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工作, 投資和打撲克三件事, 其他生活上細節丹尼都不會記在腦袋中,大概是潛意識把三件事以外的事情分類為等閒事, 不值得佔去腦袋記憶力。

有關三個範疇以外的資訊,,一覺醒來他會忘了一大半。我們去過的餐廳,電影人物等永遠記不牢 ,到他下次提起的時候就說對一半老作一半。

跟他去Sabatini ,一星期後他問我幾時再去Masamini吃飯。 母音(vowels)全對, 子音(consonants) 超錯。

又有一次我們看了《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 第二天他問我:「o個個地魔有了新魔法棒,下集是不是會能量大增呢?」 我問他在說誰。

他怕自己講錯中文名讓我有機會嘲笑他,自信地說出佛地魔的英文名。

「fudolph啊。」(他用自己僅餘的記憶加他自創的翻譯方法把佛地魔譯成Fudolph)

昨天我說他長胖了,他擔心地問「咁我駛唔駛將脂肪break and write?」

說以上對話時丹尼都是耳不紅面不熱,而且非常認真。

他亂嗡的功力已是渾然天成,東方(因用中文嗎)不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