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所周知往返內地的航班經常延誤,但知道這個問題不代表經歷問題時的痛苦會減輕。

昨天上海下雨,陰冷陰冷的。整天路上都堵車,我已有不祥預感,覺得晚上到機場不會太容易。晚上8時多的飛機,是一天往香港的最後航班了。我6點多才回到上海市中心,焦急的召的士,等了十多分鐘都沒有。上海的同事說那正是下班時間的士不易找,而且沿途很大機會堵車,建議我坐地鐵再轉磁浮列車。我猶豫了一會,始終我沒有在上海坐過地鐵,如果搭錯車兜了圈子便得不償失。不過召到的士的機會真的不大,我便一鼓作氣衝到地鐵站了。

整個坐地鐵過程尚算順利,路線比起日本一點也不複雜,只是拿著行李箱在下班的繁忙時段上上落落樓梯有點麻煩。但只要你曾在上下班時間在寶琳或金鐘站能擠上車的話,在樓梯推撞幾下都是小事一樁。

從龍陽站坐磁浮列車都機場只需要7分鐘,我最後都趕到機場。地勤跟我說,我坐的飛機延誤了,他會替的改早一班。後來才知道,我改坐的航班原本的起飛時間是6時多。我們最後在9時多才起飛。即是有些乘客在已機場呆等了3個小時以上。

早上回到公司跟老細呻了兩句,她說我已是幸運的一位了。她試過從8點延到凌晨12點多才起飛,回到家甘差不多3點了。另一位舊同事更可憐,從8點多一直在飛機上等,誰不知到凌晨一點多空服說因為在跑道上負責指揮的人已下班,所以飛機不能在當天起飛了。

出差趕飛機的衝鋒陷陣,機場裡無邊無際的等待真是夠磨人。昨夜凌晨回到香港,累極。但仍忍不住問丹尼,那5年的飛行生活,你是怎麼捱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