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信報專欄「康和健」解開了火燒後欄之迷,我好辣,故此看得津津有味。

…另有一個相類的例子,乃「江門」(地方名稱)及「肛門」(身體器官)。有一位朋友往江門遊覽,一走出邊檢關卡,迎面一個大大的標板,上面寫着:「清潔江門,人人有責」。

我有一位世侄女,她患上頗嚴重的肛門敏感(Rectal Hypersensitivity)症,粗俗的說法是容易急屎(Faecal Urgency);為了避免尷尬,她完全不敢參加社交活動。根據一組英國倫敦皇家醫學院學者的研究,急屎是因為直腸中的TRPV1(全名Transient Receptor Potential Vanilloids 1)神經接受體過度敏感(Lancet, Vol.361, pp.385-391),當受到刺激時,直腸的平滑肌會大大地蠕動,繼而「清倉」。

能令TRPV1受刺激的東西之一,乃是辣椒素(Capsaicin)。現在市面上很多止痛藥貼的主要成分,恰恰便是辣椒素。原來,當辣椒素附上TRPV1之時,會令皮膚神經末梢分泌P物質(Substance P),後者刺激感應疼痛的A纖維(A-Fiber)。這不是會痛上加痛?不會。因為若有大量的P物質在極短時間滲出皮膚神經末梢後,P物質也就流清光,皮膚的神經需要一段時間去補充,於是在短暫時間內不會再痛。更重要的是,大量P物質會令A纖維細胞自滅(所以,愈吃辣,愈不怕辣)。科學家更發現,超辣的成分除了能對A纖維神經細胞發功,對癌細胞也「冇情講」,因為這兩種細胞的粒線體都對辣椒素非常敏感,以致令其內的細胞色素C漏出,因而引發細胞自滅(Cell Growth Differ., Vol.9, pp.277-286)。

Source: 5/25 信報專欄「康和健」,作者為顧小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