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在上海的雜碎。

1.禮物
臨行前我乘午飯時間安排一個火辣女郎到丹尼家,好在我不在港的日子陪陪他。她可是CNN Sport Illustrated 2010年泳裝日曆的封面女郎Broolyn Decker啊。



*Poster三點不露,我才沒有那麼大方。

2.頭獎

我很喜歡看上海一道一道沒有葉子的樹,這些線條分明的樹道給寒冬裡的上海添了幾分蕭瑟。
就在拍攝這街時,我忽然感到頭上有東西滴下來。向上看,沒有發現冷氣機(香港人的潛意識),心涼了半截,馬上從手袋拿出紙巾往頭上一抹,果然不出所料-是雀屎。幸好份量不多,三爬兩撥抹得乾淨後再回酒店清理。

3.奇景
第二次踏足上海目光仍會被這些街道上粗粗黑黑的電線吸引。除了最主要的道路,你不難在街上看到造種與「金融中心」這名稱不太搭配的景象。

4.廷誤
這次到上海沒有在市內遇到塞車,可是卻碰到兩次很冤枉的交通延誤,白白浪費了時間。第一次是在江蘇省某市的高速公路。公路突然封閉,大家坐在車上毫無頭緒,後來司機們都等得不耐煩下車看個究竟,只知道因為某官員要駛過此公路故此所有車輛得迴避。到半小時後公路重開,才知道那官員是市長級,我還以為是中南海的人來了。
第二次是上海回港的班機,原定是早上9時45分起飛,那是當天港龍回香港的第一班機。上了機各乘客安頓好了,卻傳來機師廣播說上海機場突然實施機場交通流量管制(據機師說是air traffic control),所以航班要延遲到11點20分才起飛,就這樣原來2小時20分鐘的機程就延長到差于多4小時。所謂交通流量管制很難令人說服,事前天氣一直良好,該不會有大量飛機延誤,而且機場也不見有旅客滯留,早上九時的浦東機場根本不見繁忙。以前有報導指中國政府曾因為空中軍事演習而封閉上海機埸,對開公開的不因也是機場交通流量管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