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朋友聚會.席間有幾位即將結婚的朋友,我好奇問他們會否罷吃魚翅,答案一如所料是否定的。原因也可以猜得到, 婚宴不要魚翅,最大阻力通常是長輩。老人家難免覺得人家賞面出席,沒有魚翅奉客不夠體面。香港人去飲宴的概念也是認為吃了魚翅人情才值回票價。
其中一位問我,「如果你結婚,你會辦一個無翅婚宴嗎?」

我想會吧。我要是結婚最理想是簡簡單單「食餐晏仔」就算。無可避免要做足全套的話我會提出不吃魚翅這個建議,不過如果老人家強烈反對,老實說我也不敢堅持。

昨天看報知道夏威夷立法禁止買賣魚翅,發覺世界各地真的開始警覺保育鯊魚的需要。

從網上找了一些資料,原來香港是全球最大的魚翅進口地,單是2009年便進口9千多噸,每年因為魚翅而被捕殺的鯊魚有8900萬條,不是認真去看,平日也沒留意數字是如此驚人。小時候很難得才有機會吃魚翅,通常也是跟拉著父母衣角出席婚宴才會吃到,魚翅成為人情回本之菜餚應是因此而起。不過近年吃魚翅已變得尋常,除了婚宴,不少喜慶節日也有機會吃到。加上內地經濟起飛,同胞們苦了這麼多年終於有好日子過,不讓他們魚翅撈飯他們怎會甘心。可見魚翅的需求只會有增無減。

吃魚翅在中國文化已是根深柢固,要進行保育殊不容易。不過保育鯊魚這個概念已在我們這一代慢慢建立起來,甚至有人發起「魚翅婚宴。人情七折」運動。我們這一代真正愛吃魚翅其實並不多,吃魚翅是實現「要有體面」這個概念居多,私下朋友們吃碗仔翅其實也一樣開心。我不是中堅環保份子,因為保育鯊魚而拒絕出席有魚翅的宴會或者扣起部分人情我暫時做不到,不過自己一家人吃飯也希望能盡量少吃,從自覺到由小做起。我承認我是軟弱,心裡暗暗寄望鯊魚能逃過一劫,在中國人的飲食文化更進一步前不會絕種。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