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我跟丹尼外出,在升降機裡發現他手上的戒指不見了。他戴與不戴我都不介意, 最怕他失掉了要再買。

「你的戒指呢?」我問

「哎呀係喎!我唔記得左添…你做咩唔提我…」丹尼說。接著他問:「你連訓覺時都戴住架?」

「係呀。」

接著他認真地問:「你唔怕影響血液循環咩?」

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