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那則火上行新聞, 十多個受傷的人中,其中一個是我友人,他是應搞手的邀請而參加。她在醫院留醫時跟我通電話,告訴我事發經過。

 當天的參加者需要捐2500大洋才能參加這個燒燶腳板底的活動。活動開始先有導師講解火上行應注意事項, 然後所有參加者一起拗斷木條, 以表示渾身是勁。

 報紙話 : 「火上行的目的是要體驗生命的『無限可能』」

  火上行正式開始。據友人所述, 炭路長7至10步, 導師說要以平時走路的步伐和力度而行, 千萬不要彈跳 , 而且要有良好的心理狀態。參加者把導師所說記在心上, 拗完木條後自我感覺良好,便滿懷信心行火路了。

  一步是一鼓作氣 ,二步還挺得住, 第三步已燙到不行, 此時不得不把導師的教導拋諸腦後, 快步走完剩下的幾步。完成! 

 咦, 腳板底有點痛喎,沒事的,導師和主辦單位說行完有點痛是正常的, 痛楚會慢慢褪去。隨後的參加者也沒有停下來, 一個個照行如宜。 

一小時後,十多個參加者發覺腳板底的痛楚不但沒有減輕,而且愈來愈嚴重,開始有脫皮情況, 陸續出現大大小小個水泡。多個參加者相繼倒地 (因為不能用腳板站起來), 主辦單位事到如此才打電話召救護車,也因此吸引了一大群記者。

我問友人為什麼有一半人會絲毫不損? 她苦笑道大概人人的皮膚厚度不同,不過她在活動的前一天走了去修腳,磨了腳皮把腳板底弄得白白滑滑,可能也是受傷的原因之一。

 聽說很多參加者都是專業人士 (說到底用2500元換取一個踩炭機會不是人人負擔得起的),我在想他們覺不覺得這件事很滑稽? 又有沒有勇氣告訴朋友同事自己由挑戰生命極限變成腳板底燒爛?

「What were they thinking ??!!」這是我最想知道的。

思考這些的時候,不知怎麼我腦海出現了牛排碰到燒熱了的鐵板瞬間由鮮紅轉褐色的畫面,還隱約聽到牛排烤熟的吱吱聲。

祝吾友早日康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