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姿色份子’ category.

我不敢說悠閒的女人一定美麗, 但趕頭趕命的女人就一定不好看。香港女性不少身兼多職百事忙, 生活總是趕趕趕而有時做出一些不討人喜歡的舉止。

有一段時間我是坐巴士上班, 巴士每逢繁忙時間便十分擠擁, 也會有一條長長的人龍侯車。那時候我對一個跟我在差不多時間排隊的女士印象特別深刻, 她每朝也是急步走過來排隊, 希望憑那幾下急步能比同時也正前去排隊的人排前幾個位。有時巴士滿了不能再上客, 她便會從人龍中跑到車門,死命的嘗試擠上巴士門口的梯級上, 有時她會成功擠上, 有時會擋住巴士門使它關不上而阻礙開車, 車上等得不耐煩的乘客就會冷言冷語趕她下車。這樣說可能有點涼薄, 我覺得那女士的行徑很丟臉。

乘升降機時, 只要升降機門還未完全關閉, 那管空隙只剩下一厘米, 有些人都要拚了老命狂按鈕使門重新打開。不知是不是女性性子較急,我見到狂按按鈕的人通常都是女性。有次上班時在公司樓下等升降機, 其中一部已正在關門, 我便打算等下一部。突然有一黑影從我身後閃出, 猛按鈕使升降機重新開門, 那時才看清楚原來是自己的認識的女性。當時只好打招呼並硬著頭皮一起走進升降機, 也盡力逃避在升降機裡的人們的厭惡眼神。

雖然人生中總有無可避免的匆匆忙忙,但更多是因為生活習慣和性格使然。時間管理不夠好, 生活沒有計劃, 沒有耐性又不顧其他人感受。有些女人總像生活得很勞碌狼狽, 每天都像九個蓋掩十個煲, 老是抱怨時間不夠睡眠不足。其實只要時間安排好一點, 早點睡早點出門, 不要把約會或節目安排得密麻麻, 那自然能改善問題。我認識幾位在職媽媽,沒有幫傭也能把日常事務處理妥貼, 我知道絕不容易, 但並非不可能。我自己呢, 舉止也不怎樣優雅,但外出時也會盡力保持淡定, 盡辦法不讓自己趕時間。

當然, 努力賺錢也可解決問題, 有時候金錢真的可以買時間。有個高薪厚職的女性朋友告訴過我, 她過的生活並不怎樣,最奢侈的部份就是每天花百多元坐的士上下班, 這也是她工作其中一個原動力, 為的就是多睡一會和不用早上擠地鐵。

記得還是小孩子的時候跟隨父母去飲宴, 父母都會把我打扮得比平日漂亮, 穿一條溈漂亮的裙子,梳梳辮子 。 到了可以自己決定穿什麼的年紀我就不講究了, 覺得為去飲而裝扮很老土, 故此讀書時代大概是一副休閒裝束赴宴。到後來出社會工作後才慢慢懂得一點世情, 也因為有了薪水而有多餘錢買「飲衫」, 漸漸地出席婚宴也會穿得漂亮一些, 自己開心之餘也當替主人家高興。著好一點, 其實也是給主人家面子。

最近參加一個在酒店舉行的婚禮, 看到一個應是新人親戚的少女穿著內搭褲(legging)外加短牛仔褲。當時心想大概少女與我當年的心態是一樣, 然後突然覺得將來有機會做父母應該教導子女出席宴會的應有裝扮,這不僅是子女當晚美與不美的問題, 也代表家庭教養。我爸媽出席飲宴也會穿得好一點, 不是什麼貴價貨, 但至少是看得出來比平日隆重,這代表他們也認為「去飲」是應該穿得好一點, 但不知為什麼在我少年時他們沒有提點過我。

我工作的地方男同事們都只穿裇衫西褲,不用太正式。有一次同事在平日請飲, 我們大伙兒下班後一起到達場地, 在幾位領口鈕都沒扣露出白色內衣邊的男同事中,突然看見當中一位男同事刻意打了領帶。這是很簡單細微的一件事,   也不難做到,  但作為一個旁觀者的我感受到那位同事將婚宴視為一個隆重的場合, 所以也為此裝扮一下。又記得大學時期其中一課的教授在每一學期的第一堂和最後一堂必會穿起西裝打領帶,以前覺得沒什麼,現在回想起來便明白那是因為他重視他的課堂。

也許有人會說裝扮就得花費, 但我認為花錢在一兩件適合去宴會或重要場合是值得的, 而這些衣服也不一定很貴。我的「飲衫」都是連衣裙, 最平的也只是百多元, 是一全黑色的裙子, 加條珍珠頸鍊便可出門了, 簡單又隆重。

去飲看到穿休閒服的朋友, 當然也不會武斷地認為他/她不尊重新人。不過真的穿得太隨便的(如穿洞牛仔褲)就難免覺得對方不太了解出席場合的適合衣著, 有點不識大體了。

昨天我經歷了一個第一次, 讓很多女同事都震驚了…

人生身一次著legging

Legging 是連著冷襪, 不是我加的。是上年Initial換季大減價用三折買來的,但最後等到今年才開封。

踮腳是想讓你們知道–襪有乾坤, 登登登櫈!

Tada!!!

這個第一次的發生之始有段小插曲。早上穿戴好後想拍張照片留念, 便跳上床叫醒丹尼。我站在床上,混亂中好似踩到他的膝蓋一腳。他哎呀呼痛了一聲, 又問不如晚上再影好不好,然後倒頭昏睡過去了。

晚上再見到他,他便投訴說他的膝蓋痛了整天,連出外吃飯也走不動, 想去以前踢球受傷做腳部手術的醫院又不知怎跟別人說自己老婆踩斷了自己的腳云云, 叫我以後不可以再站在床上…

可能他真的有點淒慘, 不過我聽後一直忍不住笑, 還跟他說被踩到後還能睡著, 應該不是很痛吧?

他的解釋是:「我不是睡著,而是痛到暈左!」

又是一陣大笑聲。

這個沒良心的老婆。

 

 

一直覺得女人跟她的美容師的關係很奇怪, 這樣近, 又那麼遠。 我上美容院的年資不長, 大概只有一年, 也一直忠於一家。還記得第一次在房內換好衣服時還躊躇應該躺在床上等待美容師還是應坐在梳妝台前。欸,到底是第一次啊。

 說跟美容師的關係既近且遠, 是因為兩個多小時我們困在一個密室裡,她們撫摸著我們的肌膚,跟我們天南地北地說話,在幽暗的房裡有如相識多年的密友。有一次說到中學的時光,才發現兩個美容師和我在同一區的中學, 接著她們一邊在我身上四手聯彈, 一邊分享中學時的趣事, 好像我們曾經一起分享過那些時光般。有時候美容師又會告訴她的家事感情事,也會問關於我的, 不太涉私隱的我也不大介意告之。所以美容師都知道我住哪一區, 以前在哪裡上中學, 什麼時候結婚,剛過去的週末去了哪裡玩等, 知道的與一般朋友無異, 甚至會比朋友知道得更多, 試問又有哪個朋友可以固定跟自己每星期見面呢?

當所有步驟都完成, 更換好衣服步出房間後,那種閏密感便一掃而空。我跟美容師會在接待處再相遇, 她們會遞上單據和羅漢果茶之類的,這個時候大家會變得客氣起來, 就是顧客與店員的正常態度, 讓我想盡快離開。房內與房外, 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我一邊打字一邊想男士應該不能理解這種關係, 但又突然想到, 這不是跟去一樓一差不多嗎? (okok,  我知唔係個個男人都去過一樓一嘞)

每年夏天將至,我都喜歡上美容院一次做腳步美容, 去掉整個冬季積下來的腳板死皮才換上涼鞋。每年只做一次, 接著下來的夏日便自己整理以節省金錢。過了夏天, 便把腳趾秋收冬藏, 除定期修剪腳甲外什麼都不理。在美容這事上,我是非常「走精面」的。

但世上比我還是懶的女人不是沒有的。每到夏天我喜歡留意穿著涼鞋的女士的腳趾甲, 看人家塗什麼顏色的甲油, 水晶甲是否做得漂亮等(其實大部份都不漂亮,似鳳爪)。間中發現一些女人什麼也不做, 連腳甲也沒有修剪, 出現一條2mm的白邊(有時甚至是黑邊), 腳板皮膚乾燥, 死皮叢生。有的則甲油剝落了一半,似一間爛屋的牆漆。記得幾年前在討論區有位男士說在街上看到女人們這些不修邊幅的10隻腳趾覺得很倒胃, 指出女人該修整好腳甲才穿涼鞋。結果給成班女人群起攻之, 駡他「著咩關你咩事」, 「咁留意女人腳趾的男人一定係變態」。唉, 你可以當這位男士多事, 不過他說的實在是字字真言。

一日男女還不是絕對平等, 人類對女性的外表要求還是較高的。最不愛打扮的女人,但至少對儀容也有基本要求,盡量隱惡揚善吧? 如背脊生大孖瘡就不穿露背背心, 未修好腳甲不踢涼鞋等。但一到夏天便發覺很多女性都是十分「隨性」, 事事以方便舒適為先, 完全置美感於不顧。

掛著粉雕玉啄的妝容卻配上一對耕田腳,  真是塊面幾靚都補不了分數。不愛上美容院的, 只要定期修剪腳甲, 自行買一些腳步護理便可。洗澡後塗點潤膚露滋潤一下,也有幫助。

很精緻的聖誕禮物。我喜歡金魚,喜歡它的鱗光閃閃,喜歡它在水中的妙曼泳姿, 當看到賡告上的一對金魚馬上雙眼發亮。人家Sevva 價高也不無原因,又有誰會想到用金魚蠍子蜘蛛來設計聖誕禮物?

朋友要到印度出席婚禮,想做一套傳統印度紗麗 (sari), 我常常在尖沙咀見到印度女士們穿著刺繡非常精巧漂亮的紗麗,對印度的傳統服也很有興趣,便跟著去湊熱鬧。

picture from wikipedia

朋友做了兩套套裝, 一套是帶粉紅的桃色紗麗,另一套是湖水綠色的長身衫加長褲。傳統紗麗沒有一鈕一扣, 是用一塊布由人手捲啊攝啊弄出一條裙來。印度裔老板就當場用布料變成一條完整的紗麗讓我朋友看效果,我們兩個港女為之嘆為觀止。現代的紗麗可以加一些鈕扣,令人穿起來更方便。 朋友試身時把腿伸出了紗麗的裙擺, 老板馬上停下了手腳, 告訴她穿著紗麗時是絕不可以腳部。又上了一課,真是活到老學到老。

我也趁機做了一件上衣。

front of tunic

back of tunic

 店舖在佐敦寶靈銜。一套saree 約$800-1200,我的tunic  5百多元, 價錢主要是因為要買下整塊布料。店舖裁縫的技巧不算上乘,都是靠布料的刺繡加分。我還剩下了的一半的布料,應該可以多做一件上衣,會跟我見面的女性朋友有興趣可告訴我。

 這個盒子我已「猴」了很長時間。它是同事A在今年春天英倫遊給同事們買的手信,裡面本來是色彩繽紛的jelly beans糖果。同事們啃掉了大部分糖果,又給其他同事的零食分心了。就這樣盒子一直呆在辦公室的茶水間半年。 

我一直等待同事把糖果吃完後就把盒子據為己有,怎知一待是半年。上星期更發現它不見了,以為是秘書小姐把它掉了,怎知這星期它又重現茶水間。 失而復得,我把握機會問了同事A可不可以要了盒子,他當然不會(敢)說不。就這樣本來會給棄掉的塑膠盒給活化,我也喜獲一個新的朱義盛寶盒。 

清洗盒子的時候發覺中間的間隔可以移動,想不到一個糖果的盒子也有這份細緻,愛剎它!

工作時心血來往下望,發覺蝴蝶不見了。

由於我在公司進行大規模搜索, 路過的同事對於如何處理剩下那隻形單隻影的蝴蝶莫衷一是。有的說「咁樣都幾型丫」,有的說「你快d撕掉餘下的蝴蝶啦」

鞋子才買了一個月,眼淚在心裡流。

原來Sasa在去年11月在WordPress寫blog了,似乎反應不錯,回應不像來自五毛黨。可以免費宣傳,又能跟顧客互動,版面圖文並茂,賞心悅目,可惜內地看不到wordpress,不然宣傳效果應該更佳。

丹尼買了一點莎莎的主要競爭對手卓悅的股票,經常跟我討論卓悅的好和莎莎的不好,又叫我多到卓悅消費支持它,誇下海口說卓悅股價大升便請我到馬爾代夫旅行。但我又豈會因為這些小恩小惠而妥協?我還是喜歡到莎莎購物,貪其貨品較齊,服務較佳,店舖較光亮寬敞。每次到卓悅都擠得像行年宵,令人很難在那裡享受到購物的樂趣。不過卓悅又怎會在乎我這個小小的顧客,它的目標是內地十三億的同胞(其實莎莎也一樣)。

莎莎在facebook的fans人數有3436人, 卓悅則有1163人。不知道Fans 人數能不能真實反應它們在香港的受歡迎程度?

丹尼你要不要考慮轉下你個porfolio?

p.s本人並未持有以上任何股份,其實我不買股票的。

我買給自己的。

因為今年聖誕不會外遊,有點閑錢,所以決定買一份禮物給自己。

早在大學時已心癢癢想要Glycel的Christmas set,,看了這麼多年,終於還了一個心願。每到聖誕節不少女生都會虎視眈眈各大品牌的護膚或化妝品套裝, 一為其漂亮包裝,更重要是比平日抵買很多—若套裝裡的產品全部合用的話。大部份品牌的christmas set的”餡料”每年都不同,通常都會有一件”筍野”再搭三兩件豬頭骨。我剛巧需要豬骨煲湯,因為丹尼買的那罐1161八杯水和我以2折入貨的Chanel美白精華快用完,冬天我想換另一套護膚品,故此便狠下心買了一套Glycel名為「Christmas Bliss」的聖誕套裝了。

EnhanceTM Hydrating Emulsion – Hydro Max水份營養修護乳液40ml (原價: HK$860)
EnhanceTM Facial Serum – Activator活肌亮澤精華30ml (原價: HK$880)
EnhanceTM Day Cream日霜30g (原價: HK$820)
EnhanceTM Eye Gel眼部啫喱15ml (原價: HK$620)

總值:HK$3,180;聖誕優惠價:HK$1,580
資料來自Beauty Talk
(莎莎會員再有九五折,需要#可問我)

Glycel是每年聖誕套裝的熱門選擇,因為它的套裝不會有太多豬頭骨, 像今年那套的Hydro max 和 Eye Gel都是其皇牌產品。就算其他不是皇牌的產品,也不會太差。重要的是價錢只是原價的一半。其實我也有考慮過Valmont, 不過它的套裝實在太貴太貴($2xxx-$6xxx),而且我暫時只想試那傳說中的renewing pack,加上Valmont於莎莎沒有折扣,所以這次便捨Valmont而取Glycel。

聽說Valmont的renewing pack是有美容裝的,我問過卓悅但全線斷貨。誰知道哪裡有得賣,煩請告知。

禮物都現在尚未開封,待我試過後才分享用後感吧。

腳毛指數

  • 510,128 條腳毛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Join 23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