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覺得女人跟她的美容師的關係很奇怪, 這樣近, 又那麼遠。 我上美容院的年資不長, 大概只有一年, 也一直忠於一家。還記得第一次在房內換好衣服時還躊躇應該躺在床上等待美容師還是應坐在梳妝台前。欸,到底是第一次啊。

 說跟美容師的關係既近且遠, 是因為兩個多小時我們困在一個密室裡,她們撫摸著我們的肌膚,跟我們天南地北地說話,在幽暗的房裡有如相識多年的密友。有一次說到中學的時光,才發現兩個美容師和我在同一區的中學, 接著她們一邊在我身上四手聯彈, 一邊分享中學時的趣事, 好像我們曾經一起分享過那些時光般。有時候美容師又會告訴她的家事感情事,也會問關於我的, 不太涉私隱的我也不大介意告之。所以美容師都知道我住哪一區, 以前在哪裡上中學, 什麼時候結婚,剛過去的週末去了哪裡玩等, 知道的與一般朋友無異, 甚至會比朋友知道得更多, 試問又有哪個朋友可以固定跟自己每星期見面呢?

當所有步驟都完成, 更換好衣服步出房間後,那種閏密感便一掃而空。我跟美容師會在接待處再相遇, 她們會遞上單據和羅漢果茶之類的,這個時候大家會變得客氣起來, 就是顧客與店員的正常態度, 讓我想盡快離開。房內與房外, 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我一邊打字一邊想男士應該不能理解這種關係, 但又突然想到, 這不是跟去一樓一差不多嗎? (okok,  我知唔係個個男人都去過一樓一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