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幾次,丹尼十分誠懇地問我:

「你最喜歡哪一家餐廳?」

「你最喜歡哪一個鞋子的品牌?」

 「你最喜歡哪一個國家?」

每次聽到他堂堂大男人問這樣的問題,我都禁不住莞爾。這是小孩才問的問題啊-

 

「爸爸,世上什麼樓是最高?」

「媽媽,世界哪一個國家最大?」

「爺爺, 哪一種動物跑得最快? 」

那個年紀的小朋友想知道萬事萬物的盡頭、極限。當然他們的世界也比成人簡單, 覺得找出凡事之最是件容易的事。最近看張大春的《認得幾個字》,他就他經常被他的孩子有關於「最」的問題難到。這些「最」的問題, 一是難以判斷, 或知識所限, 又會隨時間改變,更甚者還會得罪人(有一次孩子問家裡誰最胖, 他戲言怕得罪太座,避而不答)。

我知道丹尼問這些問題的心意,他自知自己品味不好,想先做功課好在某些日子獻技。我也很認真地想答案,但是一說到「最」字, 總讓人有話到嘴邊卻未能言之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