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農曆新年假看完了兩本有關中國發展的書- 《The China Price》 (中文版為《中國價格》) 和《中國撼動世界:飢餓之國崛起》(原著名為《China shakes the world, the rise of a hungry nation》)。

無獨有偶,兩書的作者都在英國金融時報工作,我自己也是在寫此文時才留意到。我先讀《The China Price》,丹尼見我讀完便介紹我讀《中國撼動世界》。前者集中說中國蓬勃的出口業背後各種社會問題和矛盾, 後者也談到同樣課題,但也寫到中國崛起後帶給其他國家的震盪和與一些大國之間的角力。

一月初《經濟學人》指出2009年中國把德國擠下去,成了世界最大的出口國。歐美得大國都譴責跨國公司使用中國的血汗工廠替其製造商品,卻又一邊享受著中國製造的廉價貨品。這些人要求跨國公司提高和改善中國工人的待遇,並查驗工廠以保証它們合乎標準,但又反對增加商品的零售價格,這成本就落在本來已無太多利潤可圖的廠商。為了解決這問題,廠商唯有建立一座模範工廠,偽造工人上下班的紀錄好通過驗廠。但模範工廠背後往往還有影子廠,即沒有跟市政府登記,而買方也從不知道這些影子廠的存在,更遑論知道自己的貨物是由這些影子廠製造。沒有正式登記,這些影子廠的工人沒有勞保保障,經常長時間工作。這令人不禁反思,驗廠,到底是幫助或是害慘了這些工人?

出口業是其中一架拉動中國經濟發展的馬車, 它推動了中國發展,也為中國帶來巨大的危機。數以億計的外省工人到了城市都渴望找到工時長的工作,好在短時間內賺最多的錢回鄉。(留意這正好跟外國公司的要求相反)但長時間的工作和惡劣的工作環境,加上工人的無知和廠商的無良,工業安全在中國一直不受重視,以致意外頻生和大批工人得到職業病。(如很多煤礦和寶石加工工場的工人都染了肺病) 這大大加重了中國政府的醫療負擔,而且工人因為得不到合理賠償聚集起來便容易引發社會動盪,這是中央政府最不想見到的。

另外中國的工廠嚴重污染環境,除大大破壞中國的生態環境外,歐美各國亦有所警覺。”哈佛的大氣化教授丹尼爾賈伯利(Daniel Jacob)進行了一項研究,他追蹤新英格蘭上空的用髒空氣,結果發現宅它來自中國。之前哥本哈根會議各國向中國施壓弄得不歡而散不是無跡可尋。

當然,最使其他國家人民記恨的是中國大量廉價勞工使很多公司把工作外判到中國,直接令這些人丟了飯碗。大量人民失業使這些國家不得不實行保護主義,好平息國內日益高漲的不滿聲音。加上,中國對能源的胃口是巨大得難以滿足,各國已對中國爭奪資源的姿態感到非常不安。

中國從70年代改革開放以來發展迅速,身在香港的我們對此更是感受至深。我們逃不過中國崛起的影響,絕大部份是港人更是在享受其成果。可曷我們除了知道自由行狂掃名牌商品的本事外,對其崛起的原因,正負面的影響,對世界的衝擊又了解多少? 上述兩書或許能給你一個較深層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