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丹尼去了踢球打樸克, 我便自己安排節目,跟幾位友人柴娃娃到山旮旯(山卡拉)看新樓盤。身邊不少朋友視睇樓為假日消遣,但我不好此道, 覺得每次上上落落一座一座的看很累人。這次因為地區較遠可當郊遊,而且樓盤是別墅(house) , 便去開開眼界。

本來朋友想約相熟經紀在樓盤門口見面, 不過經紀就就來我們的午膳地方會合我們, 似乎是怕我們被駐在樓盤的經紀搶走。去到樓盤已見人頭湧湧, 幾百間「屋仔」雄霸一方, 在場職員溝通不足, 而且幾乎所有人都是駕車,我們找了很久才能把車泊好。

在經紀帶領下我們先後到了「豪華」會所, 不同面積的屋仔參觀。所到之處都是人頭湧湧, 站在兩排屋仔中間的行人道上,好像置身在迪士尼的美國小鎮大街 – 很多人一起扮自己在外國的感覺。參觀的幾間屋都是連裝修出售,不說間隔實用與否, 但裝修用料實在不及格。 木板,地磚一眼便看出是非常下價的材料。當睇樓客指出間隔有什麼不妥之處時, 經紀們都說:「可以改的」。二樓可由客房改成廚房, 三樓主人房也可以拆下牆壁,打通書房。地下一層沒有洗手間大可增設一個。我完全不懂裝修, 但聽經紀的口氣是什麼也可以改, 但二千萬大洋買回來的簇新屋仔還要左改右改大肆改動才能弄出一個較正常實用的間隔, 我們香港人真夠可憐。

看完實物後經紀帶我們到售樓處。整個屋苑很大, 發展商就偏偏選了一個沒有冷氣的地方。這裡聚集了幾百人,悶熱得使人很不舒服, 幾十位經紀們都汗流浹背,我的朋友坐了一會已覺暈眩, 到洗手間嘔吐了,真是睇樓睇到嘔。聲聲入耳的是經紀們的遊說,「咁抵好難搵架啦」,「呢個係筍盤o黎架」,「發展商個優惠隨時都會停」,「只賣剩多少多少間」…看到的是在夫妻們耳語商量或人們在按計算機…至少二千萬的物業, 就在如街市般有買趁手唔買走寶的氣氛下決定。人們總說買樓要快和狠,今天總算見識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