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說到不拍婚紗照,不少朋友都叫我想清楚,最意外的是我父母也認為婚禮如何簡單也應該拍婚紗照留念,想不到婚紗照已成為長輩眼中結婚的must -have item。

我沒患影相驚恐症, 我也有過憧憬拍婚照的曾經。大學時代有機會在婚紗展打工賺外快,那時候最喜歡就是在小休是挨家挨戶的去看展商的相薄,再幻想將來結婚要拍哪一類婚照。開始對婚照動搖是出社會幾年後前輩到同輩相繼結婚, 得到大量看婚照的機會。還有之前的工作經常接觸到婚照,看法自此有點不一樣。日看夜又看, 開始問點解。如台灣風的照片,新郎捲起褲管衣袖與穿著晚禮服的新娘在花海或沙灘嬉戲, 為什麼要水浸look配晚禮服呢?  其他大流行的婚照還有摩登風的「情陷夜中環」,中式的「呆佬拜堂」,看完都想問其實同對新人有什麼關係?

說到呆佬拜堂,我在Cleveland的時候跟一個新婚燕爾的外國男同事晚飯,他的太太是中國人,早前帶他回國探親順道拍了輯婚紗照。他問我「Chris, does all Chinese take engagement pictures?」我知道西方人沒有影婚紗照的習慣, 告訴他大部份中國人結婚前也會這樣做。他追問「are all the pictures very posed?」他邊問邊擺擺蘭花手。我明白他的意思,笑說我們的婚照通常都是這樣。他覺得找到知音,邊把存在電話裡的照片拿給我看,邊呻拍照時的苦況:「I didn’t know what’s happening….no one spoke English, and they kept making me do lot of poses which I felt very weird」 我忍不住大笑, 這鬼佬感受到當中的滑稽。我指著他的中式呆佬被老婆擰耳朵的照片叫道「香港也拍這種照啊,一模一樣的」他又滿臉疑惑地問婚照的意義是不是想說明女權主意,因為他覺得他大部份的照片都「showed the woman is dominating」,我覺得他是認真地想認識中國文化。

眾所周知我跟丹尼(特別是丹尼啦)也不是什麼俊男美女, 可是拍婚紗照就要擺出一副「我好靚仔/女」繼而情深款款的表情. 想到丹尼在鏡頭前作合上眼扮情聖的樣子我真的很難保不會送他一拳。我倆只是一對芸芸眾生中一對很普通的情侶, 那些相識相知到相愛的過程平凡得乏善可陳,大家相處舒服快樂便談婚論嫁一起生活。不少婚照把情侶拍出「天荒愛未老」,「動地驚天愛戀過」,「一切很美只因有你」的氣勢, 總覺得這些照片跟我與丹尼這些凡人格格不入。對我來說在婚禮當天拍下值的紀念的時刻便是了,現在就等丹尼表態可不可以不拍了。

還有, 那些油畫真的很難處理。放在家中老土, 劈開它丟掉又很浪費, 香港到底有多少夫婦的床下/沙發底藏了結婚時的油畫?

延伸閱讀 – Wyman 《最靚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