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傑出生於六十年代的檳城,那是《歲月神偷》的年代。阿傑跟戲中的小主角一樣, 也是一個鞋匠的兒子。

造鞋的日子不易過,從一張紙樣一塊皮革到一雙鞋子,都是靠一雙手一針一線地縫製出來。造一雙好鞋子,少不了巧手,少不了功夫。阿傑的爸爸就是這樣捱出來的,初當學徒時只替師傅當跑腿和為店裡的鞋匠們做飯,過了好些日子才可以正式學習做鞋。學成後阿傑的父親自立門戶,開了一家叫周記的小店,在檳城頗為當地華人所知。雖然周記生意不錯,但阿傑過的絕不是太子爺的舒適生活。自九歲起他便要到店子分擔父母工作,那時候阿傑的生活只有兩件事- 上學跟在店子裡工作。阿傑繼承了鞋匠父親刻苦耐勞的性格,放學後便到周記繼續默默工作。

安穩的日子並沒有長久,70年代初馬來西亞政府推行馬來人優先政策,當地華僑的日子愈趨艱難。而且當時檳城專注電子製造業經濟, 造鞋這門手工業日漸式微。已是少年的阿傑於是到倫敦投靠遠房親戚。阿傑到了倫敦後想繼續造鞋,考進一間造鞋學院校進修技術。阿傑不諳英語,說話時經常被取笑,學院的一位老師批評他:「你不會說英語,你得好好的說。」自此阿傑為免多講多錯便變得寡言,沈默的性格和蹩腳的英語成為阿傑找工作的一大障礙,畢業後他沒有得到任何面試的機會。

阿傑與妻子跟他們的孩子最後落戶在倫敦東區,他在一間荒廢了的醫院設了一間小小的工場,臥室就在樓上。鞋子在小工場裡一雙一對的造,他認為應該為自己的鞋子起個名字,便取名「幸運牌」。鞋造好後就把它們帶到附近的市場賣,生活足襟見肘。某天阿傑在學院時的同學Elizabeth找他,問他可願意為她正在發展的品牌造鞋,阿傑欣然答應,因為這會為帶來穩定的收入。可惜一段日子後Elizabeth的品牌需要大量生產以應付需求和節省成本,要另找工廠造鞋,阿傑從此失去每個月的一筆穩定收入。

就在這時候,阿傑的名字在時裝雜誌的編輯們之間流傳開來。時裝圈中口耳相傳說倫敦東區有個巧手鞋匠能造精緻鞋子,漸漸時裝雜誌把名牌鞋子寄到阿傑的工場,請他照樣造一雙同款不同色的用來拍照,阿傑的名字因此出現在雜誌頁尾不顯眼的位置。可是熱愛時裝的有心人還是找到了阿傑。荒廢醫院附近開始有名車停泊,為的就是要找阿傑訂製皮鞋,在90年代初期,名車在倫敦東區是不常見的。

阿傑的其中一位顧客是Tamara Yeardye,她來自一個富有家庭,也是個時裝狂熱愛好者。某天她找阿傑造鞋後忽發奇想,覺得以阿傑在時裝圈的名聲,覺得由阿傑當設計,再找意大利工廠生產,這樣或許可以打造一個高級鞋屐品牌。到了1996年,Tamara與阿傑終於簽下合約,阿傑每季會為品牌設計一系列鞋子,品牌的名字就是阿傑的英文名字。

阿傑的全名叫周仰傑, 英文名是Jimmy Choo。

source: The Jimmy Choo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