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沒有定期查看信箱的習慣,加上又經常不在港, 通常打開信件時賬單都已過期,就如這一次。

我:「喂,我今天替你交了電費了,你可以放心了。」

丹尼(囂張地):「我無擔心過喎。」

我(平靜地):「咦,你一定還沒有看過你檯面的那一封信」

丹尼(氣定神閒地)打開信封,看畢:「我現在識擔心了。」

如果不是交了電費,今天丹尼家便會被截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