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有幾天。

我冷淡,冷漠, 冷落了你。

我生人勿近,走到街上的人群中總擺臭臉。你想抱抱我,拍拍我肩膀我卻避開,總要自己一個人坐作,默不作聲。

我事事看不順眼。怪你不清理地板上的那條頭髮,縱然那是我的頭髮。不滿你拖著別個女人的手,即使那女人是你媽媽。

我好心著雷劈,你把軟墊子遞給坐在地上的我,我一聲「不要」便一手把它撥開。其實我坐得屁股痛我想要它。但不知怎地我很想拒絕人,為拒絕而拒絕。就像你問一個正在鬧性子的小孩要不要點什麼,他們總是倔強地說不要不要不要,儘管那是他最愛吃的糖果。

其實我還感到一陣陣翳悶潮熱,乳房小腹脹痛,臉上一顆顆暗瘡使我更焦躁不安。總是有幾天,連我自己也受不了我自己。

謝謝你愛護包容這麼不可愛的我,一直默默守候。其實,你才是神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