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丹尼為新年準備的第一件事是買年花。因為想避開年廿九的人群, 所以我們便自作聰明地在花市開始的第一天(年廿四)去買花。本來以為年花買就買唄,誰知道在逛完一檔又一檔也不知道從何入手,蘭花鮮艷搶眼, 但不知道能否捱到新年(事後才知道蘭花可放一兩個月), 桃花夠高夠氣派, 但每個檔口也至少放了幾十棵, 怎樣挑選才是正確呢?又不知道家裡的花瓶能否支撐到這麼高的桃花,  逛了兩個圈後決定收兵回家, 空手而回。

那天晚上我們順道去了家附近的花店看看。這家花店就像Solomon Bloemen那樣, 賣的不是花, 而是設計, 所以價位非常高, 但是十分漂亮。我看中他們的桃花, 品種不是花市常見的那一種, 而是北京桃花, 是種在泥土裡的,是名副其實的桃花樹。 枝上帶著翠綠色的葉, 桃花的顏色比香港常見的淺。我裝作漫不經心的看一看價錢牌, 一棵盛惠三千八百個大洋。心裡涼了一截, 在店員面前故作鎮定一會後便拉著丹尼逃離了花店。

我們等到年廿九中午又再出動, 期間再次經過花店。可能丹尼想行桃花運想得瘋了, 更大可能是他不想去人多擠迫的花市, 他跟我說不如買了那棵北京桃花好了。我雖然非常心動,但實在過不了那心理關口, 所以便說要先到太子的花墟看看。

我們在花墟一邊與人群肩擦肩, 一邊看看有沒有心水。就在快到路的盡頭竟然有一家店也有售北京桃花, 只有兩棵, 價錢只是$698, 最後換了一個較大較漂亮的花瓶, 加了些石塊和泥土, 買單九百多元。

我家的桃花樹

祝大家在龍年也能以低價買到心頭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