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天氣和煦。

丹尼把窗簾束好,讓大片大片的陽光透進屋子裡。他家的窗子很大,由地板差不多到天花,陽光照進來,足夠半個客廳的光線。冬日的陽光,溫柔又嬌慵,讓人想待在家裡過一天懶洋洋的假期。

丹尼心情很好. 邊拉窗簾,邊學人哼起歌來。

沒太多歌唱天份的他唱著:「I believe I can fry(fly)…」

聽到他唱錯歌詞,我噗嗤一聲笑了出,問他:「你幾時fry條魚給我吃?」

「哼!夠膽笑我? 你死定了。」說著便捉著我,我當然要掙扎,又不斷咯咯的笑。

咱們繼續扭打,我一有空檔我便把握機會唱「I believe I can fry…」那個fry字,唱得特別響亮,特別字正腔圓。惹得丹尼自己也忍俊不禁,最後兩人都停下手腳,相視大笑,在冬日陽光的懷抱裡。