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下班後又獨個跑到譚仔晚飯。

到櫃台結帳時,阿姐說:「四十六蚊丫。」

我正從銀包掏錢, 阿姐突如其來笑笑口多加一句「靚女,順便抹下個嘴。」(所有雌性人類阿姐都喚作靚女)

我:「下?」

阿姐:「你個嘴仲有粒芝麻。」

我瞪著眼:「係?」那該死的土匪雞翼上的黑芝麻!

阿姐邊笑邊答:「係呀,右邊。」

我先把四十六元遞給阿姐,再優雅地用手輕輕往那右邊嘴角一抹。

阿姐收過錢說:「多謝!」

我抹完嘴後笑道:「唔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