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期日漸逼近,說很忙嗎也不盡然。這個星期一還有時間去上烹飪班, 學了一兩道簡便西餐。最近還讀完一本書, 現正開始看新一本。不過在家的時間確是少了, 因為經常約人吃飯派帖, 意想不到的是有些親友想在婚禮之前交人情或禮物或金器給我, 所以也花了預料之外的時間跟這些人約會。

跟大部份婚禮vendor 也見面, 大概討論了當日他們要負責的細節。之前分開找這些vendor沒有察覺, 到現在要在短期內逐一跟他們見面, 才醒覺他們全在港島, 所以上星期有六天我都橫越維多利亞港到我城的另一方辦事。

朋友問我是否非常緊張, 我通常都是聳聳肩說句「還好, 也沒什麼好緊張嘞」, 不過最終被自己身體出賣。近來面上長了好幾粒壓力瘡, 痛的﹑紅的。之前碰到認識的人頭一句說話都是「搞掂哂未?」幾天前問題變了「你塊面做咩?」或「咦你無去做facial咩?」,甚至有朋友直接說「你唔係諗住咁既樣去結婚呀嗎!」。幸好經過兩天自我心理調節, 加上YY那句「爛面都有三分釘」的安慰, 暗瘡情況已大大改善。

到了婚禮籌備工作的尾聲, 心情也比較豁然開朗。因為每項事務基本上大局已定, 再沒有什麼好煩了。加上婚禮的日程表也不太緊密, 婚禮的規模也不大, 所以安排尚算容易。

「就快捱完了! 看我現在幾爽!」兩位新婚的朋友不約而同用同一句說話鼓勵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