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星期你到外地出差幾天,在那晴朗的星期天你請我幫忙執拾行裝。

我很好奇,怎麼有人願意把在執行李這任務交托其他人,這可是你在外地相依為命的家當。對女人來說, 別人永遠不能收拾出令自己滿意的行李。 不要以為我們只是出發前一天才匆匆把衣服放進行李箱, 其實女人在出發很多天前已開始籌劃要把什麼衣履放進行李箱,腦海想像一幅幅哪件上衣襯哪件褲子再配哪一雙鞋子的畫面,發覺行李太多之後又把其中一些篩掉。整個過程很個人,在世上很難找到另一個人會完全知道自己心意去把對的物件放進行李箱。

你們男人就care-free得多。也是出發前一天收拾,不過事前你們真的是沒有想過行李箱的內容。除非男人是Wyman的朋友,若不,你們整裝的過程就是打開衣櫃拿放在最上面的衣服一股腦兒放進行李箱裡。女人執行李的目標是在外地仍要穿戴漂亮。男人呢,只是有衣服蔽體不辱國體就行了。

替別人執行李還是有點戰戰兢兢,生怕有什麼遺留在外地也不易找補給。每人的生活又不一樣,有人要自備洗頭水洗澡液,也有樂意用酒店提供的。幸好以前你出差時我曾到當地看過你,對你的習慣有點依據,不用全靠想像。

邊執拾邊提醒自己,襯衫要看需不需要袖口扣,領帶是否都能配所有襯衫。還要問你到埗會先到酒店還是馬上開會,馬上去開會得把領帶放在公事包或行李箱的外面的間隔,這樣才會方便下機後繫領帶。很簡單的事,不過又是千絲萬縷的心思。

這一點點熨貼,只送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