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男性好友撥了一通電話過來,問我到底幾時履行諾言請他吃生日飯。他是在一月底生日的。

也不能全怪我。生日正日不會約到他, 接著二月是農曆新年,過年後大家工作都忙, 他出差到了日本,我又在上海廣州。

既然他主動送上門,我也樂意兌現承諾。他說不如就明天見面吧,我和應說明天正好,因為男友剛好要出差。

電話另一端馬上抗議道「喂你可不可以不要這樣明顯地找我填充時間? 你不告訴我你男朋友出差的話我會開心點。」

哈哈,我只是善用時間啊。

可是不見得人人也懂欣賞我時間管理的藝術,包括那個我認為的既得利益者。

接電話時丹尼其實在我身邊。幾小時後他多愁善感地說「啊,我明天出差你一個人在香港了」。其實他只在深圳待一晚便回來。

我嘗試把他從多愁善感中拉回現實:「我不是一個人喎,我明晚約了人食飯。」

幻象破滅,丹尼回過神來:「對呀,我也差點忘記了。你趁我出差便約會其他男生。 哼!我真的有少少嬲呀。」

這就是丹尼可愛之處。人家有不滿都是極盡誇大之能事告訴全世界老子不高興,他卻含蓄地說成「有少少嬲」。聽到這到裡我偷偷笑了,不過此話的醋味還是嗅得到的。

「就是趁你不在才跟朋友吃飯嘛, 那就不會影響我們的schedule咯。」

「唔…總之這個做法是不對的。」

「唓,都不明白你想什麼。」

我要睡覺, 對話就此中斷。今天早上msn丹尼問他是不是真我不想我去,順道跟他交代清楚除了慶生外朋友其實還有事找我幫忙。雖然是清清白白,但如果為了跟朋友食飯而令伴侶心不舒服,我還是會妥協。我想若向朋友說明狀況想必對方也會明白,最多給他笑半年有異性無人性,也許他心裡還會以為自己能打翻一個男人的醋罈子而沾沾自喜。

丹尼卻說昨晚他只是說笑,還傳了個笑面給我叫我「go!」。

一句「男朋友出差所以跟朋友吃飯」差點弄得兩面不是人,看來我的時間管理和口才都一樣不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