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讀的中學是所女校, 認識Happy Corner這遊戲已是大學時代了。那時看見一班男生堆在一起拉呀扯呀,唱著Happy Corner。邊笑之餘又嗤之以鼻,覺得男生愛玩的遊戲由他們小學時代到大學都沒有進化過(Winning Eleven是另一個好例子!)

今天信報專欄《麗都美識》的作者陳頌紅以「虐待小弟弟的遊戲」為題, 輕談Happy Corner的來歷和背後的意識形態。轉載於此讓大家回味一下那段瘋狂的日子。(信報需要密碼才能登入,所以不在此提供網址了)

話說兩個男人不幸被食人族抓了,食人族首領問他們:「你想死,還是情願被我們撞你的小弟弟?」第一個男人想,留得青山在,總比丟了性命好,撞就撞啦!於是四個食人族壯男將他舉上半空,然後大字形地拉開他的雙手雙腳,將他的小弟弟猛力撞向圓柱。如是者撞了好幾次,這個男人痛苦得慘叫。另一個男人聽見恐怖叫聲,心知撞小弟弟的極大痛楚,便跟食人族首領說:「你們索性讓我死了算吧!」食人族首領點點頭,然後跟族人說:「好,那就撞他的小弟弟,撞到他死為止。」

其實食人族到底有沒有這種撞小弟弟殘酷儀式,沒有人敢肯定。不過在台灣、香港和內地的學校,尤其是大學,自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已經流行這種台灣叫法為「阿魯巴」,香港稱為happy corner,而內地則叫做「磨柱」或「坐飛機」的近乎性虐待遊戲。

在畢恆達、洪文龍合著的《GQ男人在發燒》一書中提到,在八十年代初,阿魯巴本叫做「幹條阿」,即是台語「撞柱」的意思。後來改稱「阿魯巴」,據說是在台灣師範大學附屬高級中學裏,一群中學生在將男同學撞柱前,高呼「乎死」(意即「去死」),而台語「乎死」發音像「四」字,其中一名說自己懂得阿拉伯語的學生說,阿拉伯的「四」念作「阿魯巴」,便提議大家一起高呼「阿魯巴」,從此就成為這個遊戲的名稱。至於是誰先發明這種玩法,有人認為是台灣的中學運動場普遍有單槓,但是能用到單槓的日子不多,男學生百無聊賴,便想到抓起同學,以單槓兩端撞他的小弟弟。此後,樹幹、門緣、枱角甚至翻轉單車的輪胎,都是阿魯巴的「武器」。

在香港,happy corner源自生日歌Happy Birthday。大家一邊高唱改掉歌詞的生日歌,一邊con男同學。根據《大學線》雜誌所做的調查發現,百分之三十七的大學男生曾被人con,而七成被con者是在非自願情況下受罪,有人更在半年內被con八十次。畢恆達指出,這遊戲是男孩青春期的一種以性器官為中心的非正式男子氣概建構,除了建立我群認同,還是確認男子社會地位的酷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