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說有關朋友H參加Lunch Actually 的經驗已是7月初的事。事隔3 個月才被安排第二次約會,是朋友設定的要求太高,難道香港或LA鬧男人荒? 

在約會的當晚H打了多次電話給我, 說男士通知了LA那邊會遲到, H在餐廳等了30分鐘不知如何是好, 躊躇到底該去或留,便致電問我意見。我說如果我是她,等到了45分鐘便會自己點菜,邊吃邊等。一來不用挨餓,二來也省了一個女子獨自在餐廳等待的尷尬。

 後來男士剛好在40分鐘到達,連聲道歉,解釋他遲到的原因。H認為他也不是故意的, 解釋也很合理,所以也沒再說什麼了。

晚飯間有傾有講,兩人算是談得上來。男士是做生意的,經常要往返內地, H對男士的第一印象沒有「他很不錯」那種好感,要分類該屬於「有待觀察」級別吧。

飯後的幾天,男士再約會H, 我想男士是把H列入「有機會持續發展」類別。 第二次晚飯就談到較深入的話題,男士問H對將來生活的想法, H那直腸子性格就把自己夢想中的生活告訴男士, 我是H的朋友, 深知她所說的生活不久將來她自己會負擔得起,不過對才第二次見面的男士似乎給她嚇窒了, H感受到這番說話後男士的態度有點不同, 有點急著結賬離開的樣子。

我跟H說「誰叫你要這樣巨細無遺告訴人家呀?」

H一臉冤枉說是男士自己先問,她才把想法告訴他,「我不想講大話騙人。」

Well…似乎那位男士不太懂欣賞H的「真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