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友共情’ category.

你們的朋友圈中有沒有這些人 – 遇到活動邀請, 總是爽快地應邀, 但在活動臨近時又隨便失約。

我們這代人安排團體活動大多經電郵和Facebook發邀請, 比以前挨家挨戶打電話方便得多。或許就是太方便,所以人就開始對邀請漫不經心, 每次收到邀請時總會熱情爽快的回答「count me in!!!」,「so looking forward to meeting u guys/girls!」。待活動日期漸近, 搞手再確認人數時就開始轉口風說最近很忙未必能夠出席, 但會盡量「drop by」.活動當天當然無影。更有甚者在活動開始後才以短訊通知「sorry can’t make it today. You guys have fun lah」。

上週去燒烤, 原定有20位出席者。當晚就有兩三位臨時whapsapp說來不了。那主人家早已預備好的食物突然多了出來怎樣辦, 計數時又應不應該算你一份? 怕且那幾位甩底人士從來沒有考慮過。 早幾個星期與幾位朋友去旅行, 其中一位朋友義務安排了幾天行程, 打了不少長途電話預約這樣那樣, 讓大家不用到達後手忙腳亂。中間發了兩三個電郵跟大家確應活動價錢和時間有沒有問題。 當中一位朋友完全沒有回音, 最後在出發前的一天還說不去了。當然這個人自負所有金錢損失, 也提供了不太有說服力的失約理由,但難免掃了一行人的興致。

 我發覺很多人收到邀請從不細想便答應出席, 然後才慢慢考慮到時去不去。又或答應後卻不會留出時間, 之後遇到更有興趣的活動,就隨便放朋友鴒子。每人都有自由選擇想見的人想做的事, 遇上興趣不大的人與事, 大可婉拒出席, 不用惺惺作態一輪後又要反口覆舌。 大都會裡人人都忙, 一班朋友能找一天出來聚聚已屬難得。約好了就請負責任, 這是對想與你見面的朋友的基本尊重。

鴨仔聖誕節與隊友在ifc報佳音,我跟丹尼也有捧場。後來才知道我們錯過了他們唱「The Lord Bless You and Keep You」這首歌,覺得好不可惜。

我告訴鴨仔,這是我最喜歡的詩歌。

我沒有宗教信仰, 我認識的詩歌都是自小跟是基督徒的媽媽上教會和在學校裡學的。「The Lord Bless You and Keep You」就是中學時代的合唱團的首本名曲,校慶,聖誕,復活等節日都會唱,大概是祝願學生們都得到天父的祝福。讀書時覺得這歌旋律動聽,自己也會跟著唱。

畢業後,在某些場合聽到這歌的時候,中學時代的一幕幕湧進心頭。考試已是當時最大的煩惱,多美好的時光啊!

中學裡聽了這首歌7個年頭, 這旋律對我來說已帶著快樂,喜慶,青春等情感與回憶。

謝謝鴨仔特地貓了他們當天的錄影給我,在此回饋葡萄牙語版本給他,也送給大家。

願每天幸福甜美,一直一直。

2010/10/16

週末去看朋友剛滿月的麟兒,一行四人圍著嬰孩團團轉,嬰孩一直恬睡,沒有搭理過我們幾個吱哩呱啦的大人,人生最幸福的時光應是如許,要睡就睡,不賣誰的帳。

我們兩個還沒有進母親圈的女子好奇地問新媽媽「痛嗎」? 新媽媽講到無痛分娩的麻醉程序,先捱一針麻了脊椎附近的肌肉,再把一條管子插進骨髓裡,麻醉藥就從管子滲入身體麻醉下身,管子插下去的一下她不自覺動了一下,管子進了血管, 拔出來的時候血噴也出來。

我總覺得剛生孩子的母親總有英雄式的豪氣,邊說生產過程時臉上總帶幾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表情,我在想,是不是從醫生把孩子從肚裡護送到罪母親懷中的瞬間, 那撕裂心肺的痛便如雲煙消散?

我不輕視父愛,但世上每個嬰孩都是由母親出生入死的帶來世間, 給每棵家庭樹孕育新芽。

新爸爸抱著孩子,噯啊搖啊,臉上沒有消失過的微笑,就像一輪新月。

那天在飛機上看到龍應台《目送》的這幾句。

今天台灣的新聞,一個國三的學生在學校的廁所裹,用一個塑膠袋套在自己頭上,自殺了。…這個十五歲的孩子,人生最後的三天,所看見的是一個灰濛濛、濕淋淋、寒氣沁人的世界。這黯淡的三天之中,有沒有人擁抱過他?有沒有人撫摸過他的頭髮,對他說「孩子,你真可愛」?有沒有人跟他同走一段回家的路?有沒有人發簡訊給他,約他週末去踢球?有沒有人對他微笑過,重重地拍他肩膀說,「沒關係啊,這算什麼」?有沒有人在MSN上跟他聊過天、開過玩笑?有沒有人給他發過一則簡訊,說,「嘿,你今天怎麼了?」…在那三天中,有沒有哪一個人的名字被他寫在筆記本裡,他曾經一度動念想去和對方痛哭一場?有沒有某一個電話號碼被他輸入手機,他曾經一度猶疑要不要撥那個電話去說一說自己的害怕?

腦裡出現是你的樣子,卻想不起,我們上次見面是什麼時候。你近來怎樣,新上的課程追得上嗎? 我一概不知道。

認識你有22年了。22,也是你的歲數,你出生不久你媽便把你抱到我家,僱我媽在日間照顧你跟比你大兩歲的姐姐。那時我還在上小學, 我們就這樣一起長大。在你之前,我媽已拍其他上班族母親帶過5,6個孩子。男孩,你卻是第一個。

小時候你胖嘟嘟的,手腳像蓮藕一節節。奶水糊仔都吃得特快, 省了我媽不少時間,把她逗得樂開花。上學了,你做功課卻最麻煩,不是坐不一會就伏在桌上睡懶覺,就哭鬧要看電視不肯看功課一眼。成績嗎,當然是相當馬馬虎虎了。

轉眼間你已是個高高瘦瘦的年青人。中學畢業,會考﹑文憑課程你都要很吃力才考得上, 考進去後又是另一個挑戰。父母長輩每每看到成績單,搖頭﹑嘆氣﹑勤勉﹑嘮叨。我想你對此早己練成左耳進右耳出神功了。我也暗暗為你著急, 不過我把這焦急藏起來。太多大人急著告訴你學業多緊要,對你的前途影響多大。這種近乎陳腔濫調的勤勉你可能也受夠了。人生歷練是碗孟婆湯, 大人都忘了你這個年紀,連怎樣渡過「現在」也搞不清楚,「將來」,「前途」,「成功」就像一幅抽象晝,你看不懂,也無從理會。

我要趁自己還沒有把那碗孟婆湯喝完,趁對青春的味道還有記憶,我要努力去理解你親近你,做你的朋友, 一個不會終日督促你學業的朋友。我們可以談當下,也可以談女孩啊。那次談到你小學時女同學約會你。我戲弄你說人家是不是喜歡你,你輕輕笑道人家是名女校生,沒可能會看上你,聽得我一陣心酸。滿不在乎的外表裹著你敏感的心靈。

你朋友不多,不擅交際, 心事你有訴說的對象嗎?讀過《目送》我一直想,若有一天你遇到挫折,你知道你永遠也有傾聽你的人嗎? 你會不會像那國中生一樣,萬念俱灰,認為世界沒有人沒有事情你值得留戀?想到這裡我不禁害怕起來。

不敢怠慢不敢懶惰, 回到香港見到你MSN上線,馬上叫你「喂,小子,跟我吃頓飯,告訴我你的近況!」

上文提到男性好友有事找我幫忙。那其實是要我陪他買求婚戒指。有一次他問我有關鑽石的問題,說想買枚鑽石戒指給女友。我問他可不可以跟他一起去看,他回答「這事不找你找誰?」。

在那一刻才想起原來自己從來沒有踏進過珠寶店。自己也不禁驚訝,香港滿街滿巷的珠寶店我二十多年一次也沒有進去過。普通人家出身,母親沒有閑錢買首飾,樸素成為我家的生活態度。所以由母親帶領到珠寶店的機會沒有了。工作後珠寶店裡的東西也不是輕易負擔得起,而且對於一個從沒跨過珠寶店門檻的人, 櫥窗裡那些閃爍得刺眼的鎂光燈和很多個零的價錢牌頗能嚇唬人,就像要告訴我這些力有不逮的人想買珠寶你門兒都沒有。不過我從沒有因為身上沒有一點珠光寶氣而感到戚戚然,可能是因為從小都沒有培養帶珠寶的習慣。可是中六時有一個同學說她家裡的女孩子到了18歲父母都會送一顆鑽石作為成人禮物,那時確實讓我暗暗羨慕了一陣子,覺得她的18歲比自己的來得矜貴。

男性好友也沒有到過珠寶店,他比我還緊張。我倆會合時他便神經兮兮的問我「死啦,入到去講咩好?」。我噗嗤的笑了出來,說不就跟職員說想看看戒指就行了嗎。進去坐下後很快示意職員我不是收戒指的人,好叫她不用向我白獻殷勤。她拿了幾枚合預算的給好友挑選,還把戒指堆到我面前叫我戴給好友看看讓他比較比較。我猶豫了一會,好友見我面有難色便跟職員說不用了。職員後來便自顧自戴給好友看了。

我迷信女孩子第一次穿婚紗戴鑽石戒指都有股魔法,會帶給女孩子畢身難忘的回。之前因工作關係被逼試穿了婚紗,讓我悔恨到現在。戴戒指的第一次平白送給朋友總覺得有點不情不願。我單刀直入跟好友說「又不是嫁你,戴給你看咪好蝕底?」

最後我們都沒有買得成。第一次進珠寶店便買下一生人只買一次的東西也太進取了吧。不過好友就決定把原來的預算大幅提高50%,說要買隻大一點閃一點給未來太太。

還是慢慢挑吧,順道多練習幾次進進出出珠寶店嘛!

昨晚男性好友撥了一通電話過來,問我到底幾時履行諾言請他吃生日飯。他是在一月底生日的。

也不能全怪我。生日正日不會約到他, 接著二月是農曆新年,過年後大家工作都忙, 他出差到了日本,我又在上海廣州。

既然他主動送上門,我也樂意兌現承諾。他說不如就明天見面吧,我和應說明天正好,因為男友剛好要出差。

電話另一端馬上抗議道「喂你可不可以不要這樣明顯地找我填充時間? 你不告訴我你男朋友出差的話我會開心點。」

哈哈,我只是善用時間啊。

可是不見得人人也懂欣賞我時間管理的藝術,包括那個我認為的既得利益者。

接電話時丹尼其實在我身邊。幾小時後他多愁善感地說「啊,我明天出差你一個人在香港了」。其實他只在深圳待一晚便回來。

我嘗試把他從多愁善感中拉回現實:「我不是一個人喎,我明晚約了人食飯。」

幻象破滅,丹尼回過神來:「對呀,我也差點忘記了。你趁我出差便約會其他男生。 哼!我真的有少少嬲呀。」

這就是丹尼可愛之處。人家有不滿都是極盡誇大之能事告訴全世界老子不高興,他卻含蓄地說成「有少少嬲」。聽到這到裡我偷偷笑了,不過此話的醋味還是嗅得到的。

「就是趁你不在才跟朋友吃飯嘛, 那就不會影響我們的schedule咯。」

「唔…總之這個做法是不對的。」

「唓,都不明白你想什麼。」

我要睡覺, 對話就此中斷。今天早上msn丹尼問他是不是真我不想我去,順道跟他交代清楚除了慶生外朋友其實還有事找我幫忙。雖然是清清白白,但如果為了跟朋友食飯而令伴侶心不舒服,我還是會妥協。我想若向朋友說明狀況想必對方也會明白,最多給他笑半年有異性無人性,也許他心裡還會以為自己能打翻一個男人的醋罈子而沾沾自喜。

丹尼卻說昨晚他只是說笑,還傳了個笑面給我叫我「go!」。

一句「男朋友出差所以跟朋友吃飯」差點弄得兩面不是人,看來我的時間管理和口才都一樣不濟。

與認識多年的中學同學聚會, 幾個女人, 一爐火鍋。

在她們面前都是坦蕩蕩,沒有半句客套話。整晚把女屋主喚作Mary ann, 「有野食未?」之聲此起彼落。 中學時代到出社會,有哪件糗事大家不知道? 經期弄髒了校裙,被老師當眾責罵,失戀不顧儀態的痛哭都見過了,我們之間還要客套嗎?

火鍋滾開, 我們說話的興致也隨那煙霧升起。五個女人,人生的步伐有快有慢。添丁,已婚,正在籌備婚禮,戀愛,被追求的人都有,大概我們都有了自己前半生的雛型。每人都談談近況,對生活發發牢騷。通常還有個案討論,即其中一個說到一個問題,其他的就七嘴八舌地給意見,有苦口婆心的,也有嬉皮笑臉。還有些三級議題,我想男人大概猜不到女人聚在一起會有比他們過之而無不及的情色話題呢。

這次朋友還帶了出生不久的小不點。我們一邊吃一邊望著她,怕她著涼怕她睡不安,又輪流離席為她獻技噯呀噯,以博佳人一笑。都說,兒女一出生,女人的風頭都給蓋過了。這晚,五個中女都成了綠葉,讓這小不點成為萬千寵愛的主角。

哈哈,題目老套又有點過時,是我定的。

老套歸老套,寫新年目標這個儀式還是要做的。儀式首先要為自己過去一年沒有堅守前年定下的目標而懺悔, 然後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為下一年定下新的目標。這個時候我的心是一片真.就像大學時代每個學年的最後一天我都悔疚走掉很多課堂,新學期又躊躇滿志告誡自己別再蹺課。 我用同樣的心情為自己定下2010年目標,整個一月我都會覺得自己是個新造的人,定下的目標是莊嚴而有約束力。

目標
1 多做運動。強逼丹尼陪我打壁球。
2 少喝咖啡。這是在零九年的最後一小時定的。那時正在跟愛麗絲在Starbucks排隊買咖啡,她突然跟我說「你下年該戒一下咖啡了。」上班的日子我每天大約喝三到四杯咖啡,想著這東西多喝無益,2010 少喝為妙。我現在每天也是喝三杯,但是每杯份量減半,暫時自我感覺良好,未有發冷流口水典床典蓆等徵狀出現。
3 食好d。不是不貴不吃,是飽了、不喜歡吃就不吃。不為了慳一個幾毫而點套餐,情願a la carte只點自己想吃愛吃的。
4 做好份工。老細怕我悶(佢真係咁同我講),今年又轉我到另一組,工作比零九年繁重。(自一月開始我的放工時間平均遲了兩小時)希望能以上年轉組的經驗好好管理自己的新組。
5 請父母去旅行。
6 去上海睇世博
7 跟住再去其他地方旅行
8 但我又想儲多點錢
9 保持好奇和八卦。有求知心,繼續讀書啃書。註定成不了專才,那我便向樣樣都識一點的通才進發
10) Be a Lady。少點戾氣,多點祥和。去點剛烈 , 多點雍容。

願望
1 父母親友身體安康。
2 丹尼轉用「3」,相信他的poker buddies也會擊掌歡迎
3 人人尋找就尋見,求財得財,求子得子,求伴得伴,總之求仁得仁
4 多點朋友加入寫網誌,不求聞達於諸侯,只求以文字引起共嗚。如果丹尼也寫,我希望他會用Niko替他起的「牛熊丹心」為網誌名稱。因為他只懂寫牛熊,而且名字夠土,襯他。
5 工作與生活取得平衡

為自己設目標簡直是裝個陷阱給自己,但仍然期待2010年的我打敗09年的我。

以Joanna Wong的歌作結

“Let’s take this chance, don’t think too deep of all those promises we couldn′t seem to keep.I don’t care where we go, Let’s start from here”

鴨仔的2010 目標與願望

回顧一整年的事情一點不易,一時間要打開那記憶匣子的archive folders, 都不知從何整理,從何說起,像醒來回想剛做過的夢, 既近且遠。

朋友
這一年好像沒有認識太多新朋友,反而是「食老本」,跟不少曾經失了聯絡的舊朋友相認,當中有不少在相認後仍定期見面。重遇後我珍惜與他們見面的機會,這些失而復得的朋友是我付出努力賺回來的。世上沒有免費午餐, 特別是人與人之間的感情, 所有事情都得花時間和心思經營。

人長大了一歲,開始學會了與朋友保持一點距離,不像學生時代,事事掏空心肺地傾訴,也不會抽絲剝繭地探問對方的事。朋友有事傾訴便耐心聆聽,不把心事和盤托出也不用以為是友誼崩壞。人愈大心理負擔愈多, 需要的空間和面子也隨之增加, 學會相互保持一點私密是朋友長久相處之道。

姊妹淘又多了一人做了人太太, 年底還有一位當了媽媽,她是我們第一個媽媽呢。我們望著那個可爰的小人兒,不能不感嘆這就當了姨姨了。

就在歲暮最後幾天,一篇朋友的2009年回顧, 意外地解開了一個結了六年的結。

個人
寫自己一向是我的弱項。不敢自褒,不欲自輕,最後只能平鋪直敍這一年的光景。

我的身體一向不錯,零九年也不例外,頂多只是週期性不適或鼻敏感發作。感恩。
工作在前半年較忙,我在08年底轉了組,新的工作較適合我,做起上來覺得較得心應手。最印象深刻的竟是學會了用powerpoint。下半年工作算很輕鬆,整體來說是無風無浪,平平穩穩的一年。
這年我首次踏足歐洲,到了英國法國一遊,我喜歡英國,喜歡她的文化歷史, 喜歡她的花草樹木, 喜歡偷瞄穿著貼服西裝又滿頭銀髮的英國男人,覺得那是溫文儒雅的最佳演譯。 年初和年中分別到了上海,宿霧和台灣。三個地方我竟然最喜歡上海。可能是因為那時候剛看完《長恨歌》,把書中的場景融入現實的街道中, 滿街滿巷都充滿了故事性。

看了好些書,當中有些過目即忘, 有些看過後仍在心內千迥百轉。《Outlier》 易讀又帶啟發性,《 The Tipping point》 卻只有三幅被。《大江大海》令人揪心, 《執正中文》讀得津津有味,還有幾本大前研一,很多本亦舒的舊作,一些忘記了的,一些半途而廢的。

或許今年最大成就是開了這個網誌, 半年來仍能持之以恆地寫,還成功拉了一些朋友落水。

丹尼
即愛情。
這一年大家互相認識了解更多吧。08 年我倆相敬如賓,以禮相待, 這一年也是時侯褪下保護衣,流露真情。
在做人女朋友方面, 我的最大進步是學會表達自己不滿, 表達方式時而溫和,時而暴烈。出奇地我們倆是沒有正式吵過架, 這榮耀得全歸於丹尼, 他沒什麼脾氣,無論我怎樣發飉他也沉得住氣。到了我安靜下來的時候仔就會說「你不可以這樣發忟憎/發脾氣的,下次我可要生氣了。」如是者, 每次他都是「下次才生氣」,最後一整年他也沒有生過氣。這就是丹尼。

丹尼的工作需要經常出差,通常逢星期日晚便離港,星期五晚才回港,如果是飛到亞洲區以外的地方,週末就不能回來了。09年的Q3和Q4 他養尊處優, 很少出差, 加上年中搬了家做獨居男,我們相處的時間多了很多。他經常吹噓自己小時家貧要做飯做家務,自從他有自己的家後,我對他說過的話有點懷疑。

在2009年的最後一天我試著憶苦思甜, 這樣一件一件寫出來, 才知道這一年沒什麼苦澀。

原來我非不快樂, 還好,我一早已發覺。

當愛麗絲跟丹尼專心安排週六的surprise party,我和亞力就暗度陳倉,密密商量週日更大的驚喜。這天是亞力的生日,也是他向愛麗絲求婚的日子。

知道求婚大計時亞力已有了一個大綱,我只是提供一些細節上的意見。丹尼比我更早知道求婚這事,但自從我加入討論後,他又好像抽離了。一對情侶一起計劃別人的求婚畢竟是蠻尷尬的,每一句都怕被對方誤作一種暗示,所以丹尼退出我更能暢所欲言。

求婚是在空中進行。到底應該在直昇機起飛前或是在半空中求婚我們都反覆討論過,考量哪一樣較驚喜浪漫。玫瑰的顏色,事前午飯的餐廳,怎樣提出”Will you marry me?”這個簡短又隆重的問題等等,亞力都仔細考慮過。求婚前的某個早上他趁愛麗絲上班後,親自拜訪愛麗絲家長問准他們願意把女兒嫁給他。
revised

去年寒冬的一個夜裡的亞力與愛麗絲(丹尼的私人珍藏)

現在不少男士都先與女方置業,甚至訂了結婚酒席後求婚,不少更是女方多番暗示明示才有所動作,不是說這類求婚毫不可取,但求婚的意義難免大大褪色,像是為求婚而求婚。不少男士都認為,都已一起買樓訂酒席了,還求她嫁給我會不會有點多餘兼矯情造作?

這次求婚的可貴可愛之處是它不是在任何催促或暗示下而成的,完全是出於男方的意願,每個人都感受到亞力很在乎很落力,力求每個細節都盡量完美,為的是給愛麗絲一個最快樂甜蜜的回憶。

最美的求婚,不是在於鑽戒的大小,而是在男人心甘情願下成就的。

今年生日翌日是星期六。丹尼在麥當勞搞了一個surprise party,主角是我和跟我只差兩天生日的亞力(你鐘唔鐘意呢個名? 哈哈!)。丹尼跟亞力的女友愛麗絲秘密地安排這個party。

是surprise party那我當然在事前是不知道的, 只是丹尼在party那天一些小動靜讓我猜到he’s up to something.

疑點有四:

一. 那天一起床丹尼就叫我馬上梳洗,說我們要行街睇戲食飯。計劃那麼週詳積極絕對不是他的性格。

二. 那天他收拾床舖。這是一大端倪! 我問他會有人到訪嗎? 他回應說只想家裡美觀一點。如果你看過之前膠樽的故事,你便知道他這是一反常態。

三. 那天他提議到海港城吃午餐。丹尼家到海港城約10分鐘路程,但他仍然覺得很遠,通常要先在附近吃飯補充體力才會步行到海港城。

四. 那天他帶我遊花園。邊走邊討論到那裡吃飯,最後決定了到麥當勞(如他所願),走到麥當勞門口他又說要去看PS 3新出的 Winning 遊戲,一會又走入屈臣氏說不如看看那些冬蟲草膠囊有沒有特價。沒有明確目標地逛商鋪也不是丹尼的習慣。

可見男人為女朋友安排驚喜殊不容易,我們對男朋友的生活習慣都很在意,他們的行徑稍有偏差我們都能輕易察覺。不過就算角色掉轉也很易出錯,話說另一邊廂的亞力於某天在公司見同事們看著電腦屏幕吃吃地笑便走過去八卦一番, 那時同事們正在看愛麗絲寄出來關於麥當勞生日會的電郵。就這樣,穿幫了。

如果你在上週六在天星碼頭那家麥當勞,看到一班大人笑到鬼殺般嘈,對著不認識的食客又唱又跳,那便是我們了。

剛回復單身的朋友放下傷痛,告訴我現在跟朋友的約會排得密麻麻。

看你日子過得愜意,我真替你高興。

一段戀愛逝去傷心是在所難免,你走出了陰霾,發覺自由可貴又可愛。你說回復單身後,才發現身邊原來也有很多單身的朋友作伴。噯,這句說話,我單身的時候也說過啊,應是物以類聚吧?

新朋舊友像雨後春筍的出現,每一個約會都有待發掘的新事物。不一定是為了找對象,認識一個有趣的新朋友也夠好了。

不是說戀愛不好,它帶來的快樂也是其他東西不可比。不過得到甜蜜,也要付出代價以維持美滿關係, 如少了跟朋友聚會的機會,為顧及伴侶感受而不能隨便答應異性的約會,也為一些瑣事傷心難過呷醋煩惱。

有人不能忍受一刻獨身,可見你現在的快樂不是人人也可享有啊。祝你在這段時間盡興,在快樂裡找到能讓你更快樂的那位。

在10月19日這天特別的日子,送你一首歌。

我跟大學同學的情誼,大部份是畢業後才正正經經地建立起來。

大學的三年時光中,有兩年住在宿舍,可是宿舍於我有如一張針氈,我一下課便往外跑。在三年的大學生涯裡我一直過著過客的生活,跟校園交集的機會,我都是可免則免。自己本科的迎新營我缺席了,宿舍的那個迎新營又天意弄人地遇上颱風,只待了一天半便腰斬了。大三那年,因某些原因我的名字出現在抄送給整個系的同學的電郵裡,在期末考試的時候,我聽到同學間耳語說”呢個咪阿Chris囉!” 我的本科只有70多人,到最後一年的期考還沒有認得我的同學想必是大有人在,因為我留在學校的時間實在不多。從前我以為當時是只顧著戀愛玩樂才不戀棧校園,現才發覺我對那個地方的愛實在太少。

後來有了Facebook,我跟好些自畢業後便不相往來的同學相認,見面次數漸多,才真正建立起友
誼。有一晚跟一位同學坐在尖東海旁的咖啡館,無邊無際嘻嘻哈哈的談天說地,像回到從前無憂無慮的學生時代。回家的路上直感慨,以前在校留宿,這樣輕鬆自在的談天機會多的是,我都沒有好好把握。那三年的時光就像一個斷層,像對我往後的生活無關痛癢似的。那三年,到底對我的生命留下過什麼的痕跡?

覺今是而昨非,出社會後更發覺校園內建立的友誼是最純真可貴。逝去的不能挽回,唯有好好把握往後的機會,彌補那些失落了的時光。

女性好友在部落格娓娓道出男友在公司門外上演的求婚戲碼,搞笑有餘,甜蜜也十足。

每個女人也值得擁有一段讓她回味的求婚記。不一定要豪華,但需花點心思,好夠女人寫一版滿滿的博文,或是在facebook上載一個相簿,或成為一眾閨中密友興致勃勃的話題,讓女人哂哂這一輩子一次的幸福。

這個年頭結婚殊不輕易,買樓,擺酒,還有禮金嫁妝婚紗照,加起來可要人散盡錢財。一般黎民百姓,不得不早早準備這場人生大事。女人也得放下矜持, 跟男友早作計劃。大家都有了默契視對方為終生伴侶,求婚大概已失去了功能上的意義。

可是婚前沒有了求婚這一環,女人的心裡總有一塊小小的缺口,就像欠缺序幕的童話故事。雖然大家有了共識,但是女人還是想聽到男人親口說他渴望娶他。她們知道,男人都粗枝大葉,浪漫肉麻的事都不在行,要他們放下大男人身段誠懇地說一句”嫁給我”,當中又是衝破多少心理關口。看到男人為自己錯漏百出地上演求婚記,笨拙的把戒指套在自己的無名指上,女人的心是軟的甜的。眼裡有一層迷霧,卻閃爍著幸福的光芒。就在那一刻,她相信了happily ever after。

感謝陳先生送了這麼甜蜜的回憶給我的好朋友。

腳毛指數

  • 510,128 條腳毛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Join 23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