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拍攝工作其實是為了爭取在梅窩區內復辦中學。當中牽涉到的中學的校舍,就是今年6月弄得滿城風雨的南約區中學。沒有印象?這就是正生書院要求要遷入的校舍。

可能你也像我之前一樣, 對正生遷校事件的模糊印象是「一班野蠻梅窩原居民歧視想改過自新的年輕人」。這次到了梅窩使我了解多一點事件始末 –梅窩有一間空置數年的中學校舍,就是上述的南約區中學。正生書院在芝麻灣的校舍收生遠超上限,故此提出遷入空置的南約區中學,引來梅窩居民憤起反對。

正生書院學生默默流淚,忍受梅窩居民辱罵的畫面,不少人應該還歷歷在目,包括我自己。我相信這也是傳媒想得到的效果,當天梅窩居民一聲聲的「吸毒仔」和粗言穢語也正中下懷。 一邊是學生忍辱負重,一邊是居民的謾罵,哪一方較易得到人心不用多說也知道。

這一仗,梅窩居民確是輸了。引用當年曾協助調解麗晶花園住戶抗爭興建愛滋病治療設施的中大社會學系副教授陳健民的話:「要吸引傳媒報道,除了平日多與傳媒保持良好關係外,更重要的是要為傳媒提供有價值的資訊或戲劇化的場面……只要在傳媒前表現謙和、克制、理性,甚至是受害者的形象,足以與居民激進、橫蠻、咄咄逼人的形象造成強烈反差。」

我不敢說梅窩居民當中沒有歧視正生的學生, 沒有因擔心該區的樓價受影響而反對正生遷入。但當中有一些人反對的原因只是希望子女能在原區升讀中學, 要求其實很卑微。南約區中學是梅窩唯一的中學校舍, 2004年因收生不足遭殺校, 當地居民往後一直向政府申請重新辦學,申請將學校轉為「一條龍」營運,結合梅窩及貝澳兩所小學, 為區內學生提供中、小學一條龍升學服務。而學校亦會開設國際文憑課程,滿足外籍學生需求,可惜費用要4000萬元,教統局認為太昂貴,拒絕了建議,事情一直被擱置。

直到正生加入「戰團」申請遷入南約區,居民才發覺爭取復辦中學是刻不容緩。由於外界在此時才留意事件,便有了生人霸死地的印象, 以為梅窩居民是因為反對正生遷入才要恢復辦學。

學校,還要走多遠才到?(照片版權為DARKNIKO所有,請勿擅自轉載)

自殺校起, 梅窩的大概一百名莘莘學子便得跨區上中學,每朝5點多起床, 搭車又搭船到市區上學放學, 一來一回至少三小時, 大大影響學童的作息,學習和社交生活。現在政府先滿足外來者正生而漠視「內需」,難怪梅窩居民憤憤不平。要梅窩居民真心接受正生,使正生學生能如在長洲般融入該社區,政府當處理正生的問題同時,為梅窩提供適合該區的教育。

正生的浪子回頭自是金不換, 讓區內學童提供他們應得的教育設備也是政府不可推卸的責任。希望政府能加強與梅窩居民和正生溝通,尋求雙贏方案,不然受苦的還是正生和梅窩的學生。

照片來自8月3日太陽報,報導逾千梅窩居民在8月2日的遊行,爭復辦南約區中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