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啃譚仔記的土匪雞翼。

丹尼:「今日開始我個title唔同左呀。」

我含著雞骨問:「唉?咁突然既,有咩唔同?」

丹尼:「少左個副字。」

我馬上嚥下那雞肉,雀躍的說:「丹尼除副!丹尼除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