給她。我媽身型較纖細, 挑了一件金色釘珠旗袍。

一天後收到auntie來電問我店舖的名字, 說隔離屋師奶下年也娶新抱, 想帶她去看看。我這個不孝準新抱馬上拆穿她, 勸她不要帶朋友到店鋪運吉, 免得她三心兩意又想改款。隔離屋師奶品味獨特, 如果與auntie兩個臭皮匠再到店舖不知會否搞出個大頭佛。金都的人都不是善男信女,現在錢已付了, 面口一定不如昨天, 我怕auntie不懂世情,左試右試, 給人面斥便有得激氣了。

婚禮基本的色調已定, 為淺藍色。姊妹裙已定, 出來的效果大概是這樣。店舖老闆娘說一年大概只有一兩對新人做藍色的姊妹裙。丹尼媽媽有點疑慮, 不過最後都接受, 有驚無險。

其他地方盡量不用藍色了, 不過花球可能還是會用姊妹裙的色調。心目中已有喜歡的florist, 成事後再告訴大家

有關尋找婚禮的商店, 我自覺頗有效率, 沒有太多左思右想或拖拖拉拉的, 通常是先在網上搜集資料, 真正花在走訪店舖的時間其實不多。朋友知道我只用了15分鐘便揀定律師, 紛紛跟我說「喂, 律師都好重要架喎. 唔求其得架!」

原本的計劃是用剛結婚的朋友聘用過的律師, 既可省回資料搜集的時間, 表現又有基本保證。後來巧合聽收音機時聽到配在這個律師的訪問, 覺得這位證婚律師對觀察入微, 非常了解一般香港新人的想法。而且聲線溫柔, 談吐得體, 所以便改用這位律師了。

在訪問中道出新人婚禮當天的安排的盲點, 將焦點放在錯的地方, 使自己不能盡情享受自己的婚禮。這位律師指出, 很多新人在婚禮中大都過於著重視覺效果, 很多時候都只顧慮照片美感而沒有真正投入婚禮的氣氛當中, 如經常想著妝容有沒有化掉, 什麼時候掀起頭紗好讓攝影師拍到俏臉等。我不知道這個現象是只限於香港或是世界性的, 不過香港不少新娘子確實非常緊張照片效果, 好像婚禮最大的意義是那一輯結婚照。當然我也很想自己在照片中很美, 但我常常提醒自己,當天是現實,是與所有賓分享的; 照片是回憶,在留在日後自己回味。兩者要拿個平衡, 不可太偏重某一邊。

在訪問中也提到一些很有趣的現象, 如在政府準許在註冊署以外註冊結婚之前, 當時婚禮攝影師的收入其實更好。很多新娘在步入婚禮場地(marching in) 時都低下頭的原因, 節目主持也提到出席過一個「很攞命」的註冊儀式, 讓我邊聽邊忍不住笑。

賣了關子這麼久,是時候開估該位律師是誰。他是壹證婚的黎耀,知道他的名字後,花了10分鐘 在網上搜索一下他的風評,看到都是正面,覺得沒有大問題, 便聯絡他們並付訂金了。

我非常建議各位準新人收聽這個訪問, 對你們籌備婚禮有幫助的! 港台的連結在這裡

黎耀律師收費$5999 (2011年價)  想看更多資料可到這裡

收到Sevva的推廣電郵, 像幅美麗的海報。MS B 該是Miss B的意思吧, B 是 Bonnie Gokson?

在Langkawi 回港的航班上看馬航提供的雜誌,知道原來電影《人鬼情未了》被翻拍了, 是亞洲版。男女主角分別是韓星宋承憲和日本女星松嶋菜菜子, 而靈媒則由《東京鐵塔》的樹木希林飾演。

與美版不同, 這一次是由女主角變成鬼魂,彌留人間。從網上摘下來的劇情:

南韓陶藝家俊浩(宋承憲 飾)在東京和成功女企業家星野七海(松島菜菜子 飾)墜入愛河。但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卻奪走了七海的生命。而化作幽靈的七海悄悄守護在戀人俊浩身邊,始終不忍離去。只想再次緊抱你--這是七海和俊浩唯一的願望。就算生命消逝、從此再也無法相擁,曾經相愛的記憶仍如此清晰。

再看Youtube 上的MV:

看了MV後我對新版沒有太大寄望。我對男主角沒有意見, 對於女主角用了松嶋菜菜子就有點失望, 最主要的原因是不夠美。當年卅美版女主角狄美摩亞在戲中讓人驚豔, 小時候看到《人鬼情未了》的狄美摩亞,才發現外國的明星這麼漂亮, 狄美摩亞是我認識的第一個外國女星的名字, 那時我還不到十歲。松嶋菜菜子在珠玉面前就完全給比下去, 她是那種賢淑溫柔的女性, 跟當時美得令人摒息靜氣,見到她哭你會心痛的女星。男女主似乎也沒有擦出火花, 看罷整個MV感受不到甜蜜,也不覺傷感, 完全沒有牽動到我的情緒, 平淡無味。

不怕貨比貨, 附上看看原裝版本:

丹尼竟然沒看過原裝《人鬼情未了》, 得買隻dvd捉他一起看!

網上說新版《人鬼情未了》將陸續在韓國、中國臺灣、香港、泰國和新加坡等亞洲五個國家和地區上映。

續前篇《執行李》

印象中浮羅交怡(Langkawi) 在我小時候是個港人熱門旅遊地點, 現在都被沙巴搶去了風頭了。我們因為臨時轉目的地, 覺得浮羅交怡較冷門,有機位的機會較大, 所以才會選這個地方。Langkawi  處於西馬來西亞海岸線西邊, 非常接近泰國。我們坐小船觀光船的時候手機會接收泰國的網絡, 那時我覺得自己很像偷渡去泰國的人蛇。

Langwi 位置 (見粉紅圈)

Map source: http://www.nationsonline.org/oneworld/map/malaysia_map.htm

一如其他較商業化的東南亞島嶼, 浮羅交怡的重頭節目都是到坐船到外島遊玩, 吃東西和spa。我與丹尼和另一對情侶朋友同行, 4日3夜節目安排剛好, 不太多不太少。現在去浮羅交怡的人不多,我就寫幾句節目的安排,供打算到當地的人參巧。

Langkawi 地圖

Map Source: http://www.maps-of-langkawi.com/

第一天: 香港沒有直航到Langkawi,我們坐0845的飛機到吉隆坡, 在吉隆坡機場逗留約一小時, 再轉機到Langkawi, 約四點多才抵達, 晚上到了Jetty Point 訂下第二,三天的local tour, 之後到旅客熱點Cenang Beach 吃晚飯並逛逛附近的商店

後記:  Jetty Point 是往大部份其他外島的碼頭, 那裡約有10個專辦local tour的專櫃,我們在那裡報團。後來發現在Cenang beach 那邊的agent 報團更便宜. 約低20-30%。

第二天: 到Marine park 看魚,嬉水, 潛水,晚上到酒店附近的唐人餐館食海鮮

後記: 這個團的價錢為230馬幣(只包浮潛, 不包潛水), 我們到達目的地後才決定潛水, 另加140馬幣。Marine Park 說是保育海洋的地方, 不過海面還是有垃圾。魚是很多, 不過是因為有人類定期餵食, 有很多人為的影響,不是一個天然的環境。水底的珊瑚也不特別漂亮,比之前在沙巴的美人魚島差一點。

海鮮就很不錯,餐廳叫珍味海鮮村 (Shin Mi)。老闆是唐人, 煮法比較合香港人口味。這裡有照片和地址。四人費用大約250馬幣。

第三天: 到Geopark 沿著河流看紅樹林, 蝙蝠洞, 蟒蛇, 猴子,鷹。接著去了Underwater world,然後再到Cenang Beach 的Spa house 做spa 並用膳

後記: Geopark很值得去,我認為比island hopping 好玩,隨團的導遊是好像是世遺組織的,從他身上學到很多紅樹林的生態知識,又不用上水下水,坐在船上觀光,適合在昨天已在海上“漂流”一整天的我們。 

Underwater World 沒什麼特別, 不過看看企鵝也不錯。 

Spa House – 日本人開設的, 名字忘了, 只記得是Fu字頭。510 馬幣兩個人, 大致ok, 但另外一對朋友不太喜歡他們的瓜菜scrub, 我們房用了椰子肉做scrub,我認為還可以。 

第四天: 原本打算去坐東方村的纜車 , 請酒店召的士時酒店職員告知當天纜車進行定期維修, 所以轉到Langkawi Craft Cultural Complex, 再返酒店附近的唐餐館 (不是第二天去的那家)吃海鮮, 然後便到機場回港

後記: 大家謹記一到埗要跟酒店查詢纜車的開放時間。Langkawi沒有什麼可做,東方村算是十分重要的景點,錯過了蠻可惜

Langkawi Craft Cultural Complex , 不去也沒損失。

交通: 全的士, 沒有其他交通工具選擇。

酒店: 我們選了Sheraton 喜來登, 原本我們有五位,所以要找可以三人同房的酒店。我們請旅行社另報了WestinThe Andaman, (SPG會員可會發現三家全是Starwood旗下的酒店)但他們都不接受三人同房, 所以只好選Sheraton。可惜最後第五位友人未能同行。我給酒店50分, 僅僅合格。因為

1.房間很舊

2.櫃裡都沒有浴袍和洗衣袋, 沒有牙刷牙膏。雖說現在很多酒店都講求環保, 但看見櫃裡空空如也連一個laundry bag覺得有點怪怪的。

3.早餐除了即叫即煮的食物, 其他熱葷都是不夠熱的。

我明白一分錢一分貨,雖說不上是un-stay-able, 但Sheraton 實在令我有點失望。我們的package是7千多一點, 但我好像住進一家budget hotel。丹尼說我有夠挑剔了, 但一家酒店的好與壞就是往細節裡看, 不過跟丹尼談這些細節, 真是對牛彈琴。

以為執拾行李的時間會隨年齡和旅遊的次數增長, 我卻發覺自己執拾行李的時間卻愈來愈長。之前計劃四月初到北京玩玩,後來因日本的意外決定往南走,去了馬來西亞的浮羅交怡渡假, 出發前的一晚發覺自己用了兩個多小時完成整個執拾程序,比以前慢多了。

 首先是行李箱本身。由於已出國了若干次數, 對收拾行裝都沒當一回事, 都是邊看電視邊執拾,把行李箱放在電視前,等到廣告時間才走到睡房拿衣服,或到浴室把沐浴用品倒進100毫升的瓶子裡,加上摺疊熨衣, 加起來就一個多小時了。

然後就要做我最近養成的旅行前習慣,就是執拾家居。旅行結束時難免有點回到現實的惆悵, 試過一次回家看見執行李後的案發現場,心情更覺鬱悶。為了減輕假期結束後遺症, 現在出門前都會好好執拾家裡, 好讓旅遊完回來的自己保持心境開朗,並減輕自己回來後的家務負擔。

當然還有修剪手腳指甲, 因不能帶指甲剪上機。

再去決定帶什麼貨幣去換當地的貨幣, 丹尼家有個迷你國際貨幣銀行, 每次出差旅遊後剩下的當地貨幣在放在一個小抽屜, 除了主要國家的貨幣外,連沖津巴布韋的都有(已不能用)。

 我很少到正值嚴冬的國家, 就算到歐美, 行李箱都是能隨身攜帶上機的體積,免卻等行李的時間和遺失行李的風險, 一隻手拖著行李, 另一隻拖著丹尼,有次在德國遇到拿著大包小包加一個特大行李箱的一對香港旅客,步履蹣跚的走進國泰的貴賓室,便自覺好瀟灑。

腳毛指數

  • 510,128 條腳毛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Join 23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