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做了個奇怪的夢。

我夢到自已結婚當天到了像紅棉道註冊處的地方(現實中我不是在註冊處註冊), 到達後打算更衣的時候才發現忘了帶婚紗。想馬上衝回家拿的時候就聽到職員從廣播器中喚自己的名字, 宣佈下一位到我。那我只好穿著一件寬鬆得像睡袍的裙子結婚。

攝影師Simon (現實中我真的找了這位攝影師) 一直替站在房中間的我拍照, 不知為什麼身邊的女士全部都是穿著ball gown婚紗, 我在一群ball gown中間顯得很細小 。當然每個穿戴漂亮的新娘子都笑靨如花, 除了穿著睡袍的我, 我的兩邊嘴角是向下的。到了下午3時 (不知道為什麼是這個時間), 我認定穿成這樣的自己怎樣拍都不美, 所以便叫花了數萬完 (夢中仍然記得價錢) 請來的Simon 收工。夢裡我沒有見到丹尼, 甚至沒有見到一個男人。

如果把所有準新娘的惡夢集結成書, 應該幾好笑。

今早回到公司, 看到明天結婚的p 上了msn, 問他緊張嗎? 他說

“不”
“我只想快d 完…
  快d完…
  快d完”

明晚見,祝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