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時事追擊’ category.

我: 「唉,如果俾我中左一億就慘嘞!」
丹尼:「點解呢?」
我: 「因為我餘生就要保守住呢個祕密, 會好大壓力。」*

*如果中左六合彩頭獎除了丹尼外我不會告訴其他人, 因為我怕人人都會幫我分析我應該怎樣花這筆獎金, 例如覺得我應該要住豪宅, 出入要坐頭等,因為我有一億身家云云。好煩!

丹尼:「中左你會唔會辭職一齊去環遊世界?」
我: 「但我要番工喎?」
丹尼:「仲番工?」
我:「係呀, 唔番工有咩好做? By the way, 你可唔可以幫我check 下我公司市值幾多? 他日公司想炒我既時候我可以馬上打個電話敵意收購公司?」
我:「仲有到時係咪要搵番間ibank 做融資呢?」(其實我開始唔知自己講緊咩, 只係o係度扮pro)
我:「定係M&A o個d野你幫我搞掂?」
丹尼: 「我幫你查左, 一億絕對收購唔到你公司, 連做大股東都唔得。」

無關痛癢資料 (所有資料未經核實!)
1.一個拿最低工資的打工仔, 以每月上班24日, 每日工作九小時計, 該打工仔需要打工一千三百七十七年方可賺到一億
2.聽說中六合彩頭獎的機會率為1400萬份之一
3.買一張必中頭獎的六合彩獎劵成本為一億三千九百萬元正, 若果不是一注獨得就死得很慘

羞家!認真羞家!直教占飛再次拿出中國禁書《來生不做中國人》一看而快之。

全球慶賀英國威廉王子大婚高舉的酒杯還未放下,中國便再一次淋漓盡致地發揮偉大的「山寨精神」。據說單單在蘇州虎丘,便有至少七百家婚紗工場沒日沒夜地趕製A貨凱蒂婚紗,不出幾天淘寶已開始預售;更離譜是,有八十後同胞索性複製「地踎版」皇室婚禮,招搖程度尤勝「我爸是李剛」,簡直就如高呼「我老媽是英女皇」!

Made in China的國產潮語就是「山寨」,源於一眾翻版商品,而此潮語最近因為一單平民婚禮而再次被熱抄,甚至引起國際關注。當國際報章都在大事報道這英國三十年來最大樁喜事而各國歡騰時,內地報章總會多人一個「角度」,不會抹煞任何彰顯強國「科研實力」的機會。淘寶在彰顯克隆技術,婚紗工場「拉長」甚至接受採訪,說三十年前仿製戴安娜的婚紗費了好幾個星期,但這次花十多個小時就複製好,還準備大量出口歐美,一幅「與時並進」的強勢姿態。問你服未?

南京江寧23歲新郎王學謙稱受威廉大婚啟發,花上5萬人仔老翻「皇家馬車迎親婚禮」,找來近五十鄉親父老陪他癲浩浩蕩蕩來模仿皇室巡遊,在大街招搖過市。兩位新人穿上王子公主裝坐在馬車接受親友祝福,夾道歡迎的當然並非紅鬚綠眼,而是國貨御林軍;鳴炮換來爆竹聲;駿馬也不是皇室的阿拉伯純種馬,而是農村用來搬貨的混種馬;連御林軍腳上穿的也非真皮長靴,是疑似賣漁勝腳踩的黑膠水靴,令事件更添上一抹「膠」味。似乎,「招搖」並非「權二代」、「富三代」的特權,而且見怪不怪,甚至到了醜人多百怪的地步。

文章擷取自5月6日信報副刊占飛專欄

Picture from Google images

一百個觀眾看royal wedding, 可能會察覺到一百個不同的細節來。婚禮攝影師Simon the photo 在 facebook page 這樣寫道:

有無人可以答到我:

點解平時d新娘未行到入教堂,d頭髮已經跌晒落o黎,又要搵個花球頂住個頭紗都唔掂,但點解皇室婚禮,頭先落車又大風,又冇化妝師係旁邊,但個髮型重可以咁靚?

其實我不太懂Simon說花球頂住個頭紗這一點, 不過看了網友對狀態的回應及建議頗有得著, 當中有些回應是來自新娘化妝師, 我把她們的答案概括如下:

1. 皇冠把Kate的頭髮箍實, 使頭髮不易散亂

2. Kate 的劉海夠長, 不是散散碎碎, 也是令髮型容易保持的一個原因

3. Kate 沒有轉髮型, 故此可用大量髮型產品把頭髮定型, 不用怕會因頭髮太硬而影響下一個造型

4. 頭紗輕且軟,沒有壓扁髮型

各位準新娘可參考一下。

幾個小時後便會出現350年來第一位平民嫁進英國皇室的皇妃。不少朋友都對婚禮引頸以待, 連日來電視台也播出有關王子和準王子妃的特輯, 。我沒有特別追看, 也不特別渴望看到婚禮的現場直播。反正往後幾日所有媒體都會鋪天蓋地的刊登片段和照片, 戴妃30年前的婚禮片段至今亦經常在報章雜誌看到, 如果不是英皇室的死硬fans, 又何必急於一時去看直播。 

我比較悲觀, 認為童話婚禮不一定帶來童話式的婚姻, 戴妃在大婚當日的青澀和婚禮的夢幻感很多人都歷歷在目, 她的結局讓不少人感到可惜。妻子本身已不易當, 做一個王子妃難度應會更高吧? 皇室裡吃人的禮教, 人民的眼光和期望, 以後舉手投足都受高度注目, 初享皇室待遇應該很過癮, 再往後才會記起皇門深似海。 

祝願這位王子妃婚姻美滿, 什麼時候也得到丈夫的支持。 

題外話一句, 希望王子妃真的會穿上3米長的婚紗和戴上皇冠。不是純粹因為美, 而是世上真正配得起這兩樣東西的新娘實在太少, 她有這樣的資格又錯過機會的話實在可惜。

311日本9級地震,本市市民看著新聞上的畫面無不震驚, 但始終針不是刺在我們自己的肉上, 除了有親友在日本或已計劃短期內前往日本的一撮人,普通市民自是有點隔岸觀火的意味。後來幾座核電廠接二連三爆炸,我們才警覺對岸場火有可能會燒到o黎, 大家不難感受到社會上由此引起的躁動。

我們開始收到真真假假的資訊, 昨天被人瘋傳有關bbc報導日本輻射將影響菲律賓的報導, 今天又被證實是假的。 市民開始撲日本奶粉和碘片(從香港電台訪問衞生署助理署長鄺國威醫生得悉. 碘片有預防帶有核輻射的碘被人體吸收作用)。身在日本進修或工作的朋友大部份都決定回港暫避核危機, 我和幾位朋友原本打算四月初到北京玩幾天, 現在也決定看定一點才買機票,因為北京比香港更接近日本,有點擔心到時核輻射會影響到北京。

也許一段時間後我們會發現今天的擔憂很愚昧, 對核輻射這問題很無知, 不過每個人也應該為自己的命仔負責。在外地出了岔子, 怨得誰?

星期日那則火上行新聞, 十多個受傷的人中,其中一個是我友人,他是應搞手的邀請而參加。她在醫院留醫時跟我通電話,告訴我事發經過。

 當天的參加者需要捐2500大洋才能參加這個燒燶腳板底的活動。活動開始先有導師講解火上行應注意事項, 然後所有參加者一起拗斷木條, 以表示渾身是勁。

 報紙話 : 「火上行的目的是要體驗生命的『無限可能』」

  火上行正式開始。據友人所述, 炭路長7至10步, 導師說要以平時走路的步伐和力度而行, 千萬不要彈跳 , 而且要有良好的心理狀態。參加者把導師所說記在心上, 拗完木條後自我感覺良好,便滿懷信心行火路了。

  一步是一鼓作氣 ,二步還挺得住, 第三步已燙到不行, 此時不得不把導師的教導拋諸腦後, 快步走完剩下的幾步。完成! 

 咦, 腳板底有點痛喎,沒事的,導師和主辦單位說行完有點痛是正常的, 痛楚會慢慢褪去。隨後的參加者也沒有停下來, 一個個照行如宜。 

一小時後,十多個參加者發覺腳板底的痛楚不但沒有減輕,而且愈來愈嚴重,開始有脫皮情況, 陸續出現大大小小個水泡。多個參加者相繼倒地 (因為不能用腳板站起來), 主辦單位事到如此才打電話召救護車,也因此吸引了一大群記者。

我問友人為什麼有一半人會絲毫不損? 她苦笑道大概人人的皮膚厚度不同,不過她在活動的前一天走了去修腳,磨了腳皮把腳板底弄得白白滑滑,可能也是受傷的原因之一。

 聽說很多參加者都是專業人士 (說到底用2500元換取一個踩炭機會不是人人負擔得起的),我在想他們覺不覺得這件事很滑稽? 又有沒有勇氣告訴朋友同事自己由挑戰生命極限變成腳板底燒爛?

「What were they thinking ??!!」這是我最想知道的。

思考這些的時候,不知怎麼我腦海出現了牛排碰到燒熱了的鐵板瞬間由鮮紅轉褐色的畫面,還隱約聽到牛排烤熟的吱吱聲。

祝吾友早日康復。

菲律賓事件碎了幾個家庭, 8位港人無辜失去生命,每當想起眼睛也會濕潤起來。 

幾天以來我從沒有在facebook和網上說過對這件事的心情, 有關當地警察的處事手法, 傳媒和facebook上的朋友都已作出不少評論, 我再罵再恨也無補於事,也還不了受害人一個齊齊整整的家。

昨晚和幾位朋友晚飯,席間提到這次事件,說到那位下顎受傷的傷者,有人提到「如果我是她,毀了容,我情願死了算。」聽到我真覺得痛心, 朋友你可意識到,這位傷者是死裡逃生,經歷過一場劫難才活下來。傷者的家人差點沒便失去她,從此陰陽永隔。 面對這樣的生與死, 為什麼這樣輕率地說出這樣的話呢?  朋友, 我知你沒有惡毒的心,但你可知道, 你的話輕賤了別人寶貴的生命.冒犯了為傷者活著回來而感到寬慰的人? 

面對遇難者的痛苦,我們可以做的不多, 我選擇盡量保持沉默,不以此事為茶餘飯後的話題, 不作輕率的評論,這是我對受害人的尊重。

西班牙隊長卡斯拿斯在用勝出決賽後接受記者女友訪問。本來寫了很多,又刪去了。還是讓你們自己看吧!

星期六朋友聚會.席間有幾位即將結婚的朋友,我好奇問他們會否罷吃魚翅,答案一如所料是否定的。原因也可以猜得到, 婚宴不要魚翅,最大阻力通常是長輩。老人家難免覺得人家賞面出席,沒有魚翅奉客不夠體面。香港人去飲宴的概念也是認為吃了魚翅人情才值回票價。
其中一位問我,「如果你結婚,你會辦一個無翅婚宴嗎?」

我想會吧。我要是結婚最理想是簡簡單單「食餐晏仔」就算。無可避免要做足全套的話我會提出不吃魚翅這個建議,不過如果老人家強烈反對,老實說我也不敢堅持。

昨天看報知道夏威夷立法禁止買賣魚翅,發覺世界各地真的開始警覺保育鯊魚的需要。

從網上找了一些資料,原來香港是全球最大的魚翅進口地,單是2009年便進口9千多噸,每年因為魚翅而被捕殺的鯊魚有8900萬條,不是認真去看,平日也沒留意數字是如此驚人。小時候很難得才有機會吃魚翅,通常也是跟拉著父母衣角出席婚宴才會吃到,魚翅成為人情回本之菜餚應是因此而起。不過近年吃魚翅已變得尋常,除了婚宴,不少喜慶節日也有機會吃到。加上內地經濟起飛,同胞們苦了這麼多年終於有好日子過,不讓他們魚翅撈飯他們怎會甘心。可見魚翅的需求只會有增無減。

吃魚翅在中國文化已是根深柢固,要進行保育殊不容易。不過保育鯊魚這個概念已在我們這一代慢慢建立起來,甚至有人發起「魚翅婚宴。人情七折」運動。我們這一代真正愛吃魚翅其實並不多,吃魚翅是實現「要有體面」這個概念居多,私下朋友們吃碗仔翅其實也一樣開心。我不是中堅環保份子,因為保育鯊魚而拒絕出席有魚翅的宴會或者扣起部分人情我暫時做不到,不過自己一家人吃飯也希望能盡量少吃,從自覺到由小做起。我承認我是軟弱,心裡暗暗寄望鯊魚能逃過一劫,在中國人的飲食文化更進一步前不會絕種。

看了新聞見到特首「起錨!起錨!」的叫口號,總覺得他的節奏有點不對勁,與口號本身的氣勢有點格格不入。

這讓我想起最近看過William Hung 在American Idol 表現饒舌那段片。(William於1:08秒現身)

是力不從心還是力有不逮?

最近這條youtube的片段,引來頗大回響。

相信片中主角是應屆中五會考生Ruby。片是她自己上載的,後來可能見負面回應居多又從YOUTUBE刪除掉了。不過有位「有心人」之前把片段下載了,所以片段才在YOUTUBE「復活」。片段內容是Ruby批評會考時監考員英文發音不準, 片中大部分時間她都以英語講話。網民紛紛抨擊主角的英語是五十步笑百步。我想,引起網民反感的是主角的bitchiness吧。 Ruby的英語水平只是個方便的借題發揮。

我一邊看片段, 總覺得Ruby故作bitchy。她的語調,舉止都像要模仿袁彌明般的講話風格但又學不精。 一個女孩上載這麼一段片段,一定是想引起大眾注意的。現在反應超乎她想像,錯在以個個錯的方式表達一個錯的題目。香港英語教師的英語發音怎樣大家心裡有數,Ruby指出的問題我不認為完全沒有根據的。不過問題在於她自己沒足夠斤兩就公然挑戰監考員/老師,使網民都只看到她bitchy的形象,而忽略了她提出的觀點。如果同一番說話由蕭sir來說我想網民的反應是會認同的。Ruby在片中一味調侃譏諷,又不能字正腔圓把句子讀出,得到今天的結果是可以預見的。如果她用了輕鬆幽默的方式才提出問題,大眾的反應應該不會如此吧。

小妮子算是上了一課,聽說她在YOUTUBE已公開道歉,不過自己也做過年輕人,道歉是為了平識眾怒吧。年青人總做過一些瘋狂事,我覺網民也無需太認真。口舌上放她一馬,讓她安心應付會考吧。

今年情人節花店生意大跌是意料之內的事。

我不知道世上惜花的女人有幾多, 但我肯定為面子而喜歡收花的女人更多。情人節撞正年初一,不用在辦公室與女同事們一較高下,女人們就省得拿著那幾磅重的花束遊街,男士們又樂得省回那一千幾百元買花。

有些男士誓要讓女友奪得這個一年一度的采頭,就像醒獅一定要「食」到那棵生菜那樣,在情人節前的最後一個工作天送花到女友辦公室,女友們又急不及待替花束拍了一輯沙龍放上facebook回應男友美意。到底為什麼要提早兩天送花呢? 為什麼不在情人節親手把花奉上? 整場show的底蘊不說自明,總之男的不怕老土,務求讓女友在office盡領風騷。

話說回來,我沒有在情人節收過丹尼的花。去年我們在上海,看到街上賣花的,他問我要不要,那些花束的包裝真的讓人耍手兼擰頭。今年我預早囑咐他不用送花,受過多次典型女人口是心非的苦後,他半信半疑地再三跟我確認「真係唔要?」

收花確會讓女人開心一陣子,王迪詩早己揭開女人的陰暗面. 道出女人浸在同性羨慕甚至妒忌的目光時都會很high。世上總有女人不特別喜歡收花,但也不會到討厭收花的地步,討人厭的通常都是那位送花人。不過不知怎樣在香港送花好像很大件事, 一要大,二要誇,一紮12支主花,還有其他用來襯托的花花草草葉葉,再要添顏色紙羽毛甚至金莎等,誇張程度直逼花牌。外國人送花好像沒有這麼大陣象,在街角的花店買一束花,用啡色的薄牛皮紙包好,就是一束簡單美麗的花呀。我們卻偏要把花弄得不三不四之餘,又使花店有機可乘令價格貴得咋舌? 要把花插好還得拆走一大堆垃圾!

送花本該是一件簡單隨意和人人負擔得起的浪漫,一種不讓男人買得肉痛,不使女人拿到手痛的浪漫。

這次拍攝工作其實是為了爭取在梅窩區內復辦中學。當中牽涉到的中學的校舍,就是今年6月弄得滿城風雨的南約區中學。沒有印象?這就是正生書院要求要遷入的校舍。

可能你也像我之前一樣, 對正生遷校事件的模糊印象是「一班野蠻梅窩原居民歧視想改過自新的年輕人」。這次到了梅窩使我了解多一點事件始末 –梅窩有一間空置數年的中學校舍,就是上述的南約區中學。正生書院在芝麻灣的校舍收生遠超上限,故此提出遷入空置的南約區中學,引來梅窩居民憤起反對。

正生書院學生默默流淚,忍受梅窩居民辱罵的畫面,不少人應該還歷歷在目,包括我自己。我相信這也是傳媒想得到的效果,當天梅窩居民一聲聲的「吸毒仔」和粗言穢語也正中下懷。 一邊是學生忍辱負重,一邊是居民的謾罵,哪一方較易得到人心不用多說也知道。

這一仗,梅窩居民確是輸了。引用當年曾協助調解麗晶花園住戶抗爭興建愛滋病治療設施的中大社會學系副教授陳健民的話:「要吸引傳媒報道,除了平日多與傳媒保持良好關係外,更重要的是要為傳媒提供有價值的資訊或戲劇化的場面……只要在傳媒前表現謙和、克制、理性,甚至是受害者的形象,足以與居民激進、橫蠻、咄咄逼人的形象造成強烈反差。」

我不敢說梅窩居民當中沒有歧視正生的學生, 沒有因擔心該區的樓價受影響而反對正生遷入。但當中有一些人反對的原因只是希望子女能在原區升讀中學, 要求其實很卑微。南約區中學是梅窩唯一的中學校舍, 2004年因收生不足遭殺校, 當地居民往後一直向政府申請重新辦學,申請將學校轉為「一條龍」營運,結合梅窩及貝澳兩所小學, 為區內學生提供中、小學一條龍升學服務。而學校亦會開設國際文憑課程,滿足外籍學生需求,可惜費用要4000萬元,教統局認為太昂貴,拒絕了建議,事情一直被擱置。

直到正生加入「戰團」申請遷入南約區,居民才發覺爭取復辦中學是刻不容緩。由於外界在此時才留意事件,便有了生人霸死地的印象, 以為梅窩居民是因為反對正生遷入才要恢復辦學。

學校,還要走多遠才到?(照片版權為DARKNIKO所有,請勿擅自轉載)

自殺校起, 梅窩的大概一百名莘莘學子便得跨區上中學,每朝5點多起床, 搭車又搭船到市區上學放學, 一來一回至少三小時, 大大影響學童的作息,學習和社交生活。現在政府先滿足外來者正生而漠視「內需」,難怪梅窩居民憤憤不平。要梅窩居民真心接受正生,使正生學生能如在長洲般融入該社區,政府當處理正生的問題同時,為梅窩提供適合該區的教育。

正生的浪子回頭自是金不換, 讓區內學童提供他們應得的教育設備也是政府不可推卸的責任。希望政府能加強與梅窩居民和正生溝通,尋求雙贏方案,不然受苦的還是正生和梅窩的學生。

照片來自8月3日太陽報,報導逾千梅窩居民在8月2日的遊行,爭復辦南約區中學

重溫曹仁超的「勢」。

丹尼,前車可鑑,你好落實請普通話老師。

剛認識丹尼時聽到他的同學都叫他阿茅,便問他的同學們此名從何以來。

得到的答案是”佢踢波茅咯!”

不知道他的茅招能否與此美國少女足球員一分高下?

拍拖後我到過球場幾次看丹尼踢足球,其實他尚算君子型,是見到球射過來便盡量避開那一類球員。加上之前曾經斷腳,跑也跑不快。說他茅,實在太過獎他了。(拿,兜了一個圈幫你講好說話架!)

曾特首的第五份施政報告出爐, 今早收聽三家電台聯播的行政長官施政答問phone-in節目。第一個接通的電話是這樣的:

“我認為樓市應該壓抑一下。我自己是醫生,我男朋友是律師,我們打算結婚買樓,但我們是專業人士都買不起市區樓,因為樓價實在貴到不行….”

在香港,是草根或是中產, 銀行存款是一百元還是一億,都是窮人。

15ch7p301pc174-i0

甘乃威愛上女主播的劇目全城哄動,男主角遭全城圍剿,何俊仁由首次開記者會當天的同一陣線到今天一句”或許改變甘乃威毋須辭職的立場”, 甘乃威的政途岌岌可危也。

我是政治白痴,甘乃威屬於民主黨也是事件發生後才知道。我最有興趣的是記者會前的24小時,甘的太太是如何渡過。那夫唱婦隨的記者會,讓我想起希拉莉,袁詠儀,郭可盈,和何偉途/謝天華/馬德鐘等人的太太。一入名門深似海,嫁進名人明星政客家門的媳婦們,是否都得擁有一份堅韌的忍耐力才能勝任?

到底是誰把事件通知甘的太太?是甘乃威本人?想做訪問的狗仔隊? 還是何俊仁? 當聽到丈夫做了越軌行為心亂如麻,還來不及弄清事件真偽跟始末,家未齊,便要出來面對天下,公演那場省不了的十字緊扣。在這個讓女人難過又難堪的時刻,我真想問”甘太,這場戲你有想過罷演嗎?”

State of Play 有一幕,飾演已婚國會議員Ben Affleck被指與跳軌自殺的研究員有染,演記者兼Ben Affleck好友的Russell Crowe 天致電事後一直沒有露面Ben的太太,想說服她出席記者會。Ben的太太問Russell為什麼她還要幫出軌的丈夫。Russell簡單而沉重的說了一句”你不去,你老公會死得很慘。”

可惜的是,甘太把十字緊扣這一幕恰如其分又背著良心地演好了,甘乃威卻仍有可能死得很慘。

愛上女主播的男主角不易當啊,這套韓劇的男主角也因女主播而送命。

丹尼你也不要太難過了。

美國原來有150萬學生是在家接受教育(home schooling),佔適學年齡人口3%。當中佔大部份是因為宗教理由,美國公立學校都是無宗教,私立的家長又未必能付擔得起昂貴的學費,再加上很多虔誠和較保守的教徒都是’多產’家庭(他們認為孩子是神的恩賜,傾向不避孕)所以這些想灌輸宗教價值觀的家長便讓子女在家中學習。當然不是所有家長都是因為宗教,有些是因為認為學校對子女有壞影響如濫藥和學生欺凌,有些是因為學校未能為智能正常但行動不便的學童提供足夠的支援,有些則是因為子女是資優兒童,與一般的學校課程不配合。

在香港不讓適齡子女上學是不合法的,印象中在我的中學時代香港有一個爸爸因為不滿教育制度所以決定對女兒進行在家教育,結果政府部門干涉,要求爸爸盡快安排女兒入學。在不少西方國家如美國,澳洲,英國都容許在家教育,好些更有指引及管制,以確保學童有機會接受所需教育和能與高等教育課程銜接。

在家教育的好處是孩童能得到更多照顧,大大提學習的互動性,不像大班教學,老師難免顧此失彼。家長也能因應子女的資質因材施教。但這種教學方式現時未為社會廣泛接受,有人擔心學童會否因為不上學校而影響其社交能力,而且家長亦要確保自家課程能配合公開考試,說到底,要入高等學府,孩子們還是要通過傳統門檻。

我在幻想,如果我為我將來的孩子home schooling, 我家勢成為全港最多假期的學校:
-今日起不了床,休學一天
-孩子生病,休學一天
-老媽生病,休學一天
-老爸生病在家,乘機休學一天
-昨晚跟你老爸吵架,心情不好,休學一天
-今日月事來潮,心煩氣燥,休學一天
-咦,天氣很好,不要呆在家裡,出去跟陽光玩遊戲,休學一天
-寶貝仔,今日這裡那裡大減價,老媽要請假掃貨,休學一天
-你個衰仔可不可以用功點? 功課不做書又不溫,我不教了,你等做乞丐啦!休學一天

延伸閱讀1-在家教育可以嗎?
延伸閱讀2-Harvard forcing homeschoolers to ‘Fit In’

跟同學聚舊,談論到書展跟O靚模,當各女同學評撃意淫寫真不應入侵書展之際. 在座一位男同學突然很認真的說:”不過Kama真係好靚。”

O靚模被群起圍攻,我懷疑,那是因為女人的不安感。

O靚模有幾分姿色,有誘人身材,肯博肯露,擺明居馬直接了當的cheap, 為上位為爭取機會她們願意派奶派牙膏。我們這些”良家婦女”, 從小被灌輸”做女人要矜持才會矜貴”,經常性習慣性地給男人下馬威,在男性眼中都是高傲,自負的港女。在男女關係上遇到漂亮又主動的O靚模情敵,我們應該會輸九條街。
chrissy

令人更擔心的是在街上不難找到有O靚模質素的女人。她們是有姿色,但也是幾分而已。如果男朋友們說他愛死李嘉欣徐子琪張柏芝,我們的安全感不會動搖半分,我們深知世上沒有多少女人有她們的美貌。就算有,她們要的人應該不會是我們的男人,所以男人們搭上這些美女連門兒都沒有。遇上O靚模的機會率要比遇上天姿國色卻要高得多,避開了一個還有很多很多個。O靚模發功,男人們能抵擋這誘惑嗎? 我們不知道。

所以我們得先下手為強,先為男士們洗腦,告訴他們O靚模只得個殼,喜歡他們就是tasteless。當然我們不會告訴你反O靚模的真正原因,是因為我們要為你們安裝anti-LangMo 軟件,防止O靚模類女性入侵我們的關係。

書展終於曲終人散。今年O靚模在書展發光發亮,令書展比以往更受人注目。

O靚模們的寫真集都經過審查才能在書展售賣,沒有犯法,我們沒有理由阻止。社會大眾都咬牙切齒認為書展不應該售賣意識不良的寫真集, 與”只有個樣同個胸”的O靚模割蓆才是王道。但這些讓我們這麼不屑的寫真都能在書展大賣,反映了這些被認為沒有內涵的讀物深受港人歡迎。一齊都是市場主導,沒有這樣的市場需求, 人家也不會冒險投資出版這些寫真。要怪,只能怪我們自己不爭氣。

新聞訪問參展商,我沒有聽到很多關於O靚模進駐書展而感到不滿,他們認為O靚模能吸引不同層面的客人。書展都是一門生意,人家花這麼多錢,一個正方形的攤位要萬多元租金,大型的參展商都會一口氣租幾個攤位,加上人工,搬運,佈置等費用,六位數字的成本應該走不了。看了訪問,大多參展商的目的旨在散貨,愈多人入場他們就愈高興。O靚模會否對閱讀風氣做成負面影響,我在訪問中看不到他們有考慮到這個問題。

既然有人想買,有人願意賣,其他相關的人士又不介意,我們又何必硬要站在道德高地上枉作小人? 沒有精品,沒有明星,沒有寫真, 我真懷疑書展在香港還能辦得成嗎?

Miss Angelababy

很多政界人物想趕上潮流,利用社交網路作為與市民/人民溝通。其中奧巴馬是一個很成功例子。他的形象讓人覺得他跟 Web 2.0 很匹配,是屬於Web 2.0 潮代的。

但不少政治人物在還未充分摸索社交網絡的要門,做起來總是力不從心,拿捏得不準確,往往未能取悅大眾之餘,更鬧出不少笑話。

前未來戰士,現任加州州長阿諾舒華辛力加最近就在Twitter 上載一個關於他答謝加州市民提供減省州政府開支意見的片段。本來那是一條普通不過的片,只有27秒,不可能出什麼大錯。可是這個州長在片中離奇地揮舞著一把大軍刀,令所有觀眾都感到莫名其妙,認為他無無謂謂,失了一位州長的風範。
Schwarzenegger

馬英九早前在總統府的網站加設了治國週記, 分享他的治國理念施政方針等等。說是週記,想是每週將政府的最新動向帶給台灣民眾。怎料卻給網民發現馬總統一早把到8月初的片都預錄好。

G小姐轉寄了一篇關於馬英九”治國週記”的博文,名為”十個給馬總統治國週記的不專業建議”。 詳盡分析了為何奧巴馬政府網頁的優勝之處和馬總統週記的敗筆。內容有趣,節錄其中一段給大家看。

6. 能不能找會拍的人來拍?

Mayingjiu

obama

人家說,要比就要跟好的比,所以我們雖然知道美國國力雄厚,但臺灣在科技海灘或是網路浪頭上也應該沒有輸給人家太多,所以我們個搞得網路週報也該要以不輸給他們太多為目標。但我們來看看,首先影片的品質,人家美國佬提供的是HD品質的影片,拍攝背景呢,有淺景、有深景,打光呢,柔和中不失嚴肅,親切又不失權威,反觀臺灣,我們的馬總統,椅子要不是很高級,就不要拍出來給別人看,白色襯衫配上淺黃色椅套,這算哪門子配色技巧? 背後的窗簾更是糟糕到不行,極醜無比。旁邊的花我是不懂,但是這樣的疏鬆的一盆,是算高雅嗎? 至少我不這樣覺得。

找魏德聖來幫總統府拍個五分鐘不到的影片很難嗎?

為什麼人家法國就懂得找蔡明亮去羅浮宮拍電影,我們就不懂得找魏德聖來總統府拍短片? 我也知道要「每週」把魏導請來是不可能,但先拍個範例,之後請助理如法炮製維持下去,這樣會很困難嗎? 魏導演如此愛國、愛臺灣,難道會不願意嗎?

7.能不能請個人來幫忙造型一下?

白襯衫沒打領帶,很好,很親民,向蔣故總統經國先生借鏡,是很不錯,很值得感佩。但是拜託,他們那什麼年代,現在什麼年代,現在是人家總統都要穿訂製西裝的年代,平時可以節儉很好,我看過很多報導,也十分佩服馬總統可以如此節儉地做總統,這樣的個性,確實有望能夠再造臺灣經濟奇蹟,但是拜託,拍片的時候,穿個西裝打個領帶,然後把小蜜蜂藏好總可以吧? 更重要的是,難道你一定非要簡樸到讓白色背心;總統的內衣隱隱約約地暴露在全國人民還有全世界的網民的眼前才可以嗎? 要做這些真的很難; 很不願意嗎?

蔣故總統經國先生是很親民,是很簡樸,沒有錯,但我相信您比我更清楚,當他開啟簡樸的風尚之前,可是愛玩得不得了的紈褲子弟一枚,幾乎可以說,他的簡樸之風,是為了順應當時的時代所需,而創造出來的。現在,2009年,已經不是那樣的年代,甚且在那樣的年代,蔣經國可以為了國家,為了人民,為了時代的需求,從不簡樸,轉變為「對外」很簡樸,那麼難道馬總統就不能為了國家,為了人民,為這個時代,而從原本的簡樸,轉變為「對外」很有格調嗎?

按此看原文

這星期到過銅鑼灣和旺角,發覺這兩個地方滿佈了Crocs大頭鞋的散貨場,在時代廣場到那兩層高的Giordano的短短路程已有三間。百多二百元的鞋,在這些散貨場賣30元。

到昨天看到新聞,才發現散貨場賣的可能是真貨。

crocs1

華盛頓日報日前報導Crocs因過度擴張令財政出現問題,早前已裁員二千人,現正面臨倒閉危機。大頭鞋是Crocs起家的款式,幾年前布殊和很多荷里活明星穿過,熱爆全球。

大頭鞋卻未能討好時裝界,更被評為”fashion disaster”,在07年被雜誌Maxim選為男士最差劣產品的其中之一。卓韻芝也曾在她的著作”孔子的敵人”說因為看到自己的偶像阿爾柏仙奴穿上這對醜怪的大頭鞋而感到很失望。我自己並沒有穿過大頭鞋,不知道它有多舒適。想穿得簡單舒適時我可以穿涼鞋flip flop,想斯文便穿平底鞋高跟鞋,加上它的怪型怪相,我不知道在什麼場合能排它出場,所以一直沒有擁有它的慾望。

Crocs的起跌都是老掉牙的情節-2002年推出市場,鞋非鞋,涼鞋非涼鞋,創造了鞋的一個新種類。輕巧防水,任何天氣皆宜穿著,再加上明星效應令Crocs大賣。於2006年上市,成為鞋業史上最大的IPO。 集資成功便大力擴張生產以應付強勁的銷售增長。接著是花無百日紅,Crocs的熱潮退去。加上鞋子不易破爛,沒有rebuy的需要,令對Crocs的生意帶來很大的負面影響。現在產量過剩,大量存貨囤積,負債累累,公司財政陷入危機。

你說,既然它有大量”賣唔去”的貨品,加上銀根短缺,把囤積的貨品賤價賣出,收不回成本也起碼省回儲存的地方和租金。可能真的可以以30元買到Crocs的真貨!

華盛頓日報報導原文: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p-dyn/content/article/2009/07/15/AR2009071503672_2.html?g=0

我得承認, 我從來不是mj的fan. 因為我沒有真正認識過他。

他大紅的時候, 我還是個丫頭, 只會留意本地的四大天王。到我會接觸外國的娛樂圈消息,那是mj跟孌童官司糾纏的時候。mj是個有才華的人,這是無容置疑,我是心悅誠服的認同。但如果因為他離開人世而突然成為他的big fan, 高度讚揚他的歌藝舞技, 一一為他孌童,整容的傳聞辨解,甚至合理化,進而將他神化,急著跟他拉關係, 這不是跟那些失蹤多年,突然在喪禮出現認親戚的人有點相像嗎? 說是懷念,欣賞這位一代巨星, 說穿了只是為了趕上bandwagon.

同學S在facebook 的post了以下的說話:

「當一個充滿才華的地球人與我們一起生存的時候,我們把他當成不同的異類,甚至當成外星人。」

「而他離開的時候,我們才迫不及待的為他平反,拉攏他早已遠去的靈魂,歌頌他再也聽不到的華麗詩句,人類,真的令人感到哀傷。而那,竟然是我們人性之中共同的破損。」

by 阿信,五月天

送你一首mj還是Jacksons 5時的歌-Ben. 其中的歌詞是 I used to say, ‘I’ and ‘Me’, Now it’s ‘Us’, now it’s ‘We’. 或許這就是在這幾天變成mj fan的人的寫照。

不要看輕女人。女人能載舟,也能覆舟。

此刻副教育局長陳國維跟即將執掌英國情報機關軍情六處MI6的John Sawers對此應該感受至深。前者的老婆在教育局要求全港小學及幼稚園停課下向兒子的學校要求舉辦私人畢業禮。而阿Sir Sawers 的老婆忘記自己老公的敏感身份,在facebook的透露了自己的住址和度假資料,又公開了家人的照片,更以MI6處長代號「C」介紹她老公,讓世人通過web 2.0的力量,不費吹灰之力就知道最高間碟機構的頭兒的身份。

這兩位太太想必proud of 老公的成就,每天沉醉在幸福家庭的夢幻中,洋洋得意。一不留神便鑄成大錯。身份由幸福阿太成為無知女人。

我不得不對這兩個男人動了惻隱之心。正當事業如日方中之際,工作岡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多年的努力就這樣給家中嬌妻手的無神神粉碎。對記者對上司對下屬還不能公開指責這個罪魁禍首,只能硬著頭皮應對。背後更會被視為御妻無術,被人笑到面黃。名副其實啞子吃黃蓮,堪稱男人最痛。

龔如心爭產案鬧得熱烘烘,陳振聰的”掘窿是兩公婆的遊戲”,”估唔到如心咁愛我”順利霸到頭版。昨日到陳振聰的太太出場,報紙上的照片看到她穿戴貴氣,隔離的標題卻是”我不恨錢”(廣東話的”恨”可解作稀罕)。

我沒有太留心這單新聞,一般看完標題就不再看下去,反正看到標題也猜到內容的8,9成。有一次看到陳振聰說為了取悅龔如心而特別安排女兒在龔如心的生日出世。心想,這個男人真的願意為錢連子女也會出賣。他的女兒知道了這些,以後怎樣面對朋友。自己的生日是爸爸為了取悅情人而定的。以後她還會為自己的生日慶祝嗎?

毫無疑問,那遺產是巨款,足以”幾代人唔駛憂”的款項。有了這筆錢,陳氏可以為妻兒提供富豪級的物質生活。但他的子女就要在別人的鄙視的目光下成長,就算入讀富家子弟學校,也不見得他們能夠融入有錢人的圈子吧。誰家想自己的子女跟靠與有錢女人掘窿而發達的家庭來往? 對於陳氏子女本身,他們又應該怎樣看自己在法庭上貽笑大方的爸爸?又會怎樣去建立正確的道德價值觀? 他們的爸爸為錢犧牲了他們平靜和諧的生活,他們的成長路注定是難走了。

腳毛指數

  • 510,128 條腳毛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Join 23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