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到了廣州。寒風撲面,從早到晚都很冷。晚上在酒店房內也能聽到呼呼風聲, 關了燈讓人聯想到咆哮山莊的陰森。

現在出差的心態跟幾年不一樣了。以前無論離開香港多少天也沒問題,工作完了晚上總有無窮精力週圍吃吃逛逛。可能那時候剛出社會覺得能夠出差是上司對自己能力,所以總懷著一點興奮的心情。現在工作完馬上回酒店,最好不用出外,在房裡叫餐,處理電郵。心裡不斷掛念香港的生活,想盡快回港。

像我沒有家庭的女性尚且如此,不知那些有丈夫兒女的女性出差是怎樣過?

從前對母親和年長幾年的女性朋友的想法摸不著頭腦。才晚一點回家,才出差幾天,為什麼在她們眼中都是天大的事?害怕老公兒女吃喝穿不好,臨行前總愛嘮嘮叨叨的囑咐家人,雪櫃有什麼,衣服熨好放在那裡等等。幾年後的今是我開始理解這些女人們,很多女人在這個年紀就基因變異,害怕自己不在家對家人生活的影響,憂心沒有親自監控,家人的生活會變得荒亂。很多女性對此不能自拔,一直長憂到九十九。

這晚北風停止咆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