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在嘉咸街街市買了幾個白桃,多汁甜美, 這晚有3位客人, 便在家附近買了幾個打算奉客。

回到家把白桃一個一個放進雪櫃。 欸? 不是有六個嗎, 為什麼只有五個? 進入廚房時的心情是滿心歡喜, 出來的時候變成成滿腹牢騷。白桃$12一個, $12 不是一個大數目, 氣是氣自己愚蠢不小心, 連生果檔的大嬸也能騙倒自己。

腦海開始出現剛才買水果的情境, 不斷想為什麼我看不出破綻? 是不是為了騙我才用紅色膠袋? 心情不好,惱羞成怒, 執捨家裡時砰砰彭彭。

15分鐘後客人便到, 看見丹尼還在看某公司的業績報告, 我怒氣沖沖地問「為什麼還未準備好請帖 (準備派帖). 為什麼沒有做這做那。為什麼我一個人要執屋買野訂食物?」男人們要學野嘞 — 女人發脾氣時的說話通常都與發脾氣的原因毫無關係。你看, 引號內的說話連個桃字都沒提過。

丹尼嗅出不妥, 問我何事不愉快。

我 (委屈地):「我好唔開心啊, 我被人呃左一個12蚊既桃。」

丹尼(冷靜地): 「事發經過係點?」 原文照錄, 可能他以為自己在主持警訊。

我(喇口喇面): 「我俾左六十蚊個老闆, 叫佢揀幾個靚d既俾我」

三秒後

丹尼不慍不火不徐不疾地告訴我 : 「六十蚊係買到5個咋喎。」

這句說話猶如一對紅筷子夾了被鬼上身的人一下, 我心裡的烏雲盡散, 一秒間馬上重視笑容:「咦, 係喎, 原來係得5個」

Well, 他一向知道我算術極差。

丹尼仍然不慍不火不徐不疾地說: 「你今晚同我去背番乘數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