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多月前鴨仔捎來訊息。

鴨仔 says:「 識唔識呢個字點讀 — 尐? 俾三個機會你估。」

Chris says:「個字你自己造架? 個中文字有波浪既?」

鴨仔 says:「真有其字。你齋估,唔好上網搵。」

Chris says:「你放心,我唔會咁茅既。Em….讀”小”?雖然我都覺得唔會咁簡單」

鴨仔 says:「錯。」

Chris says: 「”淹”? 我覺得佢個波浪可以淹死人。」

鴨仔 says:「a creative answer! but u’re wrong.」

Chris says:「咁 “妖”啦….因為呢個係我既心聲。」

鴨仔 says:「開估! 舉例: Chris, 你慳尐啦!」

Chris says:「個字讀”d” ?」

鴨仔 says:「係呀。d既正字應為—-尐, 近音(did)。」

鴨仔繼續有教無類:

『尐不是廣東話的自創字,漢代許慎編撰的《說文解字》,已有此字。『尐』,注音「子列」切,解作「少」也!』
アヒル繼續補充:『廣府話口語中常用的字「D」,並非舶來品,而是道道地地的漢語,正字是「尐」,寫法是「小」字下加一捺。
「尐」,《說文》:「尐,少也。从小,乀聲。」段注引《方言》:「尐,杪,小也。」可見「尐」的字義是「少」。』

『至於讀音,「尐」字《玉篇》標「子列切」,《廣韻》標「姊列切」。「子」、「姊」均屬「精」母,清音,按推導得粵音聲母「dz-」;
「列」屬「薛」韻,入聲,按推導得粵音韻母「-it」。故「子列切」應得「dzit7」(陰入調,有音無字)或「dzit8」(中入調,同音字「哲」、「節」等)。然而「哲」字和「D」字讀音相去甚遠,又當如何解釋?原來漢語音韻發展史上,有「古無舌上」之說,即中古的「舌上音」(可理解為以「dz-」、但東漢時應讀成「舌頭音」(聲母「d-」)。常用漢字的讀音多滯古不變,所以「尐」字可讀成「dit7」(陰入調,即上述引文之「did」音),韻尾脫落得「di7」,類似於英語的「D」。』

『到了現代漢語,「尐」字只在方言出現。粵口語的「尐」字由「少許」引申,至「一些」、「一點」之意,用例如下:
「買多尐」:「購買多些」;
「快尐去」:「快一點去」;
「爭尐得」:「差一點便行」;
「個尐人」:「那些人」;
「尐咁多」:「那麼少」(「多」字變音為「doe1」,作「少」解)。』

參考資料
Yahoo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