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六七.憶’ category.

我跟丹尼為新年準備的第一件事是買年花。因為想避開年廿九的人群, 所以我們便自作聰明地在花市開始的第一天(年廿四)去買花。本來以為年花買就買唄,誰知道在逛完一檔又一檔也不知道從何入手,蘭花鮮艷搶眼, 但不知道能否捱到新年(事後才知道蘭花可放一兩個月), 桃花夠高夠氣派, 但每個檔口也至少放了幾十棵, 怎樣挑選才是正確呢?又不知道家裡的花瓶能否支撐到這麼高的桃花,  逛了兩個圈後決定收兵回家, 空手而回。

那天晚上我們順道去了家附近的花店看看。這家花店就像Solomon Bloemen那樣, 賣的不是花, 而是設計, 所以價位非常高, 但是十分漂亮。我看中他們的桃花, 品種不是花市常見的那一種, 而是北京桃花, 是種在泥土裡的,是名副其實的桃花樹。 枝上帶著翠綠色的葉, 桃花的顏色比香港常見的淺。我裝作漫不經心的看一看價錢牌, 一棵盛惠三千八百個大洋。心裡涼了一截, 在店員面前故作鎮定一會後便拉著丹尼逃離了花店。

我們等到年廿九中午又再出動, 期間再次經過花店。可能丹尼想行桃花運想得瘋了, 更大可能是他不想去人多擠迫的花市, 他跟我說不如買了那棵北京桃花好了。我雖然非常心動,但實在過不了那心理關口, 所以便說要先到太子的花墟看看。

我們在花墟一邊與人群肩擦肩, 一邊看看有沒有心水。就在快到路的盡頭竟然有一家店也有售北京桃花, 只有兩棵, 價錢只是$698, 最後換了一個較大較漂亮的花瓶, 加了些石塊和泥土, 買單九百多元。

我家的桃花樹

祝大家在龍年也能以低價買到心頭好。

最近花很多時間在學習烹飪。工餘時間不是在廚房砰砰彭彭, 就是在街市買菜觀摩, 又或是在沙發上看有關料理的書籍。在大學數年不與家人同住時也有下廚, 不過並沒有花太多心思, 只在跟著從網上找來看上去靠譜的食譜,算是煮一餐過一餐, 沒有刻意追求廚藝上的進步。這一次比較認真, 除了搜集了一些較複雜的食譜外, 還多看了些食譜以外有關廚藝的書籍, 希望增加烹調的知識和技巧。每次完成一頓飯, 都盡量記下可以改善的地方, 希望下次可以改善。 

我想不少女性也像我這樣, 初入廚時只不過是玩票性質, 試試自己的廚藝。後來愈做愈有興味, 就索性一頭裁進去。這情況又以結婚女性較多, 原因是婚後有了自己地方, 很多活動都轉到家中進行, 烹調就成為女性朋友間一個不錯的共同活動。不少人說過想留住男人的心就先要留住他的胃, 但我下廚幾乎是全為了自己。在廚房裡洗切煮那一段不容許心有旁騖的時間, 心境反而變得非常平靜,  像跟廚房外的世界與煩悶隔絕了。隨著自己經驗一點一點累積, 時間和調味不再需要緊緊的遵循食譜, 聽到別人喜歡自己弄的菜, 說一聲「好吃」, 我得告訴你, 那滿足感對一個中女來說彌足珍貴。 

至於留住丹尼的胃這因素差不多不在我考慮之中, 他對吃壓根兒不講究, 最喜歡吃餐肉漢堡排那些加工食物。對食物只求方便快捷, 不太欣賞要花時間和心思來烹調的食物。這好處是我煮得好與壞他也能照吃如儀, 不會有什麼投訴。壞處是跟他談吃,就不得不有對牛彈琴之感。有一次我想煲西洋菜湯而要買鴨腎, 他說家裡沒有略去便可, 沒有鴨腎也分別不大。 雖然他是出於想方便我, 但另一方面他也不能理解為什麼我為了一道菜而大費周章(在他眼中到街市去己是大費周章)。不過這還不算最可恨的地方,他最惹我討厭的是當我忙於燒菜的時候, 大搖大擺地走進廚房來「指點」我。他就靠他幾百年前中學時代在茶餐廳做暑期工的經驗, 就煮過幾個方便麵, 煎過幾條雞肉腸, 進來的時候就搶去我手上的鑊鏟來示範正確做法, 擾亂我心中已定好的步驟, 氣得我多次想用要雙手才拿得起的鑄鐵鍋砸向他! 要知道正在下廚的女人都像正在孵蛋的母雞, 是惹不得的。

昨天我經歷了一個第一次, 讓很多女同事都震驚了…

人生身一次著legging

Legging 是連著冷襪, 不是我加的。是上年Initial換季大減價用三折買來的,但最後等到今年才開封。

踮腳是想讓你們知道–襪有乾坤, 登登登櫈!

Tada!!!

這個第一次的發生之始有段小插曲。早上穿戴好後想拍張照片留念, 便跳上床叫醒丹尼。我站在床上,混亂中好似踩到他的膝蓋一腳。他哎呀呼痛了一聲, 又問不如晚上再影好不好,然後倒頭昏睡過去了。

晚上再見到他,他便投訴說他的膝蓋痛了整天,連出外吃飯也走不動, 想去以前踢球受傷做腳部手術的醫院又不知怎跟別人說自己老婆踩斷了自己的腳云云, 叫我以後不可以再站在床上…

可能他真的有點淒慘, 不過我聽後一直忍不住笑, 還跟他說被踩到後還能睡著, 應該不是很痛吧?

他的解釋是:「我不是睡著,而是痛到暈左!」

又是一陣大笑聲。

這個沒良心的老婆。

 

 

剛過去的星期六日都整天坐在沙發上煲劇, 每天大概10小時, 連續的, 無間斷。讓人嘖嘖稱奇的是這加起來20個小時丹尼都是坐在我旁邊一齊煲。看罷最後一集從沙發站起來的時候丹尼說有點暈眩的感覺,都說他身子虛弱。

我看的是最近TVB J2台也在播的《秘密花園》,貪其輕鬆搞笑又只有20集, 一個週末搞定, 不用影響下週的作息。從網上找來的劇情大綱–金洙元(玄彬)為解決表哥奧斯卡(尹相鉉)的誹聞,陰錯陽差與吉羅琳(河智苑)邂逅。但是因為偶然失誤而邂逅的羅琳影像一直徘徊在洙元的腦海裡,於是洙元為了接近羅琳而來到羅琳工作的特技學校,甚至參加面試。洙元往返於羅琳的家與特技學校積極展開了愛情攻勢。後來兩人偶然來到濟州島的一民宿,同時喝下民宿主人所送的酒的隔天,兩人的靈魂竟然交換了!成為羅琳的洙元與成為洙元的羅琳,慌張的兩人反而靈魂互換過著對方的人生而對彼此更加了解,羅琳也逐漸對洙元敞開心扉。

男女主角樣貌不算精緻, (在我眼中啦下,fans 不要找我晦氣) 不過男主角玄杉有時在臉上出現一抹溫柔的神情還是蠻讓女人動心。女主角也不是讓人驚豔那種女子, 但愈看愈讓人喜愛。男女主角因生活在不同社會階層而產生很多矛盾和由此而來的笑枓, 大概丹尼也是因為這些抵死內容而跟我呆坐20小時,當然也因為對股市無眼睇這個push factor。面對股市連續多天下瀉,丹尼也有點心灰意冷, 晚上就拋開所有報告啊分析啊走到客廳打遊戲機。一直以來他都只玩Winning Eleven那該死的足球遊戲, 聽了幾晚同樣的背景音樂我開始感到煩厭, 決定上網找套電視劇看看。後來他連續輸了很多場「球賽」,看到我經常對著電腦發笑,瞄瞄我在看什麼,就這樣看出興味來,還替我把電腦連接到電視,兩人的pat pat自此沒有離開過沙發,直到劇終。

我們倆一直很少機會一起看電視,一星期只有星期三晚約好一起看明珠台的Fringe。我告訴丹尼這次煲劇大概是他人生的第一次吧? 他自小不常看電視,唯一認識的電視劇主題曲是天蠶變的再與天比高(上網查看發覺此劇首播時他還沒出生,很耐人尋味) ,所以在電視節目這等集體回憶很難跟他產生共嗚。這次突如其來的馬拉松式看電視, 兩人都看得樂孜孜的, 也產生了我們自己一套有關此劇的笑話, 那是我倆的秘密花園。

我很少煲劇, 因沒耐性又嫌一追便要很多時間。通常看了一集之後便上網找文字版的劇情看完便算。不過如果大家有時間也推介大家去看《秘密花園》,劇內的風景非常美麗, 配樂也十分動聽, 而且沒有無聊低能到惹人討厭的角色(經常在台劇出現) 。劇集一直埋下的懸念到最後一一解開讓人感動的, 不過就嫌大結局有點拉雜, 如果刪減一些枝節會更好。

《秘密花園》其中一幕, 羅琳壓著洙元的腳幫助他做sit up, 洙元故意情深款款把臉挨近羅琳。我曾要求丹尼試做這一幕,他以踢波扭親腳為由拒絕!

搬了家大概兩星期時朋友問我開始煮東西沒有, 我說雖然工具都有了, 不過仍有很多東西要買, 所以廚房還未開張。

朋友的反應是「駛有幾多野買jack? 」

我想說 – 真的有好多野要買架!

現在每星期做飯一次,醬汁香料像永遠買不完。我當然不懂做什麼失傳古法的複雜菜式, 但也不喜以罐頭粟米羹和煎午餐肉這些學生時代的離島渡假屋菜式為晚餐。除了酒米油鹽等最基本的東西外,食譜上經常出現各式各樣的醬料, 我已用過蝦醬, 韓式辣醬, 辣椒粉, 豆鼓醬等。才三頓飯而已。

這些東西也不一定能於超市買到, 像孜然粉就不是普通超市有賣。有時想買好一點的, 便得走點路。上星期天便為了一道豆鼓雞跑到觀塘的大孖醬油買豆鼓醬。我們這些不是經常下廚的人雖然不是廚藝精湛, 但有機會也想做些能讓自己有滿足感的菜, 希望享受當中的過程,好玩才能堅持煮下去啊。

星期天反正到了觀塘, 去過大孖買了幾款醬料後便到瑞和街街市買星期一晚的菜。我在觀塘長大, 以前經過這個街市總覺喧鬧嘈雜, 這次倒覺得熱鬧有生氣。我家附近的街市裡檔口不多,寧靜是寧靜,卻又冷清得像死城, 是以走到瑞和街這個人氣沸騰充滿叫賣聲的街市感受特別興奮。而且食材選擇多很多, 看起來也較新鮮, 終於明白喜歡跨區買菜的人們了。

拿著幾袋餸到父母家吃飯, 甫進門便喊:「媽, 我想我已變了個師奶嘞!」

豆鼓雞, 下次要多加一點豆豉醬

p.s 大孖醬油對於非觀塘居民其實不太好找 (不近地鐵站), 會跟我見面的朋友們若想買他們的醬料可以告訴我, 我經過時可幫忙代買

前晚失眠, 昨天累得要命,一下班便趕回家,洗手後便癱倒在沙發上。

丹尼從書房走出來,跟我說「幸好你遲了15分鐘才回來」。

我閉著眼問「為什麼?」,以為他是說15分鐘前雨很大之類的。

他一片真心地說:「因為15分鐘前我還在沙發上睡覺,你那時候回來便沒有地方休息了。」*

噢, 怪不得沙發是暖的!

那時是下午5點30分, 天還未黑。 不知香港有多少(準)夫妻在這個時間已經回家, 其中一人還已在沙發打過盹了?

 *洗澡前我們都不會到臥房睡覺

今日終於在新屋開飯了。丹尼沒有看過我做菜, 一直都認為我一煮飯便天國近了。

我告訴丹尼星期天如不外出便在家煮飯了。他一副死期到的表情就「下,咁快?」。

星期天打算到街市買菜, 丹尼知道後又說「下,會不會弄得一身髒, 不如樓下超市買現成的好了。」

當然我是沒有被他打擊到! 一句「收線嘞拜拜」便去街市了。

我在廚房開始舞刀弄碟, 做好了約一半工夫丹尼探頭進來,見我在弄他喜愛的韓式辣豆腐湯, 看到湯弄得也像樣就馬上放下心頭大石說「等沖好涼先吃飯」,像是家裡有個女人真好。我叫他吃完才洗也不聽。

洗完澡的丹尼大概知道他不會中毒而死, 所以愈趨為他第一餐住家飯興奮, 除了不時探頭看廚房情況, 還細細聲告訴我「我偷吃一塊豬肉,幾好味呀!」

幾道菜都輕鬆易煮, 出來味道還不錯。只是略嫌白飯放多了水。丹尼邊喝豆腐湯邊叫辣邊流汗 ,早叫他不要洗澡了!

韓式辣豆腐海鮮湯,蒸蝦醬豬腩肉,白灼唐生菜

今日報章報導某特首侯選人已為班底著手,這星期我也為自己的廚房籌組班底, 當中有幾個漂亮的鑄鐵鍋。

以前廚房是媽媽的地盤,所以我也一直不太留意廚具。首次認識鑄鐵煲是看到blogger Sherry 在綱誌介紹Le Creuset, 留下了印象。後來在黃師奶家中玩煮飯仔時接觸Le Creuset的真身, 感覺很墜手而且很美觀。最近搬了家, 正式掌舵一個廚房, 就花了點時間做點資料搜集為選購廚具作準備, 因此認識了鑄鐵煲另一品牌Staub。兩個品牌似乎以Le Creuset知名道較高, 顏色和款式也有較多選擇。Le Creuset在香港有專門店, 於Sogo 有頗大的專櫃, 反觀Staub在Sogo 只躲在貨架的一個角落和一個小小的流動專櫃(即有promoter 那種)。

最後兩者中選了Staub, 最主要是因為它內籠的琺瑯是黑色,而LC 是白色的。鑄鐵煲最大的功能是燉煮(即是炆)食物, 一不小心可能會煮焦, 黑色有掩飾作用, 最適合我這種懶人。而且最近Le Creuset 的貨品顏色不是我杯茶。(不過LC有幾款粉色系列很漂亮!)

兩個品牌的廚具都不平宜(聽說LC稍貴一點),之前一直猶豫買好不買好。直到某天我與丹尼原本計劃到銅鑼灣宜家買東西, 到了灣仔時他臨陣退縮,決定跟朋友去踢球,我便把目的地轉到Sogo,就這樣便買了一個26cm 的圓鍋 (圖裡右上角)。我想我是潛意識要報丹尼遺下我一人在港島之仇。圓鍋分10/20/24/26/28/30cm直徑幾個尺寸,買26cm是因為可勉強作二人份量的湯鍋或四至五人份的炆鍋, 日後試過 覺得好用才追加其他尺寸。始終他們不是幾百元的廚具,買了用不著便很浪費。

幾天後收到Sogo 的電話跟我確認收貨時間, 我以為是Sogo搞錯, 告訴送貨員我已親自取貨。送貨員跟我再確認一次貨單號碼, 發覺他們送的是另一個單號, 這才想起幾位朋友買了份禮物給我。一打開原來是兩個不同尺寸的Staub鍋, 顏色跟我家裡的不謀而合, 都是紅色系。捨不得買的竟然有人送我, 真是一份合心意的禮物, 要再一次謝謝諸位朋友。

左邊的兩塊類似砧板的東西其實是煲墊, 我自己買了一塊, 另一塊也是朋友他們送的。墊子藏了磁石,如想原煲食物上桌,可以先把煲墊吸到鍋底再一起上桌。墊子原價$4XX, 在Sogo惠顧Staub 的鍋子便可以「優惠價」(!!)$199換購。看Promoter 示範時攝起煲墊時確實是驚為天人, 事後卻覺得都是鵰蟲小技,有點後悔用$200買 一塊煲墊 (喃嘸阿彌陀佛丹尼千萬不要看到這篇文,哈哈) 。不過經過鴨仔「安慰」,說用這個比報紙墊煲要酷多了。為了酷…我原諒自己這一次!

Staub 與Le Creuset 都會作大割價或開倉, 有興趣入手的朋友要多留意百貨公司(Sogo,永安,Apita, 一田等),專門店和工展會的優惠。對LC 有興趣的朋友也可留意這裡

差點忘了, 我在宜家見到一個平價版的鑄鐵鍋, 約$5-6百元中型尺寸, 好像只有深到黑色的深藍色。可能是個value for money 之選。

與世隔絕了幾個星期, 終於重現網絡世界。

兩個星期前搬了家, 因為供應商向屋苑申請安裝需時,新居要等個多星期才有上網服務。更估不到的是連手機也接收得很差, 故此回家後如無必要就不上網, 不通電。

新居入伙所需的東西好像一輩子都買不完。每天總發現一些該買但發沒有買的東西, 如廚房的煲鑊已齊,但碗碟未到,想洗衣服又差了個晾衣架。丹尼告訴的一次他去A洗手間洗手, 發覺沒有洗手液便走到B洗手間繼續, 洗完後後又發覺只有A洗手間有抹手布所以又回到A洗手間抹手, 洗一次手要走三趟, 完全違反了他以最少勞動力換取最大回報的宗旨。這種搬新家的不方便大概所有人都會遇到吧。

不知有多少人會跟我一樣, 搬進新家不久便有計劃地評估家務的工作量和所需時間, 看看自己一個是否處理得來。這方面我對丹尼是沒指望的了,叫他幫忙一兩次還願意的, 要他定期做是不可能了。加上他願意花錢請人幫忙, 使我失去了要求他分擔家務的著力點。我已想像到叫他打掃時他會回答「哎呀, 都話請人做啦」,還要加多句「我唔想你咁辛苦啊」掩飾自己的懶惰。年輕時我篤信「個屋企你都有份所以你應該分擔家務」,但如今我又長化了一點, 覺得何必分得太清楚, 我也有一些非不能而不為也的事情, 如找網絡供應商, 一看那些月費計劃詳情那些腦袋便閉塞, 若我再詳細看是一定能應付, 只是我真的不願意花這樣心思, 丹尼便自己處理了。

家務這一環是注定孤身走我路, 不對丹尼作無謂幻想, 這「認命」的態度有時可免去很多不必要爭執。至於請人幫忙我還在考慮。聽過朋友說他的一對夫婦朋友新請了菲傭, 做丈夫的說「用餐後可拍拍屁股就走完全不用善後的感覺很爽, 最最最重要的是老婆心情靚哂, 幾千元是超值的」聽後確實有點動心,但我怕養懶自己, 又不習慣家裡多個外人, 所以不會考慮全職傭工。不過正在想請鐘點一至兩星期作一次重點清潔特別針對廚房洗手間, 平日我負責維持鐘點清潔家居後的狀態, 如吸塵,防止污漬形成等等。等我弄清楚相關保險的資料便可實行了。

在家中負責家務的各位, 不論男女, 你又是怎樣去安排這些工作呢?

腳毛指數

  • 510,128 條腳毛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Join 23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