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五獨自到迥轉壽司店晚餐,旁邊坐了兩個內地客,都是中年男士。

沒有一個香港人不會在他們檯上留下目光–檯面放了十多碟沒有了魚生的飯團。他們從輸送帶拿了壽司後只吃那片魚生,把飯團剩下不吃。

然後我聽到其中一人的話「你看人家都把飯吃掉,我們這樣好像很沒有素質。」那時我正第12次偷看他們檯上的飯團,就與其中一個人的眼光接上了。他問我「欸,小姐,我們這樣把飯留下可以嗎?」

我語塞。可以嗎,是可以的。只要付錢食客要怎樣處理食物都可以,所以理論上他沒有錯的。不過從道德上看就太浪費了。我回答「不是不可以,不過你們可以只點刺身,那就不會把飯浪費。」然後拿了一張點刺身的單子給他。

香港人覺得內地人沒有文化的看法根深柢固,某些情況我也認同的。不過很多時我們對他們的文化差異不夠寬容理解,總把他們的行為盲目理解為財大氣粗。從某個角度看,他們其實也是「外國人」,不熟悉我們的文化也是很自然的事。我們出國當了「外國人」,想必也會做出一些當地人覺得奇怪甚至沒有文化的事,如果有個當地人善意告訴我們,也算是文化交流,我在心裡會忍不住為這個地方加添好感。用一點耐心解釋,很多時內地客也會欣然接受。當一個稱職的主人家, 好好歡迎世界各地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