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邊的母親開始詢問有關婚禮時她們當天的衣著, 她們各自也私下到金都視察過,為免她們步步進逼, 這個復活節假期便約她們兩位大人出來挑選戰衣,過程比我預計的辛苦。

之前看了Wyman在蘋果刊登的文章《最靚的一天》,以下句子仍然歷歷在目。雖然我不是穿Vera Wang 出嫁,但能力許可下也不希望媽咪成為過氣舞女,故此早已叫她們做一件晚裝好了。 

於是,現在難題又剩下: How to dress your Mom and奶奶?也真的是時候正視一下了,你真係唔好以為我未見過個新娘着晒靚靚 Vera Wang但居然忍得住個阿媽着件像過氣舞女般的金都商場。

當然我沒有如Wyman建議到Valentino替兩位母親置裝, 有人提議過到Classic Tina, 不過有朋友曾在那裡做過奶奶外母裙兩套, 每套萬多元。收貨時發覺其中一條拉鍊歪了,要求改正, 態度早己聞名香港婚界的老闆Tina 回了一句「萬多元一條裙係咁架啦!」, 朋友的評語是兩位母親事後都對此店十分不滿。

最後我挑了佐敦寶靈街的華藝行給她們。如果做一套旗袍款加西式裙擺, 價錢約3千多至5千, 視乎布料而定。在我和妹子的推薦下看中了一款布料, 可是auntie看不中, 又不斷在我和丹尼的耳邊說金都的更好。唉, 雖然auntie叫我媽喜歡便落單,不用理她, 不過上門襯家(即男家) 要租金都, 我們下門襯家又怎能花5千元做晚裝? 最後我媽也要扮「過氣舞女」。我自己心裡不是味兒, 我媽倒沒有所謂。

Auntie之前與隔離屋師奶行金都時已看中了一件, (所以在華藝店看什麼都不順眼)到達金都後她引領我們看她喜歡的款式, 一看我即暗叫「唔係呀fa」,隔離屋師奶眼光獨到, 挑了一件奶奶個阿媽都岩(即太婆款)給Auntie。我暗示過款式有點老氣, 直至店員也說她也穿後生一點的款式她才完全放棄。

在金都做生意果然不是浪得虛名。我們幫襯的店鋪老闆娘口甜舌滑,滑不溜手。她為兩位母親介紹款式時這樣形容兩位母親的身型,「外母就似足囡囡咁fit」,「奶奶就生得個仔大隻又高大」, 大家大概可猜到兩位媽媽的身型,老闆娘避重就輕的技巧就令我佩服得五體投地。老闆娘說auntie的頸項太短, 不宜穿企領款式, 最後推薦了U領絲絨晚裝給她。我媽身型較纖細, 挑了一件金色釘珠旗袍。

一天後收到auntie來電問我店舖的名字, 說隔離屋師奶下年也娶新抱, 想帶她去看看。我這個不孝準新抱馬上拆穿她, 勸她不要帶朋友到店鋪運吉, 免得她三心兩意又想改款。隔離屋師奶品味獨特, 如果與auntie兩個臭皮匠再到店舖不知會否搞出個大頭佛。金都的人都不是善男信女,現在錢已付了, 面口一定不如昨天, 我怕auntie不懂世情,左試右試, 給人面斥便有得激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