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到Guernsey是因為剛看完的一本書- The Guernsey Literary and Potato Peel Pie Society。它的中文版沒有直譯原著的名字,改用故事主人公的名字,取名《親愛的茱莉葉》。

初次看到這書是在亞馬遜。當時它在文學及小說類暢銷榜的首位,看了簡介,幾個讀者的留言想訂購,但我在亞馬遜沒有戶口,怕要填那些瑣瑣碎碎的資料,便擱置了,只是那古怪的英文書名一直留在心中。 約一年後我在倫敦的書店看到這本書,二話不說便買了。我沒有在香港書店看到這本書,不過我很少逛英文小說的書架,所以沒留意到也不足為奇。

故事的背景是1946,二次世界大戰剛結束,歐洲各國頹垣敗瓦,百業代興。主角Juliet是倫敦一名專欄作家,三十出頭雲英未嫁。出版社將她的作品集結成書,頗受歡迎。Juliet正苦惱下一本著作的題目,一個來自Guernsey叫Dawsey Adams 的陌生男子突然來信為她帶來新的寫作靈感,甚至改變了她往後的人生。而Dawsey冒昧寫信給Juliet的原因竟是為了她賣掉的一本舊書。Dawsey在信中提到在德軍佔領時期因為一隻烤豬而成立的「根西馬鈴薯皮派文學讀書會」,Juliet 對這奇怪的讀書會名字感興趣,便回信請Dawsey告訴她更多讀書會的事和德軍統治下的Guernsey的情形。就這樣,Dawsey除了繼續與Juliet通信,還請其他在Guernsey讀書會的會員寫信給Juliet告訴他們自己在戰時的生活。信件紛至沓來,Juliet發現信件都異口同聲提到同一個人-Elizabeth。

整本書都用了書信形式,讀起來就像自己是那位收件人一樣。從每個角色的信件的字裡行間,你可以觀察到該角色的性格。該角色又會在其他人的信件出現,同其他人的筆桿來描繪角色,使故事中所有人都立體鮮明起來。信中還描述了島上居民動盪戰亂中的生活點滴,但它們不像大江大海那些讓人痛心的細節,反而多是居民怎樣苦中作樂,怎樣秘密救援從東歐過來的童工,也有一兩封為德軍平反的信,說曾受過德軍協助才得以保命。作者花了不少時間和心力搜集二次大戰根西島的資料,但資料經過她筆桿又少了幾分沉重,使讀者能以輕鬆的心情去了解戰時的Guernsey 和島上的百態。

根西馬鈴薯皮派讀書會員會定期見面討論自己讀過的書。島上大部分居民沒有受過太多教育,都是純樸的鄉下人。所有寫/印在紙上的文字於他們都是文學,所以他們在讀書會分享的「文學」是千奇百怪,除了世人公認的文學作品如《咆哮山莊》,《傲慢與偏見》等,還有自家寫的食譜,祖母留下的信件。Juliet 後來到了Guernsey, 看見那些藏在鐵餅罐幾十年署名O.F.F.W.W的信件, 才發現寄件人大有來頭,此處讓我也感到Juliet 發現這秘密的驚喜和雀躍。

一封又一封的信,藏著率真的友誼,人類互助的精神,女性的堅韌和含蓄婉約的愛情,看了會令人忍不住想到Guernsey看看Juliet看過的美好風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