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沒有天晴過,天空一直罩上一層灰濛濛的憂鬱。那鬱悶的感覺讓我想起中村中的歌「友達之詩」,劉美君的浮花便是改編自此歌。兩個版本都是女人心底事,劉美君的版本帶有滄海桑田的味道,是歌詞也是因為劉的聲線的關係,像一個有經歷的女人對愛情的疾呼,卻又帶著矛盾。中村中的版本相對溫柔委婉,是無奈也是自憐,輕柔得像雨點落在地上散開的漣漪。

歌詞:

触れるまでもなく先のことがみえてしまうなんて
そんなつまらない恋をずいぶん続けてきたね
連接觸都不必 就知道會是怎樣的結果
但那樣不值一提的戀情 卻是接連發生

胸の痛み直さないで別の傷で隠すけど
簡単にばれてしまう どこから流れてしまう
別去管胸口的痛了 用其他的傷口掩飾就算了
可是輕易地就被揭穿 從某個地方開始 就整個敗露了

手を繋ぐくらいでいい 並んで歩くくらいでいい
それすら危ういから 大切な人は友達くらいでいい
可以牽你的手 也可以跟你並肩同行
如果連這樣都危險 那作朋友就可以了

寄りかからなけりゃ側に居れたの?気にしていなければ
離れたけど今更・・・・無理だと気づく
「如果可以保持距離的話,可以待在我身邊嗎?」
要是我能不在意這句話 之前就離開了 
但現在才知道...其實自己根本就離不開你 

笑われてバカにされて それでも憎めないなんて
自分だけ責めるなんて いつまでも情けないね
即使被笑 被當作傻瓜 我也毫無怨言 
只責怪自己的我 總是這麼可憐

手を繋ぐくらいでいい 並んで歩くくらいでいい
それすら危ういから 大切な人が見えていれば上出来
可以牽你的手 也可以跟你並肩同行
因為連這樣都危險 所以能看到自己重視的人 就已經很好了

忘れた頃にもう一度会えたら 仲良くしてね
在我們都已經遺忘彼此的時候 倘若能再次相逢 就做彼此的好朋友吧

手を繋ぐくらいでいい 並んで歩くくらいでいい
それすら危ういから 大切な人が見えていれば上出来
可以牽你的手 也可以跟你並肩同行
因為連這樣都危險 所以能看到自己重視的人 就已經很好了
中文翻譯源於

不認識中村中的人看完mv大概不會猜到他其實是個男子。他從小便有性別認同障礎,男兒身內藏著的是顆女兒心。從小到大他都因為這件事而受到同學歧視和排擠。在他十五歲時他暗戀上一個男同學,當然是沒有好結果。他把那時的心情譜上曲詞,就是今天的「友達之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