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花很多時間在學習烹飪。工餘時間不是在廚房砰砰彭彭, 就是在街市買菜觀摩, 又或是在沙發上看有關料理的書籍。在大學數年不與家人同住時也有下廚, 不過並沒有花太多心思, 只在跟著從網上找來看上去靠譜的食譜,算是煮一餐過一餐, 沒有刻意追求廚藝上的進步。這一次比較認真, 除了搜集了一些較複雜的食譜外, 還多看了些食譜以外有關廚藝的書籍, 希望增加烹調的知識和技巧。每次完成一頓飯, 都盡量記下可以改善的地方, 希望下次可以改善。 

我想不少女性也像我這樣, 初入廚時只不過是玩票性質, 試試自己的廚藝。後來愈做愈有興味, 就索性一頭裁進去。這情況又以結婚女性較多, 原因是婚後有了自己地方, 很多活動都轉到家中進行, 烹調就成為女性朋友間一個不錯的共同活動。不少人說過想留住男人的心就先要留住他的胃, 但我下廚幾乎是全為了自己。在廚房裡洗切煮那一段不容許心有旁騖的時間, 心境反而變得非常平靜,  像跟廚房外的世界與煩悶隔絕了。隨著自己經驗一點一點累積, 時間和調味不再需要緊緊的遵循食譜, 聽到別人喜歡自己弄的菜, 說一聲「好吃」, 我得告訴你, 那滿足感對一個中女來說彌足珍貴。 

至於留住丹尼的胃這因素差不多不在我考慮之中, 他對吃壓根兒不講究, 最喜歡吃餐肉漢堡排那些加工食物。對食物只求方便快捷, 不太欣賞要花時間和心思來烹調的食物。這好處是我煮得好與壞他也能照吃如儀, 不會有什麼投訴。壞處是跟他談吃,就不得不有對牛彈琴之感。有一次我想煲西洋菜湯而要買鴨腎, 他說家裡沒有略去便可, 沒有鴨腎也分別不大。 雖然他是出於想方便我, 但另一方面他也不能理解為什麼我為了一道菜而大費周章(在他眼中到街市去己是大費周章)。不過這還不算最可恨的地方,他最惹我討厭的是當我忙於燒菜的時候, 大搖大擺地走進廚房來「指點」我。他就靠他幾百年前中學時代在茶餐廳做暑期工的經驗, 就煮過幾個方便麵, 煎過幾條雞肉腸, 進來的時候就搶去我手上的鑊鏟來示範正確做法, 擾亂我心中已定好的步驟, 氣得我多次想用要雙手才拿得起的鑄鐵鍋砸向他! 要知道正在下廚的女人都像正在孵蛋的母雞, 是惹不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