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待丹尼和他的波友踢球後一起晚飯,約九時忽然有人記起那晚六合彩有五千多萬彩金,便派其中幾個人跑到附近的馬會試試運氣。

幾個人浩浩蕩蕩回來各自抽一張,餐廳沒有電視,只好等待馬會把結果上載到網頁。等待期間有人提了最老土又永遠讓人興高采烈的問題-「如果你中左頭獎你會點用d獎金?」

a:「我諗對我生活質數都唔會有好大改變,我都會照番工,不過hea住o黎做。」

b:「我想去環遊下世界。」

丹尼:「梗係辭職啦,我覺得用工作去維持生活係一個最差既option。」a追問:「丹尼你會hold cash定係買哂股票?買股票會分幾隻買定點?每隻會買幾多錢?….」

大家嘻嘻哈哈一邊發夢半玩笑半認真的討論。有人突然問我「咁你會點用五千萬?」

這是一條易過借火的問題,我以為。現在要認真回答的時候我竟感到言語塞。我當然喜歡享樂, 食飯住屋買衫旅行樣樣都要用真金白銀換的。可是突如其來的五千萬會使我將食飯住屋買衫旅行的消費加大加倍嗎? 即我會日日去Caprice 吃飯天天去Joyce置裝月月遨遊歐洲加勒比海嗎? 現在正正經經想才發覺原來我不想這樣過日子。不如錢揾錢用五千萬滾到五億? 我不懂投資,見到朋友做生意困身非常又不願踩進那趟渾水。

最後我的答案是「大概是存入銀行吧。」這才發覺,原來我沒有大志氣大理想,對現在的生活沒有很大的不滿, 有了很多很多錢也不會大大改變生活模式。有錢後既不敢辭去工作終日玩樂,又不能把自己的草根DNA連根拔起從此絕跡花園街只到置地圓方, 也蠢過豬懶過鬼不會將錢雪球式滾大。,五千萬對我最大的作用,可能是當自我形象低落的時候把月結單拿來看看.暗暗安慰自己「不用怕,我已是個有錢人了。」當然當我老了可能需要龐大的醫療開支,五千萬便是救命錢了。

當然,最後我們整檯沒有人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