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上星期出差台灣, 回港前已急不及待告訴我買了好味的鳳梨酥。

一件鳳梨酥四百卡路里,我一向少吃。

丹尼:「這次的佳德比新東陽和維格更好吃啊! 得排隊買的!」

丹尼:「一盒有很多味道,紅莓,菠蘿, 不過味最好吃。」

我正忙著沒在意他說什麼,但也好奇歪牙是什麼東東。似乎這家佳德真得有點與別不同,做出我不知道的味道。

那晚爺爺生日飯中丹尼賣乖帶了一盒鳳梨酥和其他手信赴會,不斷誠懇地熱情地向我十多位親戚推介歪牙味鳳梨酥。我吃飽了,就懶得正眼望那肥死人的糕點。

隔一天我終於賞面,丹尼遞了一個歪牙味鳳梨酥給我。

我看一下包裝大叫「這是個「胚」字啊,什麼歪牙啊,胚芽啊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