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也許沒有為意, 之前有篇未寫完的故事

那時是克里夫蘭的黃昏7時, 我才到了酒店個多小時,已累癱在床上呼呼入睡。

突然有人叩門。

開門, 是丹尼。小說會把我的反應寫成「嘩!!!!!!!點解你會o係度既」然後擁吻。可是我沒有,18小時的機程讓人太累, 我睡得很沉,見了他說了「欸, 是你?」,然後便自己爬回床上睡覺了。

哈哈,可憐的丹尼。他的機程比我還長呢。

好像又過了個多小時他叫醒我,說該出外吃晚餐了。   我夢囈般說叫room service吧…最後他也把我拉了出去。

晚飯後散步回酒店, 在樹蔭小道下走走停停,空氣都帶著夏日青草的氣味。晚風裡我說「涼了,回去吧。」

回到酒店房裡丹尼坐在沙發上著我一起坐, 東拉西扯一番胡鬧話,最終技窮沒東西可說了,便從口袋拿出樓下這個,又問了個問題。

**圖片跟實物原大有出入

我定過神,便爽快地回了:

就這樣,成了。

那天,是我們一起的兩週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