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早上十點,看見丹尼還在床上睡覺。

咦… 十點? 還在床上?他應該身在機場喎!

我回過神來,馬上喚醒丹尼:「十點嘞十點嘞!!!!」

他還半夢半醒,以為我整蠱他。我把電話放在他惺忪的眼睛前他才相信。

他冷靜地走到客廳,坐在沙發上思考為什麼鬧鐘沒有響。我忍不住打斷他的思路問他:「11點的飛機你還來得及嗎?」

「嗯,趕不到了。」

其實我也知道答案, 然後叫他不要再想了,一定是他調教鬧鐘時只改了時間,沒有更改一至五才響鬧那項功能。

「對呀!真的是這樣。」馬上多加一句「不用擔心,我轉往深圳飛就行了。」

我沒有馬上放棄,始終由香港直飛方便得多,不過從香港至目的地的飛機每天只有一班。丹尼從來不會把航班時間記得仔細,我便追問飛機是11時正起飛還是11點多,如果是後者他還有機會趕上。於是他把電腦打開找了那張電子機票。

「係喎,原來飛11:30,哎呀,仲以為可以晏d先飛。」

我沒他好氣,著他梳洗更衣,我就替他收拾電腦呀充電器呀,幸好替換用的衣服昨晚已收拾好。怱怱忙忙他換了一件優閒polo tee,牛仔褲,再穿上皮鞋, 免得再帶一雙鞋子配西裝。我心想這身裝扮跟他的目的地,一個中國二三線城市真是絕配。他看穿了我的眼神,問我是不是應該換另一對鞋。

「無問題呀。」我欺騙了他。「走吧,不夠時間了。」雖然有些不祥之感,覺得好像遺留了什麼,不過已沒有時間想了,就趕他出門。

約5小時後,他打電話給我,「我想問呢,你zara買東西有無discount架?」

我納罕,才幾個小時,難道在飛機上認識了什麼人還一起到zara shopping?

「沒有呀,zara好像不設會員制的。為什麼?」

「無,我發覺自己帶漏左套西裝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