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愛上Häagen-Dazs的日版crème brulee 味雪糕。聽說這是一月才在香港推出的新口味。近年我已很少吃Häagen-Dazs的雪糕,因為我較喜歡這幾年才在香港興起的gelato,喜歡它軟軟的質感。有時在便利店買雪糕吃我多數會吃維記雪米糍或dreyer’s, 心情大好或極差(又或者丹尼付錢)就花多一點吃movenpick。Häagen-Dazs於我就是不太好又不太差,想吃平宜的不會是它,想吃美味的又不會第一時間想起它,這大概就是丹尼給我上商業101課所提到的”stuck in the middle”.

一年也有幾次我會被Häagen-Dazs迷倒–就是他們日本版有新口味推出。日本人總把產品做得精致,前幾年日本Häagen-Dazs推出的芭菲杯深得我心,一層一層的,每層不同的味道,不同的口感,令人回味無窮。

Parfait照片來源

這次的crème brulee 是日本Häagen-Dazs 的Dolce 系列,同系還有tiramisu, blueberry cheesecake, sweet potato pie等。 似乎Dolce系列是要比一般Häagen-Dazs雪糕杯走更高檔的路線,份量比一般雪糕杯小了10ml, 價錢還要高數塊錢。Creme Brulee雪糕也有三層 – 焦糖漿,白朱古力簿脆和custard味雪糕。焦糖漿較甜,很配custard雪糕,加上朱古力薄脆令吃起來更有口感。丹尼覺得此款雪米糕有點太甜,我自己就認為剛剛好。

說到Häagen-Dazs, 上網查看Häagen-Dazs究竟是什麼意思,才發現這個字是沒有任何意思的。在50年代的美國, 一個叫Mattus Reuben的人每天跟母親坐在馬車上賣雪糕。後來生意日差, Reuben決定改變策略,替自家製的雪糕改了個聽起來很歐洲味的名字,但字本身是沒有意思的。當時很多人以為Häagen-Dazs是歐洲進口的外國食物,就這樣Häagen-Dazs便成為一個高級的雪糕品牌。

吃一杯雪糕,竟東拉西扯了這麼多。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