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黃金屋‧顏如玉’ category.

之前在找一套三本的《食物與廚藝》,用來看廚房門口, 找了幾家書店都找不到便從妁網上著手,最後發現一位blogger能幫忙從台灣訂過來便向他下訂單, 確認訂單時這位blogger並沒有收取任何訂金, 只說見面時再付便可。

食物與廚藝1-3冊 (套書)

照片來源: 博客來書籍館

Blogger 是個挺拔的中年漢,一身貼服的西裝,明顯不是以代購書本為正職。交收時邊付款邊忍不住問他為何不收訂金, 不會有人訂了又不要嗎? Blogger 把零錢找回給我後, 不慌不忙地說以前試過收了訂金後卻訂不到書,覺得不太好意思所以之後等交收時才再收款項。他笑說他的正職其實是賣保險, 需要時時擴大自己的人際網絡, 所以便藉代購來多認識不同的人。他留了一張名片給我, 微笑著說有需要可找他, 之後再沒有提過有關保險的事便分別了。 

對於這位blogger的真正身份我是頗意外, 但也十分佩服他的創意。他藉著提供代購服務來告訴新認識的人他也能夠提供保險服務, 雖然代購服務坊間有的是, 我想他也有收點水腳費 但當他說出自己是位保險從業員時他能不抗不卑,  大家的認識也不在於他要找保險生意, 而是我要找他訂書。這比起一般的保險從業員, 這位blogger的擴大社交網絡技巧似乎又略勝一籌。 

為了引起賣廣告的嫌疑, 我不會在此公開blogger的資料。如有興趣知道更多這位blogger代購書本的資料我可把他網誌的地址電郵給你。

生活在城市的地球人大概不會沒有聽過金融海潚、信貸危機、債務違約、次按風暴, 還有一推「三字經」 – CDS, CDO, AAA 等等等等。我不知道世上充分明白以上名詞的人有幾多, 但像我聽得一頭霧水的人肯定更多。這些詞彙幾乎每天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我有嘗試努力一點去學習這些字的意義, ,但無論是靠閱讀或去問金融行業的人,我得到的答案總是更多我不懂的專業名稱, 始終無法掌握事情的整個脈絡。  似是跟我們息息相關的事情,但我們仍然不能清楚描述當中的所以然, 只知道股市突然變得風聲鶴唳,一直以來好像幾巴閉的銀行突然倒閉或需要接濟,裁員潮從金融界開始一浪接一浪,很多人失去大部分身家… 我們都惶惑,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終於有個有心人看不過眼寫了《大債時代》這本金融海潚101的書, 以淺白文字讓普通人也能明白金融海潚的成因和背景。注意! 是讓沒有專業知識或天才的智慧的普通人也能明白。書是這樣開始的, 有個留學英國的冰島女學生要領錢,提款機居然說戶口已經沒錢了,詭異的是,她確信自己的帳戶裡有錢,原因是國家破產,冰島銀行沒錢了.政府不準資金外流。就簡單一句說明冰島破產怎樣影響無辜的人民, 故事繼續下去, 作者有條不紊介紹深澀詞彙的意思和背景, 以中三程度也能理解的生活化例子加以解釋。作者舉修屋頂為例講解CDS (信用違約交換),「A家跟B家借了十萬元修屋頂,並且承諾一個月還一千元,B家就問C家有沒有興趣賺點小錢,雙方協定後決定由C家代收納一千元,然後A家每個月會給C家代收費五十塊,但如果B家付不出錢就必須由C家幫他們付。故事中A家代表貸款人,B家代表銀行,而C家就是買債券的投資人。銀行把風險轉嫁給投資人,自己只需要收錢,在正常情況下是個穩賺不賠的交易。」 而大到不能倒的AIG 就是扮演C 家的角色, 承接了大量CDS,以至在金融海潚時仆在華爾街, 需要政府救助。

銀行家們的貪婪, 政客對他們的放任在沒有艱深晦澀的專業名詞的掩護下無所遁形, 一切問題和罪狀都變得顯而易見,也對雷曼苦主和在街上反金融霸權的人多了一點理解。那些被金融業者稱為百年難得一見, 無法預計的爆煲事件其實都只是因為他們過份信任數學天才的模型(model)而對風險視若無睹。政客又藉經濟問題增加自己政治籌碼, 置國家長遠經濟發展不顧, 對金融業完全放任。

照片擷取自google

今早看到希臘總理要求全民公投來決定是否接受歐盟援助的新聞,各國股市應聲下跌,認真吹希臘唔脹。《大債時代》開首就引用了一則金融界笑話:「如果你欠銀行一百萬,你的命運掌握在銀行手中;如果你欠銀行一百億,銀行的命運掌握在你手中。」信乎?

之前報章大篇幅報導林青霞的首本著作《窗裡窗外》, 當時確實吸引了我的注意,可是又未到拿腰間錢把書買下的程度。後來知道YY買了,便問她借來看。

不同年代的人對林青霞的印象大概很不一樣,有某些人心中她是最好的瓊瑤劇集女主角,我從沒有看過她演的瓊瑤劇集,從懂得看電視以來,林青霞已在演東方不敗那類男性形象的古裝角色,故此在我的青春期其實沒有見過林青霞的女性美。那時候我以為周慧敏為才是美女的原型呢。 

懂得欣賞林青霞的美已在她息影好些日子之後。林得到連女性也認同的大美人的稱號,除了是名副其實真的擁有非常美麗的臉孔外,也因為她息影得早,不再在娛圈裡混,而且不用像很多女星try very hard 便覓得如意郎君, 有種在娛圈中難得的出塵脫俗的高貴。 

就因為形象好, 要保持面面俱圓, 看《窗裡窗外》就讓我搔不著癢處之感。書是散文結集而成,散文沒有深刻的內容,描寫娛圈中的人和事也很避重就輕,幾乎只寫好的一面,或是想說明筆者只看到別人好的一面? 描寫人物不夠深入立體, 看畢整本書我的情緒也沒怎麼被牽動過,也沒有留下什麼印象。幾位文壇的名人,也是林的好友為此書寫序,字裡行間都看得出這些人都愛惜林青霞, 事後再看這幾篇序時覺得有點偏頗,或許林真是值得他們的偏愛吧。我讀的是簡體版,事後才知道繁體版索價$170多元, 書中408頁大概只有一半是文字,其餘是照片或空白頁。值與不值是見人見智了。

剛讀完鄧小宇的《女人就是女人》。我是趁3月初的春季減價買這書, 那時知道喜歡鄧小宇的YY快要去旅行, 懶醒地問她可要先睹為快? 得到的回答是「在農曆年往三藩市的航班上看了」。

其實我認識鄧小宇沒多久,之前再版推出的《穿Kenzo的女人》我才第一次見到鄧的名字, 當時覺得錢瑪莉不過是王迪詩的80年代版本,沒有花錢買《穿Kenzo的女人》的衝動, 加上YY又不願外借 (我是試圖把「之前不識鄧小宇」這件孤陋寡聞的糗事推諉在yy身上),所以一直未有機會讀鄧的書。

《女人就是女人》主要分兩部份, 前面的部分寫當時女性面對的現象,30歲仍單身女人會被男同事挖苦的年代,十多年後讀起來還一點不過時。後半部是寫一些當時得令的女人,或鄧小宇欣賞的女人。當中大部份分章都寫於1975-1986之間,大部份的人物是我們80年後出生的人聞所未聞, 但從字裡行間似乎這時人物在那個時代都是獨當一面的icon, 我不禁好奇, 為什麼當年的風雲人物到了我們這一代像沒有出現過一樣? Tina Chow, 葛蘭,周采芹周采蘊姊妹,柴文意,宋懷桂等人, 某些仍能從網上找到生平事績, 但有些只剩下零星的資料, 根本不足以勾劃出這個人的面貌。 是什麼讓這些人物如過眼雲煙, 是時間,或死亡,或是大眾的貪新忘舊? YY 說,互聯網的興起讓所有東西都走得快。

書中提及的女人大部份都是上流名人或娛圈中人。除了以上曾提過的名字,還有郭志清(Joyce Ma)郭志兩姊妹,狄波拉,徐小鳳,亦舒,張德蘭,黃韻詩等等。當中有些很有趣,如寫狄波拉在當年如何跟沈殿霞汪明荃在台慶搶風頭就讓我笑了很久,看到亦舒的口沒遮攔的個性又不禁有點失望等。不過總括而言,至少在鄧小宇的筆觸下, 7,80年代的女人似乎比較優雅而有個性, 甚至連花花公子也是「官仔骨骨」的,反觀今天的o靚模,幾個富豪家庭的後代,總覺得欠缺了點什麼。現在的名女人已不講求氣質個性, 著眼的是事業線有多深,能生產多少個男丁。似乎現代人對女人的要求倒退到只求肉體與生育。這是因為男人的腦筋退化,還是女人愈來愈看不起自己?

丹尼很少評論時事, 一是時事不是他最最關心的事情,二是他為人內儉, 不輕易對任何事下評語。

有時候冷不防他會在家發表一兩句想法, 有些會幾「估佢唔到」。

星期六他突然在家說了一句:「我覺得這個世代的聰明人都走去做金融或從商, 我們太缺乏優秀科學家,所以有咁多天災人禍。」

我:「下? 你唔係咁都想抽水,話你自己係聰明人呀嗎?」丹尼從事金融。

丹尼:「大前研一本來是研究核能的。」大前研一進麥肯錫前是做有關開發核燃料的工作,這一點我倒也忘了。丹尼從書架找到了大前研一的《思考的技術》:

我自己原本也是一個科學人。當我還是早稻田大學理工部應用化學系一年級新生的時候,因為看透了石化學未來黯淡的前景,即開始自修研讀核子力,考進了東工大學研究所原子核工學系。研究所的課業結束之後,我以英文所寫的碩士論文不但通過了學校的檢核,也順利考上了MIT的研究所公費留學考試。

不管在東工大的研究所或是MIT的研究所,我研究的都是核子力。但是來到美國之後,才發現日美研究所的落差竟然大的驚人。p.60

MIT博士研究班畢業之後,我進入日立製造所,被分發到日立工廠原能開發部爐心設計課。但是當時進行原能開發的動燃(開發動力爐、核燃料的事業集團,也就是現在的核燃料循環開發機構)、東京電力,對於採用的不是奇異公司*(General Electric)開發的技術表示有困難,所以日立決定放棄自行研發,直接從奇異公司引進技術。 p.62

當我知道「要製造由日本人設計的核子爐」的夢想,是不可能實現的時侯,我在進入日立製造作所的第二年,也就是一九七二年,選擇離開了日立。p.63

大前研一之後的事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詳。當日讀《思考的技術》,讀到以上內容時大概是覺得無關痛癢草草略過,今日重讀,自是感觸良多。福島的核電站就是General Electric的設計,如果當日由日本人自己開發,又會是怎樣的一個結果?

*General Electric的另一中文譯名為通用電氣

非洲大陸戰火連連,最受害的是平民百姓。每天看到新聞,都會讓我想起看過的小說Little Bee

 

知道這本小說是在紐約的書店。那次選了另一本書《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too》, 後來在峇里的書店再遇到它便買了下來。

 

  

 

Little Bee 是一個非洲中西部國家尼日利亞16歲女孩, 整個故事的緣起是Little Bee 在家鄉尼日利亞的一個沙灘上與一個在當地旅遊的英國女人Sarah相遇, Little BeeSarah的命運從此糾纏在一起, 兩個人在沙灘上交集的一刻,生命從此不一樣。

 

書的開始由Little Bee 被英國一個非法移民拘留所釋放開始。Little Bee 憑著Sarah 丈夫當日在沙灘留下的名片找上Sarah與她的丈夫。自此Little Bee 與 Sarah 輪流以第一身的視角, 展開整個故事, 並道出當天在沙灘發生的驚慄一幕。

 

Little Bee 是個善良天真的非洲女孩, 因為居住的村莊被發現擁有豐富的天然資源, 16歲的某一天整條村莊被想搶奪資源的西方資源公司摧毀,家破人亡。作者透過Little Bee的奇怪行為去鋪排故事, 例如Little Bee 每到一個地方便會觀察該處有什麼自殺方法, 她在拘留所的兩年也努力地學習皇后口音英語(queen’s English), 她也將自己家鄉語的名字改成Little Bee等, 製造很多懸念, 使讀者忍不住一直追看下去。

 

身居要職的中產白人Sarah在英國也有她的問題, 與丈夫感情丟淡, 與情夫一起而來的罪疚感, 加上沙灘上發生的事所帶來的衝擊和自責..夾定夾丈夫自沙灘事件回英後一直鬱鬱寡歡,到最後走上絕路,使Sarah幾乎崩潰, 直到Little Bee 出現在她家門口。

 

故事發展讓人揪心, 一方面掀開人性最自私醜惡的一面, 也體現人性堅忍和甘願為他人犧牲的高貴情操。但願非洲土地的人民早日得到幸福安穩的生活。

 

朋友們有興趣可向我借閱。

《約會 the one》提到單身女性應當避開兩類男士- 「玩家男」和「拖拉男」。「玩家男」顧名思義已大概知道是什麼,所以不在此多說了。「拖拉男」是較少提到的類別,所以就多說幾句。

根據書中所指,「拖拉男」主要針對只想拍拖但不願結婚的男人,對女友想結婚的意願實行拖字訣。人皆有選擇權利,不願結婚的男人不等於壞男人。 但我們不能漠視女性的生理時鐘, 懷孕有年齡限制, 過了最適合的懷孕年紀找到理想丈夫的機會便會大大減低,因此女性對結婚計劃較著急也是無可厚非, 我們其實也很無可奈何。

作者提到一般男士會在交往後的18至24個月內求婚,或開始討論結婚計劃將來。當然這只適合適婚年齡並有經濟基礎的情侶。作者沒有交待18至24個月是怎樣算出來, 不過我看身邊26歲或以後才開始交往,並有確實結婚計劃的情侶,一般也是在18-24個月正式開始籌劃。

「拖拉男」之所以能夠拖拖拉拉,大多數是因為與女友相處融洽, 除了結婚一事不能達到共識外, 其他時候都算愉快,使人覺得此段關係是棄之可惜。如何分辨「拖拉男」? 作者說這類男士一般都不太願意介紹女友給朋友和家人認識, 甚少在公開場合談到自己的感情狀況。試想想, 如果只想與一個人一直保持戀人關係, 那當然可把關係視為「只是兩個人的事」,無需與其他人交代。但如果有意一起組織家庭, 一般都會希望對方融入自己的生活圈子裡, 因為婚後不可能盡是二人世界。

交往了兩至三年,  若男方從沒提起大家將來, 女方心裡難免著急,但又不想主動開口。而且已交往幾年又相處愉快, 分手好像浪費了幾年光陰。漸漸地女方的思想也受到耳濡目染, 認為「戀愛不一定要結婚, 不結婚也可以很開心」。

幾年前我的朋友跟男友交往了3,4年的時候, 我們幾個好友問她有沒有結婚打算, 她的答案也是「沒有打算結婚,覺得結不結也沒有所謂」,直至有一晚只有我和她, 她才向我坦白其實她不是不想結,而是男友從沒有談起過結婚, 自己又不好主動提起。幾年後她跟那個男人仍然一起, 仍然是情侶,至今已交往了8年, 朋友亦已到了最適合懷孕的年紀最後的一兩年。她想另覓願意結婚「mr.right」嗎?當然想! 不過與現在的男友已經一起多年, 離開這個男人的勇氣也隨年齡增長減少。 

寫這一篇最想是提醒女士們要聆聽自己的需要, 對人生大事(如結婚, 生小孩) 不要輕易受到伴侶的影響, 而影響自己的想法。改變自己比改變他人容易, 很多人在戀愛中遇到雙方不能達到共識的事情,便會不自覺改變自己想法去迎合, 因為這是最方便的處理方法, 不用去想分手自然也不用傷心, 說自己「不想結婚」比「男友沒有想過會娶自己」容易得多。至於心裡有沒有遺憾,只有自己。

有時候能妥協是好事, 但有些人生方向是應該堅持己見。縱然兩人相處愉快, 但對方想走的人生路跟自己很不一樣, 他是否真的是你的 Mr. right?

現今世代結婚當然不是戀人們的唯一出路,  以上曾提及的求婚時間表也不是黃金定律。不過女性得要想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 什麼事情可以妥協,什麼不可以。遇到對象未能給予不可妥協的事, 要當機立斷, 要不盡快離場止蝕。要不就死了心完全放棄自己想擁有的東西, 不要存希望。如作者所言, 對於拖拉男, 默默等待,最後多是沒結果。

快情人節了,祝大家在愛情路上求仁得仁!

放假放至初十二, 拜年拜了兩日,其餘日子都是吃﹑喝﹑讀﹑買﹑睡, 比去旅行更悠閒。

這幾天讀了四本書-《想知道的飛行新知識》,《約會 the one ——配對專家帶你走出尋愛迷宮》,《啼笑因緣》和《A Hedge Fund Tale of Reach and Grasp: Or What’s a Heaven For 》(只讀到一半), 我的閱讀範圍也算廣泛吧?!

《約會 the one》的作者是林笑岏, 林是Lunch Actually 的創辦人。這書本來是買給女性友人, 不過她有幾天不在港,我便本著「唔好哂」的精神,趁書還未送出去時自己先睹為快了。憑書名大家也應該猜到內容是有關男女關係, 再準確一點說是以女性為對象的求偶書。

我是在閒逛書店時知道這本書, 打開了幾頁覺得蠻適合我那位正單身的友人。書的內容不算獨到, 討論的問題在很多探討男女關係的書也見過。不過作者勝在不繞彎子, 把愛情過份浪漫化, 直接指出單身女性找尋伴侶常犯的錯誤與誤中的盲點,再加上她從工作中得到的經驗,令書的內容天有說服力。

如大部份男女關係的書藉, 《 約會 the one》是勸諫單身女性不要守株待兔, 被動地等待天賜良緣, 針對的是適婚或已過適婚的女性。討論的問題有幾點我很有同感, 其一是很多女性不愛打扮,經常以寬身運動衣行走江湖,一點女人的味道也沒有,讓男性都把她們當成哥兒們, 忘了她們的女兒身。我之前在又一城遇過一位舊同學, 髮型衣著跟中一時的薯look完全一樣,中一時薯是樸素, 二十多歲薯就是懶!

另一點是思想負面, 聲聲都是好男人不是被其他女人拿了就是死了。每次新認識男性朋友總是找出他的缺點,很快便作出「不適合自己」的結論。因為失望次數多,漸漸連認識新朋友的動力也褪去, 寧願留在家中煲台劇韓劇。

作者也提到很多單生女性死守自己對「mr. right」定下的條件, 事業愈有成就便愈會這樣。相信你都聽過女性朋友甚至自己說過「要屈就,就寧願不嫁」。我是女人,也很明白女人最怕選錯郎, 要減低條件要衝過一個很大的心理關口。作者建議把條件分為「一定要有」和「最好要有」的類別, 如很多不影響對方成為一個好男友好丈夫的條件, 如身高,樣貌, 是不是可以放寬一點, 撥到「最好要有」,無亦無不可的類別? 以我自己為例, 丹尼絕不是白馬王子頖型, 容貌不算俊美,說話不會討人喜歡, 對衣著飲食談不上有品味, 但相處下來發現他脾氣好, 穩重, 待我好等。當然他不是完美,但我自己也不是啊。到今天我仍為自己能遇到他而感到幸運。

買這本書比參加Lunch Actually 更划算, 一是價錢便宜得多,二是Lunch Actually己多月沒有為我朋友安排約會 ,大有缺乏男參加者之嫌。

讀報得知Larry King 在今年秋天會結束主持了二十五年的清談節目。我一集也沒有看過, 他的書我倒讀過一本。

那時候剛大學畢業, 工作時常用到英語,到了書局看到Larry King 的《How to talk to anyone, anytime, anywhere》覺得有幫助便買下來了。書如其名,就是教人溝通和說話的技巧。我對其中一個要訣至今仍然印象深刻,亦有在工作和自己的生活上學以致用。

這個要訣很簡單,就是老實(Honesty)。

Larry King 說起他第一次在電台做廣播的事。Larry King 在紐約布魯克林區一個猶太家庭長大,中學畢業後便立志投入廣播界,所以便坐巴士到機會較多的邁阿密, 那是1957年。好不客易這個阿King 得到一個在早上當唱片騎師的機會。此後兩個星期阿King不眠不休的練習,為第一次在電台向聽眾們發聲作準備。到了開咪那天, 阿King 先播一早已選好的歌曲, 隨著歌聲慢慢減弱, 阿King發覺喉嚨乾涸得發不出聲, 那當然不是因為生病,而是他太因怯場而突然失聲。阿King 馬上把音樂的聲浪再次調高,這樣調低調高了五次,歌曲終於播完, 留下一片寂靜 。阿King情急下唯有馬上播放第二首歌。這時候他的老闆氣沖沖衝進直播室大吼 「呢行係要講野, 講野呀!」

被老闆臭駡後, 當第二首歌曲播畢,阿King鼓起一生最大的勇氣開口說話:「大家好,我係Larry King。今日是我第一天做DJ,我之前兩星期一直緊張得睡不著,我老闆又剛剛衝進播音室向我大吼叫我出聲…….」他向聽眾說出了他當時的感受,邊講緊張的情緒也緩和下來。自此他便一直在影視界「講野」至今。

人們不老實多是為了保護自己, 害怕露了底牌, 或急急耍寶要對方認識自己的實力。從工作遇到不熟識的範疇, 友儕間談到毫無認識的話顥總要裝腔作勢, 示範「識少少扮代表」。遇上有料之士不消片刻便被看穿,人家不會當面拆穿你,但心入面也自然不會留下好感。

如果你願意老實,讓其他人明白自己的處境和心情, 讓人放下介心,那溝通過程便會順利得多。就像面試,與其口窒窒強裝自己不緊張, 倒不如坦承自己很想得到這個機會所以有點緊張, 或許更能贏得考官的印象分。

前編

看完The Jimmy Choo Story第一個念頭就是Jimmy Choo 的粉絲不該看這本書,因為它會戳破粉絲們的夢。

Jimmy Choo 2009 Spring/Summer ad

Jimmy Choo有本事令女人瘋狂自有其過人之處。我買不起,也不捨得花5,6千元買雙高跟鞋,但也會定期到連卡佛鞋部左摸右摸, 輕撫鞋面的閃石,細看鞋的弧度,滿足過後小心奕奕把它放回原位,過程像一次膜拜。女人愛名貴靚鞋,除了因為靚,也是希望用千金貴重的鞋子去換那飄飄然的感覺。

書中提到Jimmy Choo其實是一個現代奢侈品市場的一個傳奇。當代與Jimmy Choo同級數的品牌大部份都有過百年歷史,年紀最老的要數1837年的Hermès,還有1856年的Burberry,1854年的LV,1909年的Chanel和1921的Gucci等。Dior, YSL, Valentino這些大牌子都是在1945年才建立。Jimmy Choo能在幾年內崛起是異數。The Jimmy Choo Story終究是本商業書,它詳盡地描寫品從Jimmy Choo零的開始到所有女人都識的經過,當中少不免供出Jimmy Choo的賺錢本領。可是一講錢就沾污了夢幻,就像溝了柴米酒鹽的愛情,從夢幻跌回凡間。品牌賺錢原來不是靠精雕細琢非凡工藝,而是把品牌從一家私募基金賣到另一家,如是者每賣一次賺一個開。夢幻的Jimmy Choo其實也只是個商品,跟新奇士橙差不多。

除了品牌的創造經過,The Jimmy Choo Story還透露這些年來邊個不妥邊個,如Jimmy Choo與Tamara Yeardye意見不合,品牌建立初期鞋子的設計已由Tamara跟Jimmy Choo的姪女兼助手Sandra負責,即是Jimmy Choo的鞋其實與Jimmy Choo本人無甚關係(可憐的阿傑!) Sandra由得力助手到後來與Jimmy Choo于相往來, Tamara 又同她母親因錢反目,還有Tamara跟美國銀行世家出身的有米前夫Matthew Mellon的恩怨情仇,還有Jimmy Choo內部的權力鬥爭…比忽然一週還要精彩。

Tamara Mellon


Image source

買書的時候以為會看到那些奮鬥向上,憑精湛工藝和靈活的生意頭腦終於捱出頭來的故事,可能自己會被說服買下人生第一對Jimmy Choo, 最後讀到的卻是買買賣賣和是是非非。 唉,女人的夢醒時份就在此刻。

阿傑出生於六十年代的檳城,那是《歲月神偷》的年代。阿傑跟戲中的小主角一樣, 也是一個鞋匠的兒子。

造鞋的日子不易過,從一張紙樣一塊皮革到一雙鞋子,都是靠一雙手一針一線地縫製出來。造一雙好鞋子,少不了巧手,少不了功夫。阿傑的爸爸就是這樣捱出來的,初當學徒時只替師傅當跑腿和為店裡的鞋匠們做飯,過了好些日子才可以正式學習做鞋。學成後阿傑的父親自立門戶,開了一家叫周記的小店,在檳城頗為當地華人所知。雖然周記生意不錯,但阿傑過的絕不是太子爺的舒適生活。自九歲起他便要到店子分擔父母工作,那時候阿傑的生活只有兩件事- 上學跟在店子裡工作。阿傑繼承了鞋匠父親刻苦耐勞的性格,放學後便到周記繼續默默工作。

安穩的日子並沒有長久,70年代初馬來西亞政府推行馬來人優先政策,當地華僑的日子愈趨艱難。而且當時檳城專注電子製造業經濟, 造鞋這門手工業日漸式微。已是少年的阿傑於是到倫敦投靠遠房親戚。阿傑到了倫敦後想繼續造鞋,考進一間造鞋學院校進修技術。阿傑不諳英語,說話時經常被取笑,學院的一位老師批評他:「你不會說英語,你得好好的說。」自此阿傑為免多講多錯便變得寡言,沈默的性格和蹩腳的英語成為阿傑找工作的一大障礙,畢業後他沒有得到任何面試的機會。

阿傑與妻子跟他們的孩子最後落戶在倫敦東區,他在一間荒廢了的醫院設了一間小小的工場,臥室就在樓上。鞋子在小工場裡一雙一對的造,他認為應該為自己的鞋子起個名字,便取名「幸運牌」。鞋造好後就把它們帶到附近的市場賣,生活足襟見肘。某天阿傑在學院時的同學Elizabeth找他,問他可願意為她正在發展的品牌造鞋,阿傑欣然答應,因為這會為帶來穩定的收入。可惜一段日子後Elizabeth的品牌需要大量生產以應付需求和節省成本,要另找工廠造鞋,阿傑從此失去每個月的一筆穩定收入。

就在這時候,阿傑的名字在時裝雜誌的編輯們之間流傳開來。時裝圈中口耳相傳說倫敦東區有個巧手鞋匠能造精緻鞋子,漸漸時裝雜誌把名牌鞋子寄到阿傑的工場,請他照樣造一雙同款不同色的用來拍照,阿傑的名字因此出現在雜誌頁尾不顯眼的位置。可是熱愛時裝的有心人還是找到了阿傑。荒廢醫院附近開始有名車停泊,為的就是要找阿傑訂製皮鞋,在90年代初期,名車在倫敦東區是不常見的。

阿傑的其中一位顧客是Tamara Yeardye,她來自一個富有家庭,也是個時裝狂熱愛好者。某天她找阿傑造鞋後忽發奇想,覺得以阿傑在時裝圈的名聲,覺得由阿傑當設計,再找意大利工廠生產,這樣或許可以打造一個高級鞋屐品牌。到了1996年,Tamara與阿傑終於簽下合約,阿傑每季會為品牌設計一系列鞋子,品牌的名字就是阿傑的英文名字。

阿傑的全名叫周仰傑, 英文名是Jimmy Choo。

source: The Jimmy Choo Story

二月過去了,這個月在看書方面的成績不錯。剛過去的一星期讀了一本好書-《The Miracle: The Epic Story of Asia’s Quest for Wealth》。

在1950年代,亞洲國家經過第二次世界大戰洗禮或剛擺脫殖民統治。這些國家正值百業肅條,民生無以為計。只在60多年後的今天,我們先有亞洲4小龍,金磚4國亞洲又佔了兩位。在1981年東亞有80%人口每天的收入只有$1.25美元,在2005年賺這個數目的人降至18%。不要以為全世界的貧窮人口在這段期間都以同樣的速度下降,在次撒哈拉非洲地區(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的整片大陸)每日生活開支少於一美元的人口就沒有多少改善。此書探討到底亞洲有什麼個人之處使其在60年間
迅速發展,成為世界不能忽視的力量,甚至使21世紀成為亞洲的世紀。

作者Michael Schuman認為「人」是成就亞洲奇蹟的主要因素。作者用了13個章節介紹了13個對今日亞洲地位影響舉足輕重的人物,以這13個人物的故事描繪亞洲崛起的藍圖。

我從沒有修過經濟科,《The Miracle》用字淺白,沒有大拋經濟專業術語,使我此等經濟白痴也能看得津津有味。作者透過朴正熙﹑李光耀﹑鄧小平﹑馬哈迪﹑蘇哈托﹑辛格這5位政治領袖的生平軼事道出南韓﹑新加坡﹑中國﹑馬來西亞﹑印尼和印度如何發展至今日的成就。也引用了Sony,Hyundai,Lenovo和長江等國際知名企業的創辦人的奮鬥故事反映當時的政策對這些當時還是小企的正面和負面的影響。十三個人物的故事環環相扣,突顯出亞洲的發展與全球一體化的緊密關係。

書中的國家發展進度不一,有些自1997亞洲金融風暴後一蹶不振,書中亦分析這些國家最大的問題在於政策的方向從經濟發展到起飛沒有太大改變,政府並沒有因為環境改變而調整政策。政府補貼,過於寬鬆政策促使過度借貸,產生了泡沫經濟。這些描述讓我不期然想起現在的中國。希望中國當局能以前者為鑑,不要步亞洲國家經濟爆破的後塵。若然中國這條巨龍患上感冒,恐怕其他國家也不只會打噴嚏那麼簡單,香港到時恐怕也會唇寒齒亡。

在農曆新年假看完了兩本有關中國發展的書- 《The China Price》 (中文版為《中國價格》) 和《中國撼動世界:飢餓之國崛起》(原著名為《China shakes the world, the rise of a hungry nation》)。

無獨有偶,兩書的作者都在英國金融時報工作,我自己也是在寫此文時才留意到。我先讀《The China Price》,丹尼見我讀完便介紹我讀《中國撼動世界》。前者集中說中國蓬勃的出口業背後各種社會問題和矛盾, 後者也談到同樣課題,但也寫到中國崛起後帶給其他國家的震盪和與一些大國之間的角力。

一月初《經濟學人》指出2009年中國把德國擠下去,成了世界最大的出口國。歐美得大國都譴責跨國公司使用中國的血汗工廠替其製造商品,卻又一邊享受著中國製造的廉價貨品。這些人要求跨國公司提高和改善中國工人的待遇,並查驗工廠以保証它們合乎標準,但又反對增加商品的零售價格,這成本就落在本來已無太多利潤可圖的廠商。為了解決這問題,廠商唯有建立一座模範工廠,偽造工人上下班的紀錄好通過驗廠。但模範工廠背後往往還有影子廠,即沒有跟市政府登記,而買方也從不知道這些影子廠的存在,更遑論知道自己的貨物是由這些影子廠製造。沒有正式登記,這些影子廠的工人沒有勞保保障,經常長時間工作。這令人不禁反思,驗廠,到底是幫助或是害慘了這些工人?

出口業是其中一架拉動中國經濟發展的馬車, 它推動了中國發展,也為中國帶來巨大的危機。數以億計的外省工人到了城市都渴望找到工時長的工作,好在短時間內賺最多的錢回鄉。(留意這正好跟外國公司的要求相反)但長時間的工作和惡劣的工作環境,加上工人的無知和廠商的無良,工業安全在中國一直不受重視,以致意外頻生和大批工人得到職業病。(如很多煤礦和寶石加工工場的工人都染了肺病) 這大大加重了中國政府的醫療負擔,而且工人因為得不到合理賠償聚集起來便容易引發社會動盪,這是中央政府最不想見到的。

另外中國的工廠嚴重污染環境,除大大破壞中國的生態環境外,歐美各國亦有所警覺。”哈佛的大氣化教授丹尼爾賈伯利(Daniel Jacob)進行了一項研究,他追蹤新英格蘭上空的用髒空氣,結果發現宅它來自中國。之前哥本哈根會議各國向中國施壓弄得不歡而散不是無跡可尋。

當然,最使其他國家人民記恨的是中國大量廉價勞工使很多公司把工作外判到中國,直接令這些人丟了飯碗。大量人民失業使這些國家不得不實行保護主義,好平息國內日益高漲的不滿聲音。加上,中國對能源的胃口是巨大得難以滿足,各國已對中國爭奪資源的姿態感到非常不安。

中國從70年代改革開放以來發展迅速,身在香港的我們對此更是感受至深。我們逃不過中國崛起的影響,絕大部份是港人更是在享受其成果。可曷我們除了知道自由行狂掃名牌商品的本事外,對其崛起的原因,正負面的影響,對世界的衝擊又了解多少? 上述兩書或許能給你一個較深層的答案。

在浦東機場的書店買下這本書,大陸火紅的電視劇「蝸居」就是改篇自此小說。

小說圍繞著海萍與海藻兩姊妹。三十出頭的姐姐海萍與丈夫蘇淳大學畢業後決定在上海這個大都會建立小家庭。夫婦二人最大的夢想是於上海置業。可是幾千元的薪金始終追不上樓價,海萍不得已要把孩子送到家鄉給父母養好節省開支,自己與蘇淳則每天在上海吃清湯麵過日以盡快儲得首期。後來海萍發覺住在鄉間的兒子日漸與自己生分,買房子變得刻不容緩,唯有逼丈夫啃老(問父母拿錢),自己問妹妹海藻與父母借錢作首期。在巨大壓力和毫無交際的生活裡,海萍與丈夫漸生嫌隙,感情面臨衝擊。

當眾人認為海萍是因為虛榮才急於置業,只有妹妹海藻明白她為她說話:「那個房子,對她而言,不是生活的裝飾品,,卻是必需品。如果沒有房子,她就不能接兒子一起住,她就不能和兒子在一起。」海藻因為男朋友小貝不理解為何為了姐姐的事連預備結婚的錢都借出去,背著疼愛自己的小貝搭上有權有勢的市委書記秘書宋思明搭上,開始是因為宋秘書能幫助姐姐渡過難關,後來海藻愈陷愈深,情況最後到了不可收拾的局面。

蝸居的對白情節就是內地大部人的心聲,故事描寫現在內地的樓價高企、婚外情、貪腐等熱門社會問題。內地人的薪金雖不斷提升,但升幅遠遠追不上房價,問題在上海北京等地更為嚴重。平民百姓買房子都要節衣縮食才能儲得首期買城市週邊的房子,海萍看中又負擔得起的房子想打電話給丈夫,才發覺自已在江蘇省(鄰近上海的省)電話網絡社裡,因此感到啼笑皆非。現在房產廣告都把樓盤定位為豪宅,大賣尊貴,貴族等概念。其實, 著羅大眾需要的都很卑微 – 交通方便,近上班地點,有超市菜市場學校和一般民生所需。今天城市只需要尊貴的人,其他餘的只是這些人們的踏腳石,讓他們富者愈富。貧者想買房子是貪慕虛榮,不自量力,是勞碌半生當房奴的原罪。

不論上海、香港,甚自全世界的大城市的居民對此該感同身受, 但對問題又感到無力。不買樓怕被邊緣化,心裡總不踏實,買了從此財務自由盡失,幾十年為地產商奴隸,還怕一天失業前功付之一炬。結果買與不買都是惶惶不可終日,城市人真的不易當啊!

談到Guernsey是因為剛看完的一本書- The Guernsey Literary and Potato Peel Pie Society。它的中文版沒有直譯原著的名字,改用故事主人公的名字,取名《親愛的茱莉葉》。

初次看到這書是在亞馬遜。當時它在文學及小說類暢銷榜的首位,看了簡介,幾個讀者的留言想訂購,但我在亞馬遜沒有戶口,怕要填那些瑣瑣碎碎的資料,便擱置了,只是那古怪的英文書名一直留在心中。 約一年後我在倫敦的書店看到這本書,二話不說便買了。我沒有在香港書店看到這本書,不過我很少逛英文小說的書架,所以沒留意到也不足為奇。

故事的背景是1946,二次世界大戰剛結束,歐洲各國頹垣敗瓦,百業代興。主角Juliet是倫敦一名專欄作家,三十出頭雲英未嫁。出版社將她的作品集結成書,頗受歡迎。Juliet正苦惱下一本著作的題目,一個來自Guernsey叫Dawsey Adams 的陌生男子突然來信為她帶來新的寫作靈感,甚至改變了她往後的人生。而Dawsey冒昧寫信給Juliet的原因竟是為了她賣掉的一本舊書。Dawsey在信中提到在德軍佔領時期因為一隻烤豬而成立的「根西馬鈴薯皮派文學讀書會」,Juliet 對這奇怪的讀書會名字感興趣,便回信請Dawsey告訴她更多讀書會的事和德軍統治下的Guernsey的情形。就這樣,Dawsey除了繼續與Juliet通信,還請其他在Guernsey讀書會的會員寫信給Juliet告訴他們自己在戰時的生活。信件紛至沓來,Juliet發現信件都異口同聲提到同一個人-Elizabeth。

整本書都用了書信形式,讀起來就像自己是那位收件人一樣。從每個角色的信件的字裡行間,你可以觀察到該角色的性格。該角色又會在其他人的信件出現,同其他人的筆桿來描繪角色,使故事中所有人都立體鮮明起來。信中還描述了島上居民動盪戰亂中的生活點滴,但它們不像大江大海那些讓人痛心的細節,反而多是居民怎樣苦中作樂,怎樣秘密救援從東歐過來的童工,也有一兩封為德軍平反的信,說曾受過德軍協助才得以保命。作者花了不少時間和心力搜集二次大戰根西島的資料,但資料經過她筆桿又少了幾分沉重,使讀者能以輕鬆的心情去了解戰時的Guernsey 和島上的百態。

根西馬鈴薯皮派讀書會員會定期見面討論自己讀過的書。島上大部分居民沒有受過太多教育,都是純樸的鄉下人。所有寫/印在紙上的文字於他們都是文學,所以他們在讀書會分享的「文學」是千奇百怪,除了世人公認的文學作品如《咆哮山莊》,《傲慢與偏見》等,還有自家寫的食譜,祖母留下的信件。Juliet 後來到了Guernsey, 看見那些藏在鐵餅罐幾十年署名O.F.F.W.W的信件, 才發現寄件人大有來頭,此處讓我也感到Juliet 發現這秘密的驚喜和雀躍。

一封又一封的信,藏著率真的友誼,人類互助的精神,女性的堅韌和含蓄婉約的愛情,看了會令人忍不住想到Guernsey看看Juliet看過的美好風光呢。

回顧一整年的事情一點不易,一時間要打開那記憶匣子的archive folders, 都不知從何整理,從何說起,像醒來回想剛做過的夢, 既近且遠。

朋友
這一年好像沒有認識太多新朋友,反而是「食老本」,跟不少曾經失了聯絡的舊朋友相認,當中有不少在相認後仍定期見面。重遇後我珍惜與他們見面的機會,這些失而復得的朋友是我付出努力賺回來的。世上沒有免費午餐, 特別是人與人之間的感情, 所有事情都得花時間和心思經營。

人長大了一歲,開始學會了與朋友保持一點距離,不像學生時代,事事掏空心肺地傾訴,也不會抽絲剝繭地探問對方的事。朋友有事傾訴便耐心聆聽,不把心事和盤托出也不用以為是友誼崩壞。人愈大心理負擔愈多, 需要的空間和面子也隨之增加, 學會相互保持一點私密是朋友長久相處之道。

姊妹淘又多了一人做了人太太, 年底還有一位當了媽媽,她是我們第一個媽媽呢。我們望著那個可爰的小人兒,不能不感嘆這就當了姨姨了。

就在歲暮最後幾天,一篇朋友的2009年回顧, 意外地解開了一個結了六年的結。

個人
寫自己一向是我的弱項。不敢自褒,不欲自輕,最後只能平鋪直敍這一年的光景。

我的身體一向不錯,零九年也不例外,頂多只是週期性不適或鼻敏感發作。感恩。
工作在前半年較忙,我在08年底轉了組,新的工作較適合我,做起上來覺得較得心應手。最印象深刻的竟是學會了用powerpoint。下半年工作算很輕鬆,整體來說是無風無浪,平平穩穩的一年。
這年我首次踏足歐洲,到了英國法國一遊,我喜歡英國,喜歡她的文化歷史, 喜歡她的花草樹木, 喜歡偷瞄穿著貼服西裝又滿頭銀髮的英國男人,覺得那是溫文儒雅的最佳演譯。 年初和年中分別到了上海,宿霧和台灣。三個地方我竟然最喜歡上海。可能是因為那時候剛看完《長恨歌》,把書中的場景融入現實的街道中, 滿街滿巷都充滿了故事性。

看了好些書,當中有些過目即忘, 有些看過後仍在心內千迥百轉。《Outlier》 易讀又帶啟發性,《 The Tipping point》 卻只有三幅被。《大江大海》令人揪心, 《執正中文》讀得津津有味,還有幾本大前研一,很多本亦舒的舊作,一些忘記了的,一些半途而廢的。

或許今年最大成就是開了這個網誌, 半年來仍能持之以恆地寫,還成功拉了一些朋友落水。

丹尼
即愛情。
這一年大家互相認識了解更多吧。08 年我倆相敬如賓,以禮相待, 這一年也是時侯褪下保護衣,流露真情。
在做人女朋友方面, 我的最大進步是學會表達自己不滿, 表達方式時而溫和,時而暴烈。出奇地我們倆是沒有正式吵過架, 這榮耀得全歸於丹尼, 他沒什麼脾氣,無論我怎樣發飉他也沉得住氣。到了我安靜下來的時候仔就會說「你不可以這樣發忟憎/發脾氣的,下次我可要生氣了。」如是者, 每次他都是「下次才生氣」,最後一整年他也沒有生過氣。這就是丹尼。

丹尼的工作需要經常出差,通常逢星期日晚便離港,星期五晚才回港,如果是飛到亞洲區以外的地方,週末就不能回來了。09年的Q3和Q4 他養尊處優, 很少出差, 加上年中搬了家做獨居男,我們相處的時間多了很多。他經常吹噓自己小時家貧要做飯做家務,自從他有自己的家後,我對他說過的話有點懷疑。

在2009年的最後一天我試著憶苦思甜, 這樣一件一件寫出來, 才知道這一年沒什麼苦澀。

原來我非不快樂, 還好,我一早已發覺。

週末才讀畢《執正中文》,今天便看到截取通訊及監察事務專員胡國興批評廉署的新聞。書中有一段關於「截取通訊」一詞,是政府博懵以之代替「竊聽」,以增強其合法性。

《執正中文》是陳雲繼大賣的《中文解毒》後的著作。兩書都是點醒港人如今中文如何受到西方語言蠶食,化簡為繁,喪失中文原來的簡樸之美。『拙著《中文解毒》,是斷症與批判,是書(《執正中文》)則是”中文保育”,是療救與滋補』。

聽說《中文解毒》多談政治,我對政治沒有興趣,所以選了《執正中文》。《執正中文》分甲乙兩部份。甲部份多談壞鬼政治公文,我不諳政治,所以讀得很慢。乙部主要談章法文法,因為經過甲部的訓練,習慣了書的風格和節奏, 加上有些內容是甲部的延伸,已有基本概念,讀起來得心應手得多。

陳雲在書中列舉不少例子, 說明我們日常見慣見熟的詞句,其實是一個個笑話:

『中共宣傳奧運的口號最先是”給中國一個機會,還世界一個奇蹟….要人給一個機會,give me a chance,是求饒之意,香港的黑幫也懂得此洋仔化中文,曰:「阿sir,俾個機會我啦!」…奧運宣揚的是各國平等的體育精神,中國要人家給一口個機會,自我貶抑過甚矣。』

『拙著《中文解毒》已有長文討論「共產中文」,然而北語南下,揮之不去,惟有持久抗爭,解毒不輟。….久違了的「搭建平台」、「打造優勢」之類的大陸暴發戶語言,又再登上政府講壇。更粗糙的,是「勢頭」和「刀口」之詞。…勢頭是介於兩者(走勢和風頭)之間)的北方俗語,類似廣東話的「勢色」,勢色不對路,便要走投,充滿江湖味。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教授陳家強新任經濟發展局局長….刊登了一篇粗文,題目是…︰〈抓緊資產管理發展勢頭,鞏固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香港的大學教授,要學講土幹部的語言,可謂自我作賤。』

此書解開了一個在我心中已久的迷團。閱讀內地的文章時,我總覺得文章難以理解, 每每要反複閱讀才能明白當中意思。我一度懷疑自己中文程度太差或是內地人中文修為太高, 現在發現內地人習慣把修飾詞堆在句子前頭,故此讀起來累贅難明。 書中舉例:

『《我方的歷史》是馬共領袖陳平謹慎推敲每個字眼及對許多事件仍有很大保留的自傳。』

陳雲分析原文意思,把句子分柝,改為『馬共領袖陳平以戒慎之筆,字字推敲,寫下自傳《我方的歷史》。然於諸事底細,言猶未盡。』,這樣看起來意思就分明易懂得多。

要執返正中文, 談文法語理。陳雲舉豐富又有趣的例子,如七十年代大陸火車上的標語

『為了保持車廂清潔,請把垃圾丟到窗外去』

, 令人看了會心微笑。書中又提到一些粵語”冷知識”,如老細和老竇的來源等,沒有以往學文法的沉悶乏味。

書一邊看,人一邊恍然大悟。原來很多我以為正規工整的詞句文章, 在陳雲的照妖鏡下是多麼彆扭,英語對我們的母語文化原來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影響。我們的英語是chinglish, 中文又受了西方語言浸蝕,兩文皆是不中不西。難怪陳雲在書中寄語:

『香港面對大陸壓境,有遭邊緣化之虞。…香港要在中國立定腳跟,港人必須保守文化優勢。除了英文水平之外,中文一定要比內地人更有修養,更平實,更達意,更優雅,令內地人肅然起敬。建設文代香港,乃香港前途之所繫也。』

腳毛指數

  • 510,128 條腳毛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Join 23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