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衣服看到那盤嫣紅的水,這樣倒掉實在浪費。

我決定把水留著,再用衛生紙數格包裹手指,等待快從足球埸回來的丹尼。

聽到鑰匙聲我馬上跑到洗手間, 在裡面大叫「丹尼我整親隻手指呀!」

丹尼滿頭大汗(因為踢球,不是因為緊張我)到了洗手間望著我舉起的手指。他的表情是茫然多於緊張,心裡應該疑惑10分鐘前在電話裡還好端端的。

我心想快D望下盤水啦快D望下盤水啦。

他終於看到。「嘩咁多血既? 」

5秒後再問「真架?」

我噗哧一聲笑說「假的。」

接著他當然會花分鐘想解釋自己沒有上當,一看也知道是假裝等等,我沒待他說完第一句便逃出洗手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