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起程到上海工作幾天。

上海這幾天都很冷,最低曾跌破零度,我怕冷,所以對此行嚴陣以待。

這將是我的裝束 – 羽絨大衣,長靴加耳套。當然還有頸巾,防寒內衣,大包小包的暖包暖貼 。

羽絨外套是上年初春買的,那時丹尼要到蒙古烏蘭巴托出差數星期,以為很忙週末回不了香港,便叫我不如週末到蒙古玩幾天。那時烏蘭巴托的氣溫是零下三十度,所以我跟他在羽絨城各買了一件長身羽絨外套,我那件90%鵝絨也只是7百多元,不過這是否折後價我已不太記得。後來那案子沒想像中忙,丹尼便每個週末都回港,我的羽絨衣也沒有出場的機會了。這外套頗修身,沒有平常羽絨衣的臃腫。最好就是易於收藏,卷好後放進附送的袋裡也只有龍貓公仔的高度。(龍貓只有PS3般高)

耳套是丹尼知道我要到上海後送給我的。我喜歡它外層用毛冷包著,不像街上的耳套盡是白色毛茸茸,我喜歡較低調的款式,不想把自己打扮成華箏公主的模樣。它還可調較長短呢,只是五十多元。

雖然丹尼很貼心地買了一個漂亮的耳套給我,可是當我叫我替我網上check-in填個人資料時,填到contact number他竟然問我的電話幾號??!!我瞪眼看他,沒好氣地告訴他號碼,他還喃喃自語說一直以為這是阿力的電話號碼。

我得刪除他手提電話裡我的號碼,好叫他每次都要逐個數目字按,按到他記得女朋友的電話號碼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