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執拾行李的時間會隨年齡和旅遊的次數增長, 我卻發覺自己執拾行李的時間卻愈來愈長。之前計劃四月初到北京玩玩,後來因日本的意外決定往南走,去了馬來西亞的浮羅交怡渡假, 出發前的一晚發覺自己用了兩個多小時完成整個執拾程序,比以前慢多了。

 首先是行李箱本身。由於已出國了若干次數, 對收拾行裝都沒當一回事, 都是邊看電視邊執拾,把行李箱放在電視前,等到廣告時間才走到睡房拿衣服,或到浴室把沐浴用品倒進100毫升的瓶子裡,加上摺疊熨衣, 加起來就一個多小時了。

然後就要做我最近養成的旅行前習慣,就是執拾家居。旅行結束時難免有點回到現實的惆悵, 試過一次回家看見執行李後的案發現場,心情更覺鬱悶。為了減輕假期結束後遺症, 現在出門前都會好好執拾家裡, 好讓旅遊完回來的自己保持心境開朗,並減輕自己回來後的家務負擔。

當然還有修剪手腳指甲, 因不能帶指甲剪上機。

再去決定帶什麼貨幣去換當地的貨幣, 丹尼家有個迷你國際貨幣銀行, 每次出差旅遊後剩下的當地貨幣在放在一個小抽屜, 除了主要國家的貨幣外,連沖津巴布韋的都有(已不能用)。

 我很少到正值嚴冬的國家, 就算到歐美, 行李箱都是能隨身攜帶上機的體積,免卻等行李的時間和遺失行李的風險, 一隻手拖著行李, 另一隻拖著丹尼,有次在德國遇到拿著大包小包加一個特大行李箱的一對香港旅客,步履蹣跚的走進國泰的貴賓室,便自覺好瀟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