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租住的地方快將約滿,原來的業主又剛剛把單位賣了,丹尼因此跟新的業主談來年的租約。

在與新業主聯絡前,丹尼認為先要看看同一個的屋苑的大概租金,有了這些資訊才能爭取最合理的租金。「不過我下星期不在香港…」他狡黠的眼睛望向我。

「你不要旨意我呀!」我不喜歡跟地產經紀打交道。但是,「忙」永遠是一個男人最好和最方便的理由, 由於舊業主已終止水電戶口,如果丹尼不在這幾天下決定便沒有水電供應了。在沒有選擇下結果也是由可憐的我來辦。

走進附近的地產鋪,跟經紀說明了一些要求,她約略告訴我不同層數大概的租金,接著開始她作為一個推銷員的工作。

經紀:「丫阿乜小姐,其實你有冇諗住買樓,我尋日岩岩代理左個一個慧X苑既盤好正架,二百幾萬..」(樓盤名我沒有聽得很清楚)

我:「下,邊度O黎架?」

經紀:「葵芳囉,好抵買架!」

我:「離呢度好遠喎,而且唔太方便番工。」(我沒有透露我在哪一區上班)

經紀:「咁不如凱旋門丫,我有幾個盤可以睇下岩唔岩」

從葵芳到凱旋門, 我不知道經紀為什麼會推銷葵芳給我, 更不明白為什麼推銷一個二百萬單位不成後馬上轉推一個二千萬的樓盤, 是大包圍策略還是想試探我底細?

我想言歸正轉:「其實你有冇盤租?」

經紀:「梗係有啦,你住緊o個座既25樓,16樓,6樓都有。不如你考慮6樓啦,我同個業主有計傾架,租金仲有得傾」

我:「6樓我唔會考慮,我怕嘈。」

經紀:「下,唔好,點會嘈呀」

我:「但o係我住高佢廿幾層有時都覺得嘈喎。」

經紀:「哎呀,咁聲音係向上升架嗎。」

從此我再沒有接聽此經紀的來電, 並叫丹尼盡快與新業主商議租金,不要再搞我。他說好好好, 馬上從他的圖書館找了這幾本書,說要做些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