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送個故事給你。朋友在Facebook轉載了劉若英的故事。原文很長,我刪去一點方便大家看。

—————————————————————————————–

劉若英出道15年已獲得了173個大獎,被稱為“最多獎”藝人。然而,這位美麗與才華並舉的女子36歲了卻還孑然一身。殊不知,劉若英不是不愛,只是愛得太癡,15年來,她一直深愛著一個不能說愛的男人……

他稱她為芬芳的“奶茶”

1970年,劉若英出生在臺北一個非常富有的家族。高中畢業後她赴美國修讀聲樂和鋼琴演奏,並取得古典音樂的學士學位。

1991年,一個好友介紹劉若英認識了臺灣滾石樂隊的著名歌手兼音樂製作人陳昇。陳昇認定出水芙蓉般清純的劉若英是個很有前途的歌手,立即邀請她到自己的工作室工作。 這年3月,劉若英來到陳昇的新園工作室擔任製作助理。讓人想不到的是,她在工作中悄悄愛上了才華橫溢的陳昇。其實,陳昇也喜歡劉若英。每天下午的午間茶點陳昇總是點奶茶 ,大家很好奇:“陳昇,你怎麼這麼喜歡奶茶?”陳昇笑著說“因為奶茶有奶的芳香卻 不像奶那麼膩,有茶的清淡卻不像茶那麼澀,所以奶茶可以喝一輩子不會膩味。”陳昇又看著劉若英,半是打趣半是認真地說:“劉若英就像一杯奶茶!她雖然不算標準美女,但就像杯溫暖的奶茶,雖然沒有紅酒的高貴典雅,沒有咖啡的精緻摩登,卻自有一種溫潤香 濃的芬芳。”

 然而,除了對劉若英的賞識和憐愛,陳昇似乎沒有更多的舉動,而劉若英又不敢直接向陳升表白心跡。對於一個2l歲的少女來說,劉若英的感情遭遇是殘酷的,她還沒有享受戀愛就已經失戀了。因為,她愛上一個不能說愛的男人———31歲的陳升已經是個有妻兒的人了。

陳升所能給予劉若英的就是對她事業上的支援和鼓勵,他為劉若英寫下了很多經典歌曲,如《風箏》、《為愛癡狂》。1995年,陳升又向張艾嘉推薦劉若英演出《少女小漁》。《少女小漁》為劉若英贏得1995年亞太影展最佳女主角。從此,蟄伏多年的劉若英開始了事業的騰飛階段。很快,她出了第一張歌曲專輯《少女小漁的美麗哀愁》,從音樂製作助理變成了一個獨具人文氣質的“才女歌手”。為了讓劉若英在事業上有更大的發展,1996年,陳昇主動中止了和劉若英的合同。 

劉若英帶著無限傷感和不舍離開了陳昇的工作室,開始了與來自馬來西亞的光良的合作,由於兩人的風格很接近,都是清純路線,很快唱片獲得了很大的成功。 

他永遠只是她的“師父”

2002年,陳昇和往常一樣在臺北舉辦跨年度演唱會。演出結束後,無數歌迷圍著陳昇請他簽名。這時,劉若英含情脈脈地走了過來。歌迷們認出了大名鼎鼎的劉若英,爆發出更激動的喊聲。劉若英站在陳昇面前,當著所有人的面問道:“你能給我一個擁抱嗎?”這一聲懇求像炸雷一樣在歌迷中炸開,人群頓時安靜了下來。只見陳昇遲疑了一下,最終只是用他那厚厚的手掌拍了拍劉若英的頭。劉若英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下去,兩行淚水刷地流了下來。她全明白了,他要將與她的一生緣分都寫成“師徒”二字。

2005年12月,劉若英和陳昇同時應邀參加了侯佩岑主持的《桃色蛋白質》節目。雖然,她已是影后,她的風頭遠遠蓋過了陳升,但在陳昇面前她就像個不知事的小女孩,始終小心翼翼怕做錯說錯什麼。劉若英跪著把自己的最新專輯送給陳昇,卻慘遭陳昇的拒絕。他批評劉若英說:“CD是歌手用生命換來的,怎麼能隨便送人?”一句話說得劉若英開始啜泣。主持節目的侯佩岑問陳昇:“你喜歡劉若英嗎?”所有的觀眾和主持人一起屏住了呼吸,沒想到陳昇很直接地說:“我當然喜歡她,否則我為什麼為她做這麼多事情。”聽了這句話,劉若英哭得更厲害了。但是,陳升接著說:“現在她像風箏,不知已經飄到什麼地方?”劉若英聞聽不禁失聲大哭起來。她孩子般追問:“如果我飛遠了,你可以拉拉線啊,風箏的線永遠在你的手裏!你一拉線,我就會回來的!”陳昇沉默片刻後說:“可是,我找不到線了!”整個節目中,劉若英不顧形象地哭哭笑笑,在陳昇面前,她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這個節目播出後,這段纏綿淒美的戀情令無數觀眾唏噓不已……

在臺灣藝能界,有幾個人是了出名的難搞,陳昇位列前三。他極難得肯出鏡,話又少,且絕不會按採訪者的意圖進行。在節目裏他拿了一杯紅酒,偶爾喝一口,當劉若英哭到進行不下去時,他就說,給你們唱首歌吧。奶茶要聽什麼?

劉若英說,風箏。

整個節目裏語陳升氣起伏最大的一段話,是說劉若英的戀愛。

他說,我覺得只要是一個女生,就應該有一個羅裏八嗦的、或者是個討人厭的傢伙,隨便,隨便一個,去保護她。隨便就好了——隨便!只要有一個人可以去保護她。司機老王啊或者什麼的都可以,隨便,可是,你現在是怎麼了呢?——他對劉若英伸出雙手,質問她:你現在是怎麼了呢?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麼?這是我最介意的一件事了! 劉若英茫然失笑,無言以對。她垂下的眼睛裏有絕望。或許她在想,既然應該有一個男人來保護她,既然是隨便、隨便的一個就好,那為何,不可以是你呢?這種聽起來關切至深的言語,其實包含了多麼置身事外的拒絕在裏面。它不會令人寬慰,只會徹底心碎。

我很少看到這樣失控的採訪場面,掩飾的情感,深切的期望,刻意的距離,自始至終的眼淚。劉若英如果不是在哭,就是冒出突兀的傻笑,或者環顧左右而言它。她的緊張和手足無措十分明顯。她一直對候佩岑說,我們很久沒見了。我都很少見到他,他不肯見我,也不肯來聽我演唱會。他都不要見我。

陳昇說,你有你的路,我有我的事要做。我的事情還沒有做完。你不會帶動我的,你今後要去的任何地方,其實都不關我的事了。你不會找到我。

陳昇說,好了,我給你們唱歌吧。都不要哭了。

他在前奏階段時候很認真的豎起指頭,對候佩岑和劉若英說:不要再打擾我,OK?做完這期節目我就閃了,佩岑,你不要再叫我來了,我很忙,我要去做我的事。奶茶,你也去忙你大陸演唱會的事。我們大家再見,好嗎?

候佩岑問劉若英,奶茶,你可不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女人聽到他講話,就會沒有辦法控制要哭?

劉若英說:我覺得是這樣,你看到他,你就會覺得原形畢露,你覺得你做任何補妝啊、弄任何外表的東西,都會覺得自己很虛偽,很假。因為他太真實了,他是關心人心裏面的東西。所以我常常覺得我和他之間是沉默就可以了。前幾年,有時候,我有覺得自己拼不下去的時候,我就會去開車去他在的地方,走進去,他看到我,就摸一摸我的頭。然後我就好了,我看到他我就覺得我好了。我就走了。

陳昇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拿出口琴唱了最後一曲《然而》。

然而你永遠不會知道

我有多麼的喜歡

有個早晨我發現你在我身旁

然而你永遠不會知道

我有多麼的悲傷

每個夜晚再也不能陪伴你

有一句話我一定要對你說

我會在遙遠地方等你

直到你已經不再悲傷

I want you freedom like a bird

劉若英含淚和他一起唱:I want you freedom like a bird……陳昇唱歌時,始終微笑看著她。這是最後一曲,唱完,就會離開,從他的表情裏可以看出他的決心。

這麼多年來,他對我講的話我都記得。有時候我也恨自己,為什麼沒有辦法跟他一樣都做得到。劉若英說,看到他,我就會覺得很慚愧。但是真的我都有記得。真的。

—————————————————————————-

原文在此,裡面有陳昇與劉若英在上《桃色蛋白質》的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